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诀》小说精彩试读 《龙诀》最新章节列表

主角是龙青羽朱娜娜的小说叫做《龙诀》,是作者红尘猪猪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青龙部落竞技场龙玉桥一直拉着龙青羽跑到竞技场才停下来,停下来后的龙玉桥好奇的抓起胸前龙青羽送她的项链,“羽哥,你送我这个项链真好看。”“好看的话,就一直戴着吧。”龙青羽开始搜寻龙昊他们的身影,就随口回...

推荐指数:10分

《龙诀》在线阅读

《龙诀》 第8章 人心难懂 免费试读

青龙部落竞技场龙玉桥一直拉着龙青羽跑到竞技场才停下来,停下来后的龙玉桥好奇的抓起胸前龙青羽送她的项链,“羽哥,你送我这个项链真好看。”

“好看的话,就一直戴着吧。”龙青羽开始搜寻龙昊他们的身影,就随口回答到。

“好啊,在没遇到更漂亮的吊坠之前,我就一直戴着它!”龙玉桥用双手握了握这个吊坠,然后小心的把它放在自己的领口内。

看着龙玉桥这么认真的收好自己送的东西,龙青羽心里一跳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牵扯到了一样,好在龙青羽及时找到了龙昊,拉了拉正看着冰糖葫芦发星星的龙玉桥,“昊哥在那里,我们过去吧!”

感觉到龙青羽在拉自己,龙玉桥也用了些力气拉了拉龙青羽“羽哥,你带钱了吗,我出门急,忘记带钱了。”一边说着,一边还用另一只手捏了捏自己的衣角。

龙青羽也没问为什么,从衣服里抓出了所有的贝币,“诺,就只有九个了”

“嗯,我以后还给你哈。”

“好的,我先去昊哥擂台那儿了哈!”说完几个闪身向一个擂台跑去。

来到擂台,龙青羽顿时就无语了,整个竞技场被分分成了三个擂台,擂主分别为龙昊,龙震天,龙海。参赛的人大多都往龙昊这边拥,龙昊拦住几个人一问原因,原来大家都认为龙昊是孩子,怎么也要轻松些。

“要是他们知道这个小孩是狩猎队的第二高手,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龙玉桥手里拿着三个冰糖葫芦走了过来,“给,青羽哥,你也来一个吧。”龙玉桥笑着递给龙青羽一个冰糖葫芦。

龙青羽咬了一口冰糖葫芦,“嗯,估计待会他们下吧都要掉下来,毕竟知道这些事的,只有狩猎队和一些少数人!”

“嗯,”龙玉桥对龙青羽点了点头,又转身对擂台上的龙昊喊到“龙昊哥哥!”

“哦,青羽,玉桥,你们来了!”龙昊闻声也看到了他们,向他们挥了挥手。

“我请你吃冰糖葫芦,要手下留情哦,不要把哥哥姐姐们打的太惨了!”龙玉桥将另一个冰糖葫芦使劲向龙昊丢去。

龙昊接过冰糖葫芦,说了谢后,快速的用糖葫芦堵住自己的嘴,因为龙玉桥后面的那句话,实在没法往下接。

至于台下嘛,自然是龙青羽盯着无数杀人的目光将龙玉桥拖到了擂台的另一边。

“呜~~”一声号角声响彻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就连龙昊也把没吃完的冰糖葫芦背在身后,一脸正经的看着吹号角的龙傲天。

“青龙部落的各村人民和来自其他部落的少年英雄,我是青龙部落的族长龙傲天,在此,我宣布一下选拔规则。”龙傲天吹响了号角,然后大声宣布着规则“选拔规则如下,一,参加的人都必须是十岁或以上的人,都只有一次机会;第二,出选的条件是不论用什么方法在三位擂主的攻击下待半柱香,或者打败擂主;第三,不许任何人在擂台以外动手。”说完这句话,龙傲天双脚青芒闪烁,一片白色冰莲从脚底蔓延开来,然后再次开口“现在青龙部落擂台赛马上开始,挑战者准备一个一个的上,顺便提一句,明天举行部落赛。好,话不多说,上香,开赛!”最后一句话落下,龙傲天也就飞身到了看台。

龙青羽看了看三个擂台上的擂主,龙震天和龙海都一副严肃的表情,只有龙昊口里含着一串冰糖葫芦,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一开始大家都有什么忌惮不敢上前挑战,最后终于有人走上了龙昊的擂台,“小兄弟,在下龙小胆,请多多指教。”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上台说道。

