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宠甜妻:薄少,求放过!》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秦画薄行睿小说全文

主角是秦画薄行睿的小说是《诱宠甜妻:薄少,求放过!》,是作者薄荷创作的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是吗?”他面无表情的反问,有种风雨欲来袭的感觉。“我那是演戏,你看不出来啊。”秦画有些不自然,像有什么堵在心口,口是心非的伸手把钻戒给取了下来,直接塞到了他的手里,脸上勉强笑着。这个举动直接点燃了薄...

《诱宠甜妻:薄少,求放过!》 第17章 演戏而已 免费试读

“是吗?”

他面无表情的反问,有种风雨欲来袭的感觉。

“我那是演戏,你看不出来啊。”

秦画有些不自然,像有什么堵在心口,口是心非的伸手把钻戒给取了下来,直接塞到了他的手里,脸上勉强笑着。

这个举动直接点燃了薄行睿心底的怒火,脸色阴沉,而看到她故意扭头的姿势,更是强忍着想拉她过来的举动,声音更为低沉。

“给我转过来。”

听到这个话,秦画不自觉轻颤了下,为什么他的反应这么大?

他们不是签订契约是演戏吗?还是他和自己一样,动了感情?

感情?!秦画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难道自己真的吃醋了,难道自己是真的对他动了感情?

还没等她想好,一双大手便扶着她把她转了过来,原以为他会摆的一张臭脸给她看,没想到他却一脸严肃,拿过她的手把戒指给她戴了上去,郑重其事道。

“戴好,不要再摘下来了,从我们达成协议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在不停地演戏了,所以,你必须要一直戴着它,摘下来一秒钟都不行,记住了?”

“好啊,我记住了。”

刚刚升起的不确定情感被她深深藏起,只是达成了一个协议,只为了各自的目的。

秦画以为自己能很好调整情绪面对他,但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她完全没机会见到他。

自己在房里蹲了整整三天,结果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对自己失去兴趣了?还是他只是在生气?!

秦画心里没底,不由自主的看向手里的戒指。

在阳光的照射下,钻石熠熠生辉。

她不明白,以薄行睿的身份地位,他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还有他到底有什么病?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走到阳台,恰好一辆骚包的红色玛莎拉蒂开了进来。

她吓一大跳,以为是薄行睿的哪个女朋友,连忙退进了屋子里。

等反应过来才想到,明明自己才是正牌啊,有什么可怕的。

走到客厅时,她才发现并不是什么女人,而是个帅哥。

来人一身黑色西装,却也还是藏不住脸上的痞气,左耳戴着一个小小的耳钉,头发染成了栗色,似乎还烫过。

真是……骚包。

突然间,她又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薄行睿这段时间这么冷漠,是因为他?

这人莫不是他的……男朋友?

“你是?”

“我是薄行睿的死党兼特助宋阳,现在来接你去参加一个宴会。”

秦画一下就想起来了,传言薄行睿之所以迟迟不找女人,是因为这个特助,两人孟不离焦,焦不离孟。

不过自己和他在一起好像基本没怎么看到这个宋特助。

“薄行睿让你来的?这是什么宴会?”

“是个小宴会,需要女伴。”

“哦。”原来只是需要一个女伴,秦画觉得薄行睿还真是恪守契约。

她想了想,点头淡漠说道:“可以,但是我没什么衣服,可能还要麻烦宋特助先送我去买衣服了。”

没衣服?

宋阳一脸黑线,这个女人究竟明不明白薄家实力啊!

“你会没衣服?跟我过来。”

他一路走向二楼,进了秦画的房间。

这女人也真是粗心,还好薄行睿先知先觉,特意提醒他。

秦画看着他轻车熟路的样子不禁腹诽,这个男人居然对薄行睿家这么熟悉,难怪外界人会误会他们两个!

不过等到她看到自己房间里的暗房的时候,注意力全被里面的东西吸引住了。

“天呐!我以为这就是个小储物间,没想到竟然是个换装间……”巨大的房间里四面都是柜子,里面挂满了各种名牌衣服,中间一个小柜子,放着各种名牌包和首饰。

她情不自禁走了进去,果然,女人的天性让她难以抗拒这些散发着独特魅力的东西。

不过为什么都没有吊牌?前女友的?

