《将军,夫人又惹事了!》小说在线试读 第八章 我要她死

热门小说《将军,夫人又惹事了!》由珊珊来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常离离孟聿修,内容主要讲述:“这么说,是你意外帮了孟大将军?”婆婆半信半疑,“只是,孟大将军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如何解决?”常离离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这会儿再被婆婆问起,颇有些不服输:“婆婆,您可别小看我!我也是很厉害的!这天底下...

《将军,夫人又惹事了!》 第八章 我要她死 免费试读

“这么说,是你意外帮了孟大将军?”婆婆半信半疑,“只是,孟大将军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如何解决?”

常离离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这会儿再被婆婆问起,颇有些不服输:“婆婆,您可别小看我!我也是很厉害的!这天底下的人,各有所长,也有所短。再说了,虎落平阳还被犬欺呢!”

婆婆哭笑不得:“你这丫头……”

“哎哟,婆婆。”常离离嘟了嘟嘴,“我说得明明就是对的嘛。”

“好好好,你说得对。”面对撒娇的常离离,婆婆也是没辙,只能语重心长地,再嘱咐一句,“虽说你帮了将军,可今天也是将军救了你我,要帮将军做事,还是得尽心尽力。”

常离离连连点头:“我知道了,婆婆。”

婆婆看着常离离,眼里划过一抹复杂:“阿离长大了……”

气氛忽然变得沉闷,常离离敏锐地察觉到不同,抬头却见婆婆一脸慈爱地看着她。

难道她感觉错了?

常离离一脸不解,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到底没有将问题问出来。

就在这时,丫鬟从外面走了进来,“姑娘,大夫请来了,就在外面候着,您看……”

常离离连忙道:“赶紧请进来!”

再说萧淑儿,在刺客冒着生命危险,将消息经人传到她的耳中时,震怒地摔了一套上好的瓷器。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饭桶!”萧淑儿怒声骂着,眼底赤红,“去,让人把那个废物剁碎了喂野狼!”

宫女见惯不惯,很快应下。

萧淑儿再次挥手:“让人去看看,将军府那边什么情况。”

不多时,将军府那边的消息,就已经传到萧淑儿的耳里。

“他竟然把那个**接回府中!”萧淑儿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她好不容易让常离离离开将军府,孟聿修却是反其道而行之。

难道,真如外面所说,他真的喜欢常离离?

想到这种可能,萧淑儿眸色一冷,“撕拉——”的一声响起,手中上好的丝帕,一分为二。

“常、离、离!”萧淑儿字字咬着,“你竟然还敢纠缠我的孟哥哥。”

长公主娇纵蛮横,发起脾气来看谁都不顺眼,在她身旁侍候的婢女此刻都噤若寒蝉,唯有她贴身的婢女白梅敢上前说话。

“公主,可别伤着手了,”白梅从萧淑儿手里取下帕子,“何必为了一个**伤着自己呢?”

“再去找人!这个**必须死!孟哥哥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萧淑儿气的歇斯底里,“别再给我找那种废物了,不然我连你们一起剁碎了喂狗!”

白梅沉着冷静的道:“公主不要动气,人被带进了将军府,再想动她可就难了,别的不说,这万一被孟将军觉察出来,可不好收场。”

“不杀了留着过年吗?想着她现在和孟哥哥住在同一屋檐下,我就觉得恶心!”萧淑儿抬手将桌上的精巧茶盏都扫落在地上,还是气得发抖。

“何不去求皇上给你和孟将军赐婚?皇上那么疼您,您有什么要求是皇上不依的?”白梅建议。

萧淑儿迟疑,她不是没求过皇兄赐婚,只是孟聿修多次拒绝,皇兄还封锁了消息,免得事情宣扬出去,让她这个长公主脸上没了光彩。

想到这件事,萧淑儿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恼怒却没了言语。

白梅纳闷地看着她。

“这和我要除了那个小**,并不冲突。”萧淑儿底气不足地说。

“长公主,您要是入了将军府,还怕没时间料理了那个小**?皇上将您赐婚给他,那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再说,皇上金口玉言,孟将军哪有拒绝的道理?”白梅循循善诱。

萧淑儿觉得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她堂堂长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谁家得了赐婚不是要千恩万谢,她嫁给孟聿修,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她当机立断,咬了咬牙往乾清宫的方向去了。

她一定要让皇上下旨赐婚,之后入住将军府,清理掉那个不要脸缠着孟聿修的臭女人。

乾清宫里染着气味清淡的檀香,皇上正坐在桌案边,眉头微蹙,查阅成堆的奏折。

冷不防有人闯了进来,守在宫外的宫女太监拦也拦不住,一齐拥进殿里,跪倒了一地。

不待宫女太监求饶的话说出口,萧淑儿就走到了皇上身边,撒娇地叫道:“皇帝哥哥……”

皇上立刻挥手示意宫女太监们都退下,让萧淑儿方便说话。

“事情没摆平?”皇上不怒反笑,好整以暇地看着萧淑儿。

他与萧淑儿年纪相差很大,仔细看起来倒不像是妹妹,反倒像是父女。

先帝晚年得了这么个公主,也是唯一的一个公主,自然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晒了,弥留之际,对皇上千叮万嘱,让他一定要好好照顾着唯一的妹妹。

皇上也不负先帝的期望,不仅封了萧淑儿做长公主,更是千依百顺,由着她任意妄为。

他知道萧淑儿前来,必然是为了孟聿修府里的那个女子。

萧淑儿金尊玉贵,从小到大都是呼风喝雨,偏偏情路却走得不顺她的意。

这满朝的王公贵胄,她都瞧不上,看上了孟聿修,这满王朝的王公贵胄都巴巴地看着萧淑儿,想要得到这位长公主的青睐,偏偏孟聿修,不以为意。

本以为孟聿修是个油盐不进的榆木脑袋,谁想竟毫无征兆地带了一个女子回府,还闹得沸沸扬扬。

“皇帝哥哥,你给我和孟哥哥赐婚吧,您不发话,孟哥哥都被狐狸精给拐走了。”萧淑儿好不委屈地说。

这可让皇上为难了,他宠溺却无奈地说:“不是朕不发话,你也知道,朕曾经私下表示想把你指婚给他,他拒绝了,他那个人你是知道的,下了决定,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萧淑儿不高兴了,摇了摇身体说道:“那您不是没正式下旨赐婚嘛,您要是真的昭告天下,他能抗旨不遵吗?”

“孟聿修是不可多得的良将,此法怕是会引得他恼怒。”皇上半是劝慰半是无奈地说。

萧淑儿猛地甩了宽大的衣袖,愤愤地说道:“他是良将,可他也是您的臣子,有道是‘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您下旨赐婚,他抗旨就是大逆不道,是为不尊!”

皇上扶额,两人僵持片刻,萧淑儿放软了态度继续撒娇:“皇帝哥哥,你就心疼心疼淑儿吧,淑儿这辈子非孟哥哥不嫁,这等终身大事,您就帮淑儿一把吧。”

“好好……你先回去,事关重要,朕要好好安排一下,你先回去,朕定然不会让你受委屈。”皇上安抚道,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

下旨赐婚,还是需要从长计议。

萧淑儿得了这么个保证,心满意足地离去。

带着白梅回去的路上,萧淑儿的表情完全变了,此刻她觉得自己已然把常离离踩到了脚下,转而又觉得常离离下作得根本不配她去踩。

萧淑儿前脚刚走,皇上便让身边伺候的粱公公,传了信到宫外的将军府,传孟聿修明日早朝之后面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