“小胆哥哥,那是你妻子吗?好漂亮哦!”龙昊啃了一口糖葫芦,指着和这个伙子一起来的女子道。

“哦,正是,正是。”被龙昊这么一夸,这个男子也是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就在这时,龙昊极速闪身,一把抱住这个男子的双脚,“既然嫂子这么漂亮,那你还是回去陪嫂子吧!”然后一用力,将这名男子抛到擂台外。

几句话的功夫,这男子便被抛了下来,场外的人全都大笑了起来。男子火冒三丈,正要发作,可看见龙傲天的眼神,马上就收敛了。

再看龙海和龙震天的擂台,龙海一个坐在擂台上,看谁上来了就挥挥手,或是风刃,或是冰刃朝这人飞去,如果能在这暴风雨班的打击下坚持半柱香就算过关,而,龙震天就辛苦了,他先是在擂台上冻下一层冰雪,然后双手各拿着一把大刀,谁敢跳上擂台就给他一刀,或者给个冰块,让来人滑倒。

龙青羽的目光又回到了龙昊的场地,心里想着看来,龙昊这关最难啊。

龙昊的无赖打法并没有停止,不时的冒出一句,你的鞋坏了,你妈叫你回家吃饭,你爸来找你了……之类的话,乘人不备把别人打下去。

这种投机的打法并没有持续太久,在打倒十来个人后,终于有人顶住龙傲天的威压抗议了,“他这样子让我们分心,我们怎么打啊,不行,他耍炸,我要求重新来一次。”

龙昊闻声也看着他,“你要求重来一次那就重来一次吧”

“对,我们也要求重来!”“就是,刚刚不算,重新来过!”“我们都要求重来!”一听到龙昊这么说,这一下所有人都沸腾了,毕竟重来是又反规定的,而且这里面有十几个人都是被龙昊不经意间发下来的。

龙傲天见场地开始混乱,从看台几个跳跃落在了龙昊身边“小昊,这样不妥吧。”

“没事,我有办法解决,而且狩猎队不正是需要这种不服输的精神吗?”龙昊并没有压低声音,反而微微提高了音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哄闹的人听到龙昊与龙傲天的对话后,也都安静了下来。

“好吧,我欣赏你的能力,也相信你的能力,不会让我失望。”说完,龙傲天又回到了看台,而龙震天和龙海也听到这边的动静,纷纷打下自己的挑战者后朝龙昊看来。

龙昊将自己的水神诀灌入已经吃完糖葫芦剩下的竹签里,然后将竹签使劲的投了出去,这支受龙昊加持了的竹签稳稳的插在了第一个反抗的人的脚下,“你不服,好,你上来,我们重新来过!”

看到这没入地底的竹签,这个人心里也是发毛,不过既然叫了,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微步走到了场地中。

在这人上台的时间里,龙昊,转身对青羽说“青羽,你两次背我回家,这份情意我都记着的,你愿意认我这个大哥吗?”

虽然不清楚龙昊要干什么,但是龙青羽还是应了声“大哥,有你这样一个大哥,我当然愿意。”龙青羽在青龙部落本来就没有什么亲人,要不是龙震天收留他,他根本就是无家可归,现在有个大哥,当然要认了。

“既然你叫我声大哥,那么,大哥我今天就给你上狩猎队的第一课。”说完,龙昊转身对再次上台的人说道“既然你上来了,那么你肯定做好了惨败的教训吧!”

看着龙昊突然变得严肃的表情,所有人心里都是咯噔一跳,这是什么情况!

龙昊的语气骤然变冷,原本气势满满的人也一下子被打压了下去,额头上还冒出点点汗水。

“既然来了,就不该害怕,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心存侥幸,你认为面子很重要吗?你认为我还会留手吗?你认为就算败了也会像刚刚那样相安无事吗?”龙昊张开双手,两臂成八字伸直,慢步向着这位挑战者走去,三年来,拼命狩猎所练出来的杀气瞬间外放,阴冷的杀气,向四周蔓延,在这个挑战者的眼中,龙昊现在就宛如一尊杀神,他双唇抖动,想要说些什么,可终究没能张开口,额头上的汗水,越聚越多,最后如豆点的落下来,心里的恐惧早已吞噬了这个人的理智,他慌乱了挥着双手,抓起身旁的大砍刀向龙昊砍过去,但是这大砍刀,只有气势没有准头,龙昊轻松的躲了过去,如鬼魅般飘洒在他的周围。

