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上BOOS:娇妻宠入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八章:撞见尴尬

《撞上BOOS:娇妻宠入骨》是阿萌啊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撞上BOOS:娇妻宠入骨》精彩节选:L&S顶层会议大厅。按理说,这里是安宁以前怎么不都可能进得来的地方,可今天她却是坐在了这里。梁安跪在她两步远的地方,涕泗横流的样子完全和昨晚那个硬逼着她去陪睡的模样截然不同。他给安宁磕头,边磕边哭道:...

《撞上BOOS:娇妻宠入骨》 第十八章:撞见尴尬 免费试读

L&S顶层会议大厅。

按理说,这里是安宁以前怎么不都可能进得来的地方,可今天她却是坐在了这里。

梁安跪在她两步远的地方,涕泗横流的样子完全和昨晚那个硬逼着她去陪睡的模样截然不同。

他给安宁磕头,边磕边哭道:“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安宁你看在我平时也挺照顾你的份上,你和老太爷求求情,好不好?求求你求求你!”

平时?照顾?

安宁可想不起来平时她和梁安有多好的交情,关键的时候就拿出这招来,昨晚逼着她喝酒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会这样?

椭圆形的长型会议桌尽头,坐的是现在L&S的二把手,陆家副总裁,陆历齐。

安宁转头看向他,人高高瘦瘦的,已经五十岁的年纪看上去不过四十几,金丝眼镜后是一双极其锐利的眼眸,入木三分的目光里,透露着上位者的不怒自威。

茱莉站在安宁身侧,一直低着头,好像很怕陆历齐,声音抖抖索索的“副总我是真不懂他背后搞这一套,平时里我都以为他问我借员工去帮忙的,哪知道……哪知道是……”

陆历齐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目光冷漠而凌厉“你们一个管内一个管外,我不信你会不知道。现在解释也没有用了,老太爷现在很生气,谁也救不了你们。”

茱莉一听,哆嗦了一下肩,转身竟又给安宁跪下了,哭着道:“安宁,我求求你,你帮帮我好不好?如果你不帮我,在晏城我就待不下去了啊!”

有那么严重?安宁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对面的陆历齐,从进门到现在还有些没搞明白。

陆历齐看了安宁一眼,解释道:“小姑娘,你很幸运。齐光泽昨晚因偷税漏税被检察厅带走了,好巧不巧的,梁安和齐光泽背地里的勾当被老太爷知道了。他现在很生气,并且要补偿你。”

“啊?”安宁有些不敢相信,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齐光泽被抓了,梁安一直以来威胁员工模特去给齐光泽陪睡的事情还传到了陆家当家老太爷的耳朵里。

她的确是够幸运的。

“老太爷的决定是让你即日起接管宣传部,再找个得力的人接任副主管。这两人……”陆历齐未管安宁此时心中的震惊与不可思议,指尖指了指茱莉和梁安,继续道:“引咎辞职,从此以后晏城任何娱乐公司没人敢再聘。”

安宁震惊的看着陆历齐,久久说不出话来。

陆历齐却是目光不耐,这件事如果不是已经传到老太爷的耳朵里,他都懒得管。

茱莉不停扯着安宁的手,哭着求道:“安宁,我求求你,你去帮我和老太爷求求情吧!”

身后的梁安也跪着爬上来,不停的给安宁磕头求情。

陆历齐从座位中站起来,抻了抻衣袖“明天你就直接进主管办公室上班吧,需要的东西今天会让人替你准备好,就这样。”

在安宁瞠目结舌中,陆历齐已经转身走了。

只剩下站着的一人和跪着的两人,一人震惊得还没有回过神来,两人痛哭流涕跪着求原谅。

……

电话里,安宁把事情都和陈橙说了清楚。

陈橙听完后,庆幸安宁幸运的同时也在疑惑,这件事情怎么可能会那么巧?如果后面没有人帮安宁,陆老太爷怎么可能会知道?

