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雁北》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岁岁雁北》最新章节目录

主角是青阳未见的小说叫做《岁岁雁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陈二贰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但抛开那些往事,青阳觉得这苏府可真大,她逛一圈都得花半天的时间,而张嬷嬷拉着她散完步,就早早回去料理府里的内事去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青阳觉得有些无奈,她抬眼凝视着前方的湖边,脑子里不断地回想着那些...

推荐指数:10分

《岁岁雁北》在线阅读

《岁岁雁北》 第六章 猪上树 免费试读

但抛开那些往事,青阳觉得这苏府可真大,她逛一圈都得花半天的时间,而张嬷嬷拉着她散完步,就早早回去料理府里的内事去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

青阳觉得有些无奈,她抬眼凝视着前方的湖边,脑子里不断地回想着那些流言蜚语。

什么罪名,什么死亡,什么细作,好像都围绕着远棠郡主。

那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被人陷害,二是真的十恶不赦。

既然张嬷嬷这么说了,那她一定是被人陷害至死,一个覃氏皇族的人,说是去勾结细作,妄图推翻政权,这怎么可能,她的身份不要了吗,她的贵族利益不要了吗。

明明是疑点重重的事件,且牵扯到了自家人,却被先皇草草了了,他又在惧怕什么。

呵,青阳越想越觉得有趣。

一缕月光透过枝桠零零碎碎的撒在她手上,像是打碎了的玉石,她晃了晃脑袋,打算先走一步算一步,不再纠结这件事。

不过此方树影斑驳,月色正好,也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倒不如直接练会儿功,想罢,青阳脸上露出了一点喜色,便席地而坐,双眼微闭。

她张开双手,意想天地月光皆存入身体,全身气脉皆盘旋流动起来,百会穴也麻麻痒痒的,好像有万只蚂蚁在爬行。

正当她准备继续时,忽然,她觉得身体有一种穿透感,不过这次和上次不一样,青阳明显觉得就是有一个东西从她的灵魂里跑出来了!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看到一个透明的白衣女子,正蹲在地上看着她,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不过她听不太清。

这一幕,被树后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但苏苕看不见那个白衣女子。

他一袭薄衫,抿着唇,鼻息很轻很静,几乎不会让人察觉到。离儿在旁边也是静静看着,她感觉公子的眼神好像变了,他有些在意那个女子。

但实际上,苏苕只是越来越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不论从身材相貌,还是从一言一行,都是。

“以后她要去哪就去哪,不必囚着禁着,但需好好盯着,”苏苕沉思片刻,唇角微扬。

离儿心里有些不舒服:“公子是怕她出事吗?”

他低眼,倒不是害怕她出事,而是他心里想到一个人,但是不确定是不是她。

苏苕是有些恍惚的,人死不能复生,但面前这个人,分明就是死而复生,他心里想着,慢慢背着手转身离开了。

离儿看着他的背影,孤独而又陌生,原来一身的戾气竟为了一人全部收起,而如今那人不在了,她以为自己有机会了,可是现在又多出了一个野丫头。

她是输的彻彻底底的了。

这边青阳觉得脑子撑炸地难受,她既兴奋又紧张,拼命压制着自己,直到那个魂消失殆尽,她才拍拍裙子站起来,往自己房间走去。

这一魂,虽然来的奇怪,但至少说明她的功力又进步了。

她走着走着,此时房间门口飘过一个黑影,正好撞在了青阳面前......

它看见青阳正怪怪地盯着它,一脸无辜地眨巴眨巴大眼睛:“姑娘好。”

呵,平时见不着,今天一见见两个,青阳深吸口气。

不过,它手里捧着的是......

“你拿着我的包袱干嘛,”她第一次见到一个偷东西的魂,有点不可思议。

“姑娘,我有些饿,看看你包袱里有什么吃的,”魂不假思索,一脸认真。

“你可以吃生人的东西?”青阳吓。

魂有魂该吃的东西,所以从古至今会有祭祀这种风俗,都是为了给那些魂捎些吃的,但面前这个魂却有些反常。

“我不知道,但姑娘包袱上没有生人的气息……”

青阳听了,心里咯噔一下。

魂见她不说话,继续说:“姑娘身上也没有生人气息。”

“胡说,你饿了就饿了,不过我包袱里什么也没,”她有些慌张地摆摆手。

嘿嘿,怎么可能,她好好的站着呢,怎么可能死了。

魂一开始还不相信,后又仔细闻了闻包袱,好像还真没什么吃的,于是一脸嫌弃地盯了她一眼:“穷酸。”

听到这句话,青阳表情凝固了,穷......穷酸?你一个连身体都没有的人居然说我穷酸?