这时,龙昊的声音再次传来,“现在就恐惧了吗?现在就忍不住了吗?要是面对敌人他还会给你再次进攻的机会吗?你还能活下去吗?”龙昊的杀气更加浓郁了,他的声音也多了一分霸气。

“啊~~”场上的挑战者终于受不了龙昊给他的心里压迫,仰天大吼了起来。他的吼声很大,几乎快要盖过龙昊的声音了。

场外龙玉桥抱着龙青羽的胳臂“羽哥,龙昊哥哥怎么了?他的样子好可怕哦!”她的身体也有些发抖,不光是害怕,也有些担心,因为她从未见过温闻文雅的龙昊有这么暴戾的一面。

“没事儿玉桥,昊哥这是在告诉我们一个已经被遗忘的道理,在青龙大人的庇佑下,这个事实已经被我们遗忘了百年,而如今,昊哥正是在揭露这个事实,要让我们铭记在心”

龙青羽紧了紧被龙玉桥抱着的手,告诉她“你就安心的好好的看着吧,这个事情绝对会是正大光明而又富有哲理性”

龙玉桥不在说话,只是陪着龙浩青羽一起看着台上的龙昊,而龙青羽心里则想着“昊哥,谢谢你给我讲述人生中这要又生动的一课”

这时,在场上飘忽不定的龙昊终于停了下来,“你叫够了吗?你叫累了嘛?你以为竭斯底里的叫,会给你带来力量吗?”龙昊走到这位早已被龙昊吓趴了的挑战者跟前,抬起拳头狠狠的一拳砸在他的脸上,虽然龙昊并没有用灵力,可就算是普通的一拳,也将这人打倒在地。龙昊上前一步,伸出右手卡着这人的脖子,一下把他提了起来。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龙昊将手伸直,举起了这个比他还高一个头的男子,“现在你给我听好了。我来告诉你。”

这名男子就这样被龙昊举着,他口干舌燥,却始终不能说出一句话来。龙青羽看到如此暴戾的龙昊,他似乎有点懂龙昊的心情了。龙青羽轻轻的碰了碰抱着自己手臂的龙玉桥,“玉桥,你回去帮我准备香炉好吗?”

“嗯?你要干嘛?”龙玉桥也借势别过脸不愿看台上恐怖的一面。

“我晚上想和昊哥结拜,还要有祭坛和祭品哦。估计从现在准备,到晚上就刚刚好吧”

“嗯,好吧。”龙玉桥听到龙昊要和龙青羽结拜,心里也是高兴,就忘记了台上的场面,一路飞奔回家。

龙青羽是故意支开龙玉桥的,因为他知道,最残忍的情节,现在才会开始。

场地里,龙昊举着选手转了一个圈,然后再次开口“给我听好了,力量不是拿来炫耀的,不是为了名利而用来争斗的,力量是用来保护需要保护的人,和用来想要保护的人!”龙昊顿了顿,看了台下龙青羽一眼,又瞟了一眼看台上的龙大威,接着说到“当你上台,为了你的颜面与我争锋时,就已经失去了拥有力量的资格!不用来保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这力量不如不要!!!”龙昊越说越激动,声音越来越大,所有人都震撼了,耳旁不停地回荡着龙昊的话“不用来保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这力量不如不要!!——不如不要——不要——”

说到激动出,龙昊陡然抓起这快要昏厥的人的右手,使劲一扯,卸下了这人的胳臂,“啊~~”一声嘶哑的如杀猪般的惨叫从这个人的口中传出来,本来快要昏厥的人,在这刺痛下又瞬间清醒,他想怒试着龙昊,可他的表情却满是恐惧。

龙昊的怒火似乎平静了,抬手将他向龙青羽的方向扔过来,见这人飞到这边,所有人都瞬间闪开,似乎忌惮什么,不敢与他接触,只有龙青羽没动,抬手稳稳的将飞下来的人稳稳接住。“青羽,治好他。”龙昊见龙青羽接住了被他丢下去的人,冰冷的说了一句。

龙青羽虽然不知道龙昊为什么那么相信自己能治好这个被吓瘫的人,但双手仍然捏起水神诀,开始为这人治疗。

在龙青羽治疗期间,龙昊双眼微闭,半刻钟后,龙昊环视四周“还有谁要重来的吗?还有吗?”龙昊大声说到,然后一脚将踏在场地上,裂纹瞬间如蜘蛛网般向四周扩散。

所有人在这时都禁声了,尤其是刚刚闹得最凶的那些人,恨不得有地缝给他们转,片刻之后,龙昊再次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微笑道“既然没有了,那我们继续开始吧!”

