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司鬼差》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叶知秋马志小说阅读

火爆新书《阴司鬼差》是沐南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知秋马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想了想,从干了这差使到现在,总共才八天,中了个彩票,交完税还有十六万左右呢,加上那天吴张氏给我的金饰又换了五万块钱,这两样下来,这几天我就挣了二十多万呀,这可比我主持婚礼来钱快多了。照这样干下去,是不...

推荐指数:10分

《阴司鬼差》在线阅读

《阴司鬼差》 五 免费试读

想了想,从干了这差使到现在,总共才八天,中了个彩票,交完税还有十六万左右呢,加上那天吴张氏给我的金饰又换了五万块钱,这两样下来,这几天我就挣了二十多万呀,这可比我主持婚礼来钱快多了。照这样干下去,是不是我的婚礼主持反到成了**了呀?

晚上约了马志和汪剑飞两家人吃饭,这会儿才初八,没出十五都是年,大过年的,这晚上见了两个孩子,我这个当叔叔的不得表示表示嘛?

我开车来到二七广场,这附近的商场多,我得给两个孩子挑两样礼物。谁让我口袋里的钱不安分呢,挣了点儿钱,不花花,还真不舒服,哈哈。

逛了一下午,给马志的儿子,挑了个遥控飞机,给汪剑飞的女儿,买了个一米多高的大熊,这下晚上这两个孩子一定会开心的不得了吧!

把东西放车上,看看表,已经六点了,我直接来到马志家楼下的解先生酒店。

从小在西郊长大,这一片儿的好吃的好喝的,哪家儿我都混得门儿清,这家解先生,最早的时候,就在铁道边儿上,一个很小的饭店,现在,少说也有十几家的分店了,而且哪家的生意都非常好。今天来这家,应该算是他的总店的,就开在马志家楼下,早些年,家里办事儿,都是来这儿吃,近些年,我在这儿也主持过好几场婚礼了。

进了门儿,我跟服务员报了马志的名字的电话,她直接把我带去了包房。门儿一打开,汪剑飞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秋,来了,来,先坐,我下班直接过来了,他们都还没到呢!”

“嫂子和妞呢?”

“妞在家写作业呢,一会儿你嫂子带着她就过来了。”

我打开手机微信:“志,我和飞都到了了啊,就在你家楼下,你还迟到是不是?”

我挨着汪剑飞坐下:“你现在还常来这儿吗?自从我搬走,这三四年了,我都没来过这儿了。”

“咱院儿这附近,也就这家饭店上点儿档次,不来这儿也没什么可选的呀!”

“要说也是,不过这家店真开了不少年了,有二十年了吧?”

正说着,包房门打开了,马志带着老婆儿子一块进来了。

“小宝,叫叔叔!”马志扶着儿子指了指我。

“叔叔好!”

“好,小宝好,志,儿子这一胖,越来越像你了啊,就是比你小时候白点儿!”

一边说,我一边赶快起身给嫂子安排坐位,平时我们哥三个见着,什么玩笑都开,不过我对这两位嫂子,还是挺尊重的,嫂子们平时也挺照顾我的,知道我单身一个人,这两年没少叫我去他们两家蹭饭。

“秋,过年好啊,最近过年,家里事儿也多,你家那事儿,我光让马志跑了,我还得照顾老的,还得看着这个小的,真没顾上。”

“嫂子客气什么啊,我那儿的事儿,都安排完了,都是志和飞帮忙跑的,现在都恢复正常了,没事儿,你放心吧。”我转过身,对马志的儿子小宝说:“小宝,来,叔叔问你,叔叔的车后备箱,你会开吗?”

小宝点了点头:“会!”

“我就知道小宝最厉害了,来,拿着叔叔的钥匙,去门口,停车场里,把叔叔后备箱里的两样礼物拿出来,一个是你的,一个是天天妹妹的。”

我话都没说完,小宝一把就接过我的车钥匙转身就跑了。

“最后记着把你叔叔的车锁好。”马志赶快跑到门口冲他喊。

不一会儿,这小子就把两样东西抱回来了:“叔叔,给你的钥匙。”

“真乖,这个飞机是你的,小熊是妹妹的。”

这小胖孩儿把那个熊往沙发上一扔,两个手抱着他的飞机:“我知道,男孩儿才不玩儿娃娃呢!”

