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柔情难相忘莫子谦莫弯弯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完整版小说《最是柔情难相忘》是之见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莫子谦莫弯弯,内容主要讲述:五少这一走就没回来,依依有些没趣地翘着一条白皙的腿把玩着漂亮的指甲,一边头都没抬地问我:“喂,你哪儿的?”我没有理会依依的问话,从窗子看到五少的车子离开了,便拉开房门直接走了。我回到佳郁的寓所时,已是...

推荐指数:10分

《最是柔情难相忘》在线阅读

《最是柔情难相忘》 第12章唯一爱过的人 免费试读

五少这一走就没回来,依依有些没趣地翘着一条白皙的腿把玩着漂亮的指甲,一边头都没抬地问我:“喂,你哪儿的?”

我没有理会依依的问话,从窗子看到五少的车子离开了,便拉开房门直接走了。

我回到佳郁的寓所时,已是傍晚,寓所楼下停泊着一辆黑色奔驰,车牌号隐隐熟悉,正在我远远对着那车子凝神的时候,驾驶位的车门打开了,莫子谦从里面钻了出来。

此刻,他已经脱去了马场那套白色休闲装,上面穿了一件质地考究的白色衬衣,下面黑色修身长裤,朱颜未改,眸光清淡中带着几分疏离。站在那里比起三年前,越发多了几分成熟男性的沉稳魅力。

我见是他,双眉不由自主地蹙紧,一句话未说,转身便走,但身后却传来疏离中透着沉沉磁性的男声,“等下。”

我的脚步竟是不由自主地顿住了,我不能不承认,时隔这么多年,即使在莫子谦将我伤的千疮百孔之后,我对他的声音还是没能免疫。

“我不知道你和五少是什么样的关系,你又是怎么样搭上他这条大船,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五少他不是普通人,他和你隔着一个世界,你若是顺着他的意还好,若有违背,恐会尸骨无存。”

我回头,如箭的目光射向这个在我身后嘴唇一开一合的男人。莫子谦清淡的目光就那么无惧地迎视着我分分钟想要射穿他的目光,他双手插兜,姿态是那么地淡然出尘。

“还有,那个电话,是我打的。”

莫子谦说完,清淡的目光收回,不再看我一眼,慢悠悠转身拉开了奔驰的车门。

“莫子谦,你什么意思?”我反应过来,立刻问。

他说那个电话是他打的,是什么意思?我想起,让五少匆匆离开马场俱乐部的那个电话,刚好在五少准备以一带二时响起,那是他打的吗?

莫子谦这么做,又是为什么?

莫子谦握在车门上的纤长手指顿住,瘦长的脊背也似僵了一下,他又回过头来,面色清润如玉,却又认真地不似说假话,“弯弯,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着的人,我不忍心看着你走上邪路。”

莫子谦说完,回过头去,一言不发地钻进了车子里,车门关上,黑色奔驰后倒了一下,就那么地开走了。

我却怔怔地杵在原地,甚至没有想起他的那句“弯弯”,而我早已废弃了那个名字。

我的脑中只回响着,莫子谦他说我是他这辈子唯一爱着的人,是什么意思?

这人渣是说他现在还爱着我,却不爱陈丽嫣吗?

呵呵真是讽刺。

一个在我们的婚姻里,背叛婚姻,背叛誓言,绝情地让妻子净身出户,让她打掉亲生骨肉的男人,他竟然说,我是他现在还爱着的女人,莫子谦,他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他是在愚弄我吗?

我嘴角勾起凉凉的恨意,忽然间对莫子谦越发的鄙视,我转身径自进楼去了。

一个小时后,佳郁回来了。

此时,我已将简单的晚餐备好,和莫子谦的婚姻里,我几乎从未下过厨,我们两个想要情趣便去外面吃个烛光晚餐,平时大多是莫子谦下厨。

虽然他的厨艺也不怎么样,但有爱的两人,即使吃着完全变了味的饭菜,那也是其乐融融的。

“一会儿带你去我们的新房子看看,已经装修好了。”佳郁一边吃着馒头就煎鱼片一边满眼欣慰地说。

我很替她高兴,必竟,作为一个孤儿,能在这个城市混个一席之地,再有个属于自己的安身小窝并不容易。

“好啊。”

我也兴致勃勃,完全忘记了这一日里发生的所有不快。

晚饭后,我和佳郁去了她在城东的新居,全新的楼盘,一进楼道都是水泥和各种装修材料的味道。

半年之后,佳郁就将在这里和她的恋人吴志海结婚。

我们来到佳郁新居的外面时,防盗门是虚掩着的,里面传来中年女人得意的笑声,“怎么样,这房子不错吧?我们志海就是有本事,买房子完全没用家里搭钱,这里可是华西路,房价要三万块一平呢。这房子买下来就花了二百六十万,全是我家志海一人赚的。装修也是我家志海拿的钱。”

我皱皱眉,下意识地瞄了一眼佳郁,别人不知道,我却是知道的,这套房子,二百六十五万,恐怕也就那个五万块的零头是吴志海自己赚的。

佳郁大学毕业后,在一家颇有规模的公司做销售工作,一步一步做到了销售主管,吴志海是她的大学同学,然而吴志海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却四处碰壁,最后便开了一家室内设计公司。

只不过这个公司里,员工只有他一人。吴志海那人,典型的眼高手低,除了套用网络上的家装图片外,自己从来拿不出什么新鲜的点子,自然也吸引不了客户的目光,一年到头,赚到的钱也就够自己糊口的。

这房子将近一百万的首付是佳郁付的,每月的房贷也算在了佳郁的头上,因为吴志海那人,根本没缴过住房公积金,更没有抵押贷款的资本,真不知道吴志海他妈是哪来的勇气如此大言不残,说房钱全是她家吴志海赚的。

“佳郁?”

站在吴妈身边的吴志海一眼看到了佳郁和我,面色颇是尴尬,陪着笑脸走过来,拉了佳郁的手,“你怎么这个点儿还过来了,忙了一天应该早点儿休息的。”

这吴志海还算有点儿良心,还知道不好意思。

佳郁笑了笑,“没关系,我就是带笑笑过来看看我们的房子。”

吴志海拉着佳郁的手,对吴妈妈道:“妈,佳郁和她朋友来了。”

吴志海的妈妈满脸怨气地瞟了佳郁和我一眼,嘴里嘟浓了一句,“一天到晚就知道带着朋友四处瞎逛,装修这么大的事,全让志海一人操持,这样的媳妇,真不知道结婚以后要怎么过。”

我皱紧眉头,看向佳郁,佳郁脸色也不太好了,但她性子好,并没有反驳吴妈妈什么,而是淡淡地道:“这段时间有点儿忙,结婚以后我会尽可能多顾家的。”

小说《最是柔情难相忘》 第12章唯一爱过的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