听到这话,龙震天和龙海也反应了过来,“凑什么热闹?还不快过来选拔?小心待会打到你们**开花。”所有人这才散去,继续打擂,只不过龙昊这边的人明显少了好多。

龙青羽明白为什么一开始龙昊要自己叫他大哥了,也许在龙昊心中自己真的也是一个需要他保护的人。不过龙青羽同时明白了,他这个大哥一定有一个悲痛的过去。

龙青羽为这个伤着治疗完了之后,抬头便看到龙昊的擂台上又多了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精瘦汉子,一个人,龙青羽觉得很是眼熟,但却一下没能想起这个人是谁。

“小兄弟,你的话对我启发很大啊,所以这一次我不会手下留情哦。”精廋汉子一边说着,一边凝聚的水神诀,一丝丝冰凌从脚下浮现开来。

“嗯,有意思,我记得你,那么开始吧!”龙昊微笑道,风神决也慢慢运转,包裹着双手。

“的确记得了”龙青羽心里想到,“这人也是水神诀中级。”

精廋男子一边向龙昊跑去,一边把水神诀向着双手凝聚,向外延伸,形成两把锋利的冰刃。龙昊则双手挥舞一道道风刃向着那男子飞去。

两个人相互靠近,一瞬间,两人便冲撞在了一起,精壮男子挥出大砍刀双面夹击了龙昊,修炼过风神决的龙昊反应也是极快,一个越身便稳稳的落在了两把冰刀上面,“绞!”随着龙昊一声轻喝,风神之力瞬间爆发,那两片冰刀随即变成冰屑碎落一地,借助下落之势,一个风脚向着这男子腰间切去,那男子反应也是极速,一个后仰,险险的避开了龙昊的这一脚,本已经打算收手的龙昊再次向前一步,也同样运转水神诀与这人对抗,电光火石间两人交锋数十次,一时间,冰屑乱飞,擂台上四处散落着冰凌,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龙青羽也在擂台下暗自比划着,学习台上两人使用水神诀的技巧。

再说龙玉桥欢欢喜喜的往家里跑,心里只是想着准备好祭坛,晚上两个哥哥会结拜,全然不知自己已身处险境。龙玉桥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地,正在她郁闷清晨没有下雨,为何地上有一滩稀时,一个水球向她飞了去……

竞技场,擂台那精廋汉子立出一道冰墙,一个后越,与龙昊拉开一个距离,“小哥,我认输,到现在你都还没用全力,狩猎队果然卧虎藏龙。”

“不,这样的攻击,你的确可以坚持半柱香,所以,狩猎队有你的一份了。”龙昊看着他的脸,“不过,我很好奇,我感觉你的水神诀有些不同。”

“嗯,小哥,好眼力,果然是少年天才,的确我用了二十多年专研水神诀,本来以我的资质早就可以突破到高级,只是被我压了下来而已,所以我的水神诀的确有些不同。”

“那对不起了,我要加大力量了,请你用全力,我要见识你独有的水神诀,放心,就算你败了,我也让你加入狩猎队。”龙昊的狠劲又上来了,开始提升自己水神诀的输出。

“多谢小哥应诺,既然这样我也不好不用出全力了。麻烦小哥待会在狩猎队名单上记上我龙雪峰的名字。”那精廋汉子自报姓名后,也开始改变自己水神诀的运转,“沸水!”

“好!自创招式,雪峰兄,我记下你的名字了。”龙昊见龙雪峰用出自己所不知道的招式,心里也是微微吃惊。

看台上的龙傲天也是吃惊的喃喃道“看来,一个天才被我们遗漏了十几年啊!”