“小宝,你谢叔叔了没有啊?这么没礼貌。”嫂子站起来冲小宝说。

“谢谢叔叔!”

我们坐下又聊了几分钟,汪剑飞家的嫂子带着姑娘天天也来了。

天天刚一进门儿,小宝就冲过去了,拉着她的手说:“妹妹,你看,秋叔叔给我买的飞机,厉害不厉害?对了,还有你的礼物呢?你看!”

两个孩子各自抱着自己的礼物,别提多高兴了。

汪剑飞家的嫂子拉着我说:“你给她买个这么大的熊干嘛呀?多贵呀!把孩子都惯坏了!”

我还没来及说话,汪剑飞就站起来了:“人家秋昨天中了个双色球,二等奖,这点儿小钱算什么,是不是秋?”

我们又乱了一会儿,马志坐在边上,负责点菜:“老规矩啊,我都只管点了,你们自己想吃什么,赶快说,不然我全点了啊!”

我们应了一声,汪剑飞就和两位嫂子聊起孩子们的学习问题了,我转过身来冲着两个孩子:“来,小宝,天天!”两个孩子一块跑到我身边,我一手抱一个:“今天还算是过年,你们两个小家伙,是不是要给秋叔叔拜年呀?”

两个小家伙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秋叔叔过年好,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嗯,真棒,没问题,有红包!”

我把他们两个放在,从兜里拿出两个红包,一人发了一个。

马志刚好点完菜,看见我给孩子们红包,又不愿意了。他一张口,四个人都一起冲着我来了。

“好了,好了,两位哥哥,两位嫂子,这事儿就这样了,我是给孩子们红包,又不是冲你们,平时我去你们两家蹭饭你们也没管我叫我饭钱啊,说多了都外气了啊!”我没等他们说话,就赶快把酒倒上:“来,来,来,大朋友们,小朋友们,不管是酒还是饮料,来,一块儿举个杯,干杯!”

我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平时老爸在的时候,什么时候吃饭都是就我们爷俩,偶尔陪他喝上几杯吧,他也总是话不多。平时我见完客户也好,婚礼完后也好,也常常会有新人安排的饭局,可是我都尽量的少参加,可能是太拘束了吧,我还是喜欢这群人的聚会。

喝到九点多,两位嫂子都带孩子回去了,就剩下我们三个,又天南海北的聊了半天。最后,马志给我叫了个代驾,把我送回了家。

回到家里,我想起来,今天上午还给王大买了些东西呢,这天黑了,我还是早点儿烧给他吧。

我来到洗手间,打开排风扇,然后找来一个家里的旧不锈钢盆,把今天买给王大的衣服裤子先拿过来,刚准备点火,听着外面有人敲门。

我一看,正好是王大来了:“来吧,直接进来吧,我就不开门儿了,正好要找你呢!”

王大穿过大门,看我在洗手间铺的一地都是元宝,纸钱,连忙问我:“差爷,您这是干什么的呀?”

“这几天你也跟着跑了好几回了,另外你也没少教我东西,我这就是想给你点儿劳务费,呵呵。”

王大听了一惊:“这怎么使得啊,我也没出什么力,而且我也是帮朋友,再者说了,给您效劳,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啊。”

“行了,行了,别说那么多了,你不是要做我的线人嘛,就当我先付线人费了!”

“线人费,是什么?”

“就是给帮我办事儿,我给你钱,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我拿起那几件纸衣纸裤,正要点火。

王大突然伸手拦了我一下:“差爷,您先别点。麻烦,麻烦您,要是您真想把这些赏给我,能不能在这上面写上我的名字,不然,我收不到。”

“哦?还有这一说?元宝和钱,还有这些衣服,都要写吗?”

“元宝不用写,衣服什么的就得写了,至于那些钱......”

“钱怎么了?”

他犹豫了半天,才慢吞吞地说:“现在我们那儿,花不了这些钱!”