她挑眉一想,像薄行睿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差女人,有这么多女人的东西也不奇怪。

不过让自己穿他前女友们穿过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宋阳不明白,这个女人明明开始一脸惊叹和欢喜,怎么突然就皱眉,散发生人勿进的气息。

不等他想明白,就听见秦画开口:“薄行睿对前女友还真是大手笔,不过我不会穿别人穿过的衣服,麻烦还是送我去服饰店吧。”

宋阳瞬间了然,猜到这个女人坚持的原因,嘴角带笑,帮自己好友解释道:“你是薄行睿第一个带过来的女人,这些衣服……都是他找名牌设计师给你定制的,所以才没有吊牌,但保证是全新的。”

秦画才知道自己闹了个笑话,虽然脸上发烫,但还是泰然自若的挑选起来,并且机智的换了话题。

“嗯……所以我真是薄行睿第一个带过来的女人?可是看他的样子也不差女人啊!”

看到她落落大方,耳尖绯红的样子,宋阳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挺可爱的,又助攻了两句:“对啊,我们都说他终于铁树开花了!

秦画明白兄弟之间的僚机友谊,笑了笑没当真!

说话间,秦画已经装扮完。

她出现的一瞬间,宋阳便被惊呆了。

同样是白色衣服,这白色裙子同那白色衬衫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效果。

她身上的艳全被着古典的长裙给盖住了,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高贵的气息,完全是个美人,也无外乎薄行睿会对她这么感兴趣了。

跟着宋阳出门后,想到是小宴会,她在车上显的悠然自得,毕竟她家也办过一些,具体流程已经烂熟于心。

但是,到了场地,她才知道什么叫天真。

整个薄氏酒店的大厅都被包了下来,往常只有本市的明星婚宴,或是某位商业大亨的寿宴,才会如此大手笔。

场内可容纳的人至少也在千人以上,还有这场地布置,宋阳竟然还号称是个小宴会……

输人不能输阵!

她这个时候自乱阵脚,不是让人轻视嘛!

不紧不慢跟上了宋阳的步伐,然而还没进会场,她便看到薄行睿了。

薄行睿的身边围着一堆花蝴蝶,都举着酒杯言笑晏晏,恨不能扑到薄行睿的怀里去。

他也不恼怒,只是一点点退步,和身边的商业精英谈笑丰盛。

不自觉摸到无名指上的戒指,她笑容加深,所以这几天,只有自己在惴惴不安烦恼吗?

宋阳将她带到就自动离开了,然而秦画却并不着急过去,反而从侍者那拿了一杯香槟,站在桌边,打量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

只有三天没见而已,秦画却仿佛不认识他了。

笑容得体却又带着疏离,眼神专注,遇到感兴趣的偶尔会发表几句却引起周围人的称赞。

修长的手单插在西服的口袋里,而精致的灰色西服让他的身材更加挺拔,在一众才俊中脱尘而出。

似有所感应,交谈中的薄行睿突然停下来,他回头,墨玉一般冷淡的双眸却在看到秦画的那一刹迸发了如烟火的惊艳,但很快又压抑下来,快的让秦画怀疑是错觉。

薄行睿朝秦画走过去,因为他的动作,现场慢慢安静了下来。

三天没见,他为了今天的惊喜一直没见她。

她端着香槟,端立在桌旁,不主动攀援,安静而迷人,就像每晚那一个小时温柔的朗读,让他感觉心安。

也许是看着自己朝她走来,她微微一笑,眼神满是信任。

一笑误终身。

薄行睿已经忽视了周围的人,眼中全是笑颜如花的秦画。

只见他走到秦画身前,搂住她的细腰。

这一举动惊呆众人,立刻有好事者上前问道:“薄少,这是?”

小说《诱宠甜妻:薄少,求放过!》 第17章 演戏而已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