魂继续说:“不过你如果给我点吃的,我可以帮你一个忙。”

青阳此时正想着如何胖揍这个魂呢,结果它这句话说到她心坎上了。

“你帮我找一个人可以吗?”青阳掏出一个手帕,“就是这上面的。我找个时间给你送点吃的。”

“没问题,”魂悠悠地回答,“我叫含舆,是这个府里的鬼魂,辛巳年生,一定要记得说是给我的。”

青阳干笑一声,她还是第一次和魂做交易,以前在西崆山有见到几只,也都是大眼瞪小眼,而如今却要找它们帮忙。

青阳啊青阳,你混的太惨了!

那魂慢慢淡去,消失在了黑暗里,四周也空荡荡的,她才感觉一股寒意慢慢袭来,不自觉哆嗦一下。

真可怕……

她有些疲倦地爬上床,忽然发现绵软的床上好像还有另一个人。

那人的身影很熟悉,所以见到他的时候,她也不是很惊讶。

只是这个点来,倒是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青阳,”未见从背后一把搂住她的腰,头深深地埋在她的肩膀里,声音沙哑又低沉。

他温热的鼻息直接扑散在她的耳边,有些痒痒的。

被未见这么一搂,青阳感觉自己心脏好像砰砰砰砰跳个不停,呆呆地一动也不敢动。

而对面那人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体温,更为重要的是那人也不说话,只是把她搂的紧紧的。

空气中是一片安静,只能听见外面沙沙的树声,好像屋外又起了一小阵风。

今年的风还真的格外的凉,而她和未见,也仅仅几个时辰没见而已。

“你怎么了?”她轻声问,毕竟未见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反常了。

对面的人没有声音,仿佛没有听到她讲话一般。

被搂着的人觉得不怎么对,老感觉他在吃豆腐。而且她呼吸已经开始沉重,浑身都开始很发热,这种感觉很不自在,于是......

嘭的一脚,未见仰脸躺在地上。

“都说了男女授受不亲了!”青阳说。

“小青阳真没情调,”他吃痛的爬起来,坐在床边,一脸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温柔地揉揉她的头,“睡吧,我不闹了。”

他心里紧紧皱着,眼里流露出的是苦涩,倒不是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而是觉得面前这个人十分委屈。

“好。”

青阳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即便未见不正经的时候有些讨厌。

希望闭上眼睛,梦里也很美好。

等等,

未见不是给她埋到土里去了吗……

于是,她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从被子里探出半个头来盯着面前这个人。

“你不是,被我埋起来了吗,”她心虚地说,眼神里也露出了些贼光。

未见无奈地看着她,然后抱着头慵懒地躺了下来,面上毫无表情。

“睡吧,”他语气平淡,眼睛也紧紧地闭上了,茂密的睫毛下好像有一丝神秘感。

夜色阑珊,在此刻颇有些温柔之意。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未见已经不在了,睁眼便是张嬷嬷那张满是皱纹的脸,正慈爱地看着她。

“青阳姑娘醒啦,”她语气很是温柔,但青阳心里却有些发怵。

果然,青阳正准备说话,就又被两个嬷嬷拖起来洗漱穿衣......

她依旧是一头黑线......

昏昏沉沉中,也不知道捣鼓了多长时间,再睁眼时,自己已经坐在了桌上。

“嬷嬷辛苦了。”她扯出一个自以为很好看的笑容。

张嬷嬷脸上洋溢着满足:“不辛苦不辛苦,老奴也只是依照公子的意思做事。”

哦,苏苕啊,青阳抬眼,发现他并不在桌上。

也是,他多忙呀,整日也不知道干些什么,既然在穆国,那他并不像其他官员那样有俸禄可以拿,说不定在行商,说不定靠着北柔吃饭。

而此时离儿注意到她的这个小动作,心里酸酸的,冷哼一声,说:“公子早上不跟我们一起用饭。”

她开始觉得这个来历不明的姑娘很容易就占据了所有人的目光,这一点很可怕,万一公子真的对她有好感,自己真的就再无机会了。

“哦,我说呢,”青阳听出了她的语调转变,满不在意的一笑,“那我们就不等他了。”

什么叫我们!离儿脸色泛白,这才来几天啊,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

“不等谁了?”一个云淡风轻的声音传来,桌上的人都哑然。

门口,一个白色的身影跨入,若有若无的气场压制着整个饭桌,那人一脸冷峻,一副不可接近之意。

离儿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有惊也有喜:“公子,你怎么来了?”