“什么叫花不了这些钱呀?”

“你们阳间的人,印的冥币各种各样,几乎家家都不重样,有的印的好,有的印的连看都看不清楚,所以我们下面的人都不收这些钱了,花不出去。”

还有这么一说呢?想想也是,光是我见过的冥币,就有好多种,有印玉皇大帝的,有印毛爷爷的,有的是彩色的,有的就是纯红的,看来人家阴间的人也不傻,也不是什么钱都愿意要的。

“那你们花钱的时候都用什么呀?”

“回差爷,都用这些金元宝和银元宝。”

“哦,好吧,那这些钱我就不烧了,其他的这就烧给你。”

我烧完之后,王大兴奋地来到盆边上,把里面的元宝和衣服全都拿了出来。

“把衣服换上吧,看你穿的,像个什么样儿?”

“得咧!”说完,他一转身,就换上了我刚才烧给他的一件长袍和裤子。

然后他又把头发整了整,把辫子扎了起来,我这才算真正看清楚他的脸,看年龄,他应该也就二十多岁,这么年轻,就送了命,在这儿游荡了近百年,也真是够可怜的了。

“谢差爷的赏!”他冲着我一个劲儿的哈腰。

“别谢了,另外,以后也别叫我什么差爷啊,爷啊什么的了。你看着也就二十多岁,我也不知道你死后这百十年怎么算,反正光看样子,我还是比你大点儿的,要不,你以后就叫我秋哥吧!”

他不好意思的张了张口,又摇着头不说话了。

“再乱叫别的,我就生气了啊!”

“是,差......”

我一瞪他:“嗯?”

“是,秋,秋哥!”

“好啦,以后就这么叫就行了,说说正事儿吧,今天你小子来,又是给我安排活来了吧?”

“秋哥,看您说的,不求你帮忙我就不来看您了吗?我今天来啊,是想给您介绍几个朋友。”

“什么朋友?”

他拍了拍手,从他身后的墙里,又走出来了两个鬼。一个比王大高一头还多,看着得有一米八几,另外一个,比王大还低,最多也就一米六出头儿,不过却非常非常胖。我其实就是个胖子,不过要和这家伙比起来,我的心里,就真的平衡了。

“秋哥,这两个,高个儿的叫胡二,胖子叫马三,我们哥仨是把兄弟,我跟他们说了您这几天的事迹,他们两个主动求着我,让我带他们来,给您效力。”

看着他们三个,一个瘦高,一个矮胖,再加上王大在边上,一身清朝的打扮,这画面,太怪异了。

我点了点头,点上了一支烟:“别那么客气,也说不上什么效力不效力,既然跟着王大来了,以后就都是朋友,以后也跟着王大一样,叫我秋哥吧!”

他们两个一起冲我一低头:“是,秋哥!”

他们这一叫,我怎么感觉,我跟电影里的黑社会大哥似的了,想到这儿,我心里暗笑。

王大一一向我介绍,那个胡二,是七十年代的时候在工地上干活儿,不小心从楼上掉下来摔死的,因为工地的工头怕担责任,也没往上报,就草草地把他找个地方埋了。

马三是八三年前后,因为感情的问题,自己吃安眠药死的。因为他没有亲戚朋友,所以死后几个月才被人发现,发现他的时候,尸体早就臭了,最后按着无人认领的尸体,被火葬了。

问及他们两个为什么不转世投胎,一个说,觉得人太没有人情味了,倒不如在阴间和鬼们打交道,反到正在,所以不愿投胎做人了。另外一个说,怕再投胎还是生得这副模样,还是找不着老婆,所以还不如做个自由的的鬼呢。

真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呀,这两个人也算是够奇葩的了。

我问王大,以后要想找他们几个了,应该怎么办,他说,只要我用令牌在纸上写上他们三个任何一个人的名字,然后把那张纸一烧,他们就会来了。不过我对他们提了一个单独的要求,就是他们每次来的时候,都必须敲门,不许他们直接穿墙进来,我怕我他们哪天突然冲进来,我受不了。

小说《阴司鬼差》 五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