所有的疑惑都在指向同一个人,那就是‘路泽’。

不,是陆深泽。

一定是陆深泽帮了安宁,所以她一定要趁陆深泽还需要她们的时候把握住机会,但是她不在……陆深泽会不会和安宁……

“橙子?橙子……”

电话那头安宁的声音唤回她的神,陈橙回:“我听得到,那你这段时间要好好照顾自己,也要……好好照顾陆先生。”

“好,那你快去工作吧。别又被宋俏刁难。”

“好。”

保姆车上,宋俏已经退了场在里头补妆,看见陈橙回来,不屑的瞟了眼,仰起头给化妆师补眼线。

“哟,大忙人回来了,去给哪位老板打电话了呀?”

陈橙都还没坐下,便听到宋俏这般嘲讽,掌心忍耐的握紧了手机。

宋俏见陈橙不说话,心情更是不爽,再一次开口道:“哟,打完一通电话回来连我的问题都不屑答了,看来陈小姐身后的这个老板很有料嘛,什么时候也投资给你安排几个助理啊?”

此言一出,车里好几个听出意思的人都笑了。

陈橙抿着唇,耐不住了才道:“我的好朋友最近出了点事情,我只是出去问问她情况而已。”

“好朋友?你说的安宁吧?”

陈橙愣了愣,似乎没想到宋俏认识安宁。

宋俏似乎也看出了陈橙的疑惑,笑道:“现在L&S谁不认识她啊,因祸得福,把宣传部的两个主管都给拉下来了,自己上去坐着。”

这语气,酸的人不舒服。陈橙忍不住,为安宁辩解道:“那是茱莉和梁安行为不端,老太爷生气了才把他们辞了给安宁机会的。”

“呵~”宋俏冷笑声,眼里满满的不屑“那你也去给老太爷爆个料啊,就说我平日里总是欺负你什么的,说不定老太爷也把我辞了,给你个红的机会?”

这话说出来,刚才还忍着笑的众人忍不住了,看着陈橙,‘扑哧’一声笑出来。

众人毫不避讳的笑脸与同情,宋俏脸上的不屑与嘲讽,犹如一把尖刀,狠狠刺向安宁胸口,剜得心头自尊一片血肉模糊。

陈橙用力攥紧了拳头,告诉自己没事的,已经习惯了,自己需要这份工作,需要钱。

宋俏补完了妆,笑着看了眼低头忍耐的陈橙,眸光瞟过她紧攥的拳头。

火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哟,这是生气了呀!我好害怕哦,你可别真和老太爷爆料,我怕我被辞啊!”

“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肆无忌惮的笑声更大,为了讨好宋俏,完全不顾她人的难过与委屈。

陈橙倏的抬起头来,看向前方昂头得意的宋俏,目光却不再是以前的怯弱与忍耐,而是剧烈的恨意与不甘。

宋俏瞧着,却完全不放在眼里,轻蔑的翘起红唇。

“怎么?想打我啊?来啊,你敢吗?”

……

夜晚九点,晏城,旧小区。

陆深泽刚打开门,一股力就冲向了怀里,腰腹一紧,被人抱住。

男人显然不喜欢突然间的亲密,抬手便想将她推开,手刚搭到肩膀,却听到女孩夹着哭腔,十分难过的道:“陆先生,我被辞退了。”

陆深泽眉宇一皱,手微顿,又听到她说:“为什么?陆先生,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宋俏就总是要为难我要和我过不去呢?!”

陈橙从男人的怀里抬起头来,深红的巴掌印还留在左脸,微微肿起,配上一双泪眼婆娑的眸子,实在楚楚可怜。

陆深泽看着陈橙的这副模样愣了几秒,陈橙肩上的手往下,想要松开她抱着自己的手。

“路先生,该你洗……”

安宁从浴室里洗澡出来,看到的便是如此‘尴尬’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