而在在擂台外的龙青羽则是一脸茫然,对于什么招式,什么沸水,也是一点都不知道,不过他却用心记下了龙昊和那个龙雪峰的改变。

台上龙昊已经出手了,在他身旁一根根冰锥浮现,最后足足有三四十根。而龙雪峰也没闲着,见到龙昊在堆积冰柱,他的水神诀也化作流水围绕自己流动,陡然一道手臂粗细的水箭朝龙昊激射而去,同时他也加快了水幕的旋转速度。

见有水箭飞来,龙昊也不敢大意,但同时又想试试这水箭的威力,右手覆盖上一层冰凌,一把抓住了这飞来的水箭,“呲~”一声烧红了的铁块落去冷水中的声音响起,龙昊的手上瞬间白烟升起,连忙加大了水神诀的输出。

“水是烫的,沸水,沸水,原来如此,极速运转水神诀,改变了水的温度,厉害!”台下的龙青羽低声默念着。

“他们打的好激烈啊,不过龙昊还是没有出全力啊!”一个突兀的声音在龙青羽儿旁响起。

“嗯,是啊,昊哥可是狩猎队的第二高手呢。”龙青羽并没有注意到来人是谁,只是沉浸在刚刚对水神诀的体悟中。

场上的情况再次发生变化,原本是近身肉搏,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水神诀对轰,这一冷一热,一柔一刚的两股能量在擂台上相互冲击,擂台中央渐渐形成了一个能量球,这能量球越来越大,眼看龙雪峰快撑不住了,龙昊连忙冲着台下的人喊到“你们闪开!”

听到这声音所有人都向远处散开。正在体悟的龙青羽反应慢了一拍,不过好在也算反应了过来,可正在他要越身而起时,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双脚已经陷入了泥土里,不能动弹了,待到他运转水神诀震碎了泥土拔出双脚时,擂台上的冰水能量球也是瞬间爆发,本来龙青羽就在离擂台最近的地方,这一下无数沸水,冰凌朝龙青羽飞来,龙青羽只得慌忙布置了一道水幕,有了水幕的阻挡又再次布下了一道冰幕,最后还狼狈的在地上打滚,慌忙闪躲着突破两道防护的残冰。

“青羽,你没事吧,叫你走,逞什么强啊?”龙昊一把将龙雪峰丢在了龙青羽身旁。

龙青羽回头看见玄龟子正推挤着人群远去,“啊,没事!我只是想试一试我的防御力,就算伤到了我,不是还有昊哥你在嘛!”龙青羽向着龙昊笑了笑,终究没有吧玄龟子阴自己的事说出去。

“呵,青羽,很对我口味嘛,这个兄弟没白认,哈哈哈哈”看着龙青羽脸色不好,还以为是被刚刚吓到了,龙昊还假装嘲笑了一句,“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帮帮你,治疗一下?”

“哦,不用了,昊哥,我很好,你看我能蹦能跳的!”说完龙青羽还站起来在原地蹦蹦跳跳地。

“看你这么好,我也放心了,那你帮我把这家伙治好吧!”龙昊指了指丢在龙青羽面前的已经因脱力而昏迷的龙雪峰。

龙青羽脸上一阵抽动,感情把自己当医疗后备队了啊!虽然心里这样想,不过龙青羽还是很认真的运起了水神诀。

傍晚时分三个擂台终于都打完了,一共选出了将近四十人,这四十个人成组成一支新的狩猎队,在龙傲天宣布一大堆结束词时,龙青羽悄然离开了。

“我得快些回去,晚上还得叫昊哥过来呢,希望玉桥已经准备好了。”龙青羽一边想着晚上结拜的事,一边快速跑路,经过集市时还特意向卖冰糖葫芦的人讨要了两串糖葫芦,毕竟早上把钱全给龙玉桥了,结果,糖葫芦成了赊账。

“玉桥,玉桥妹妹,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冰糖葫芦。”龙青羽还没到家便在老远来叫到。他知道,龙玉桥肯定会欢呼着出来抢他的糖葫芦,可是一直到龙青羽走到家门,也不见龙玉桥出来。一丝不安攀上龙青羽的心头,“大概是出去玩了。”他想到。龙青羽连忙将糖葫芦塞入怀中,推门而进。

入眼并没有见到他想想中已经摆好的祭坛,也没有看到有人回来的印记。龙青羽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他慌慌忙忙的寻找了所有的房间,不听的叫着龙玉桥的名字,可是却没有一个声音回答他。

他冲出房屋,才发现,今天所有人都在看选拔赛,周围没有一个人,而,龙玉桥,龙玉桥不见了!!!!

小说《龙诀》 第8章  人心难懂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