苏苕淡淡看了她一眼,随即解开披风轻轻放下,挑了个青阳旁边的位置坐下,温柔一笑:“嬷嬷,再备副碗筷:”

公子笑了!

猪都能上树了!

张嬷嬷见势,喜得眼纹上扬:“好嘞好嘞。”

桌上的人都倒吸一口气,今天的公子一反常态,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连看人的眼神都带着光,他们好久没见到这样的公子了。

青阳吃着吃着,觉得好像桌上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这,她抬眼,所有人眼神里都泛着光......

这又是怎么了……

为什么这个嬷嬷眼里还有眼泪呢……

“你们吃啊……”青阳尴尬地放下筷子。

苏苕好像见怪不怪:“吃吧,他们就这样,青阳莫见怪。”

嗯?

他好像也不对劲……今天的心情好像非常好。

她拿起筷子,把头埋得很低很低,硬着头把饭吃了,她感觉做人真不容易,她甚至感觉是不是这群人背着她在饭里下了药......

不过这个想法在张嬷嬷大口大口咬馒头时断绝了。

还是赶紧吃吧!青阳想,早点脱身才好。

还剩两口......

一口......

终于......

“唔吃完了!”青阳捂着鼓满饭的嘴,“怡们聚续,怡们聚续。”

呼,终于开脱了。

可众人好像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张嬷嬷更是惊讶,呆呆地站起来:“这就吃完啦?”

青阳憋着脸,拼命地点头,等吞完嘴里的饭,她才呼了一口气,挤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我有事,你们慢慢吃。”

说完她转身逃走了......

张嬷嬷听了,欣慰地盯着她的背影,真是一个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聪明善良的好孩子!

她匆匆回房,一边感叹着命运之不公,一边在看看有什么可以典当的东西,老在苏府里窝着也不是办法,她得想办法出去给自己置办一些东西。

等她快走进房门时,却听见离儿在后面叫住了她:“青阳姑娘。”

青阳被吓了一跳,这位离姑娘在桌上就对她有很大的不满,现在她肯定是要来找茬!

不行,得唬住她。

于是青阳回头,笑着看着她:“怎么了。”

她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劲,面前这个人阴沉沉的......

离儿见她一副好人模样,心里有些不自在,只是恶狠狠地把她推进房,关上门自己堵在门口。

“离姑娘,你怎么了?”青阳担心的问。

“你可以不用再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了!”离儿语气变得很狠厉,“你来苏府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果然来找茬!

青阳轻笑道:“离姑娘开玩笑了,我目的很明显吗?还是说你们把我从西崆山带下来有什么目的呢。”

离儿哑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话。确实,公子原来就是想借西崆的势力查清真相。

“大家互相都防备着,凭什么我有目的就是错呢,”青阳轻蔑地瞥了一眼面前的女子,“离姑娘快点回去吧,不然公子知道了可少不了你的罚,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贵客。”

虽然府上下人和主子之间相处融洽,但基本的礼数还是有的,况且按照辈分,她也算是离儿的主人。

离儿听了,知道对方讽刺她无礼,脸色越来越差,甚至整个身体都在发抖:“你别想着拿公子作话,公子早有心仪之人你不是不知道!”

“这句话你应该跟你自己说。”青阳语气更加冷漠,内容却让对面的人寒到了骨子里。

她早就看出这个离儿姑娘对苏苕的爱慕之意,只是一直装糊涂了。

“你!”

“早点回去吧离姑娘,否则再这么说下去,我相信你也知道结果的,”青阳眯着眼,打了个哈欠,“今天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离儿见说不过对方,冷哼一声:“要不是你长得像覃家的小公主,苏公子早就把你赶走了。”

覃家......小公主?

青阳愣住,她还是第一次听人说她长得像覃妤之,也就是当时她和苏苕刚见面时说的穆国排行最末的那位公主。

离儿看着她样子,像是终于占了上风,得意地说:“你还不知道吧,就是那个小公主,就是被公子杀死的,万箭穿身。”

这边的人僵硬成了石头,耳边好像再听不见什么声音,只是嗡嗡作响。

万箭穿身.......

这不是她的经历吗,为什么会和那个小公主相似。

小说《岁岁雁北》 第六章 猪上树 试读结束。

  • 锦衣天下小说 杨宁小蝶在线阅读

    精品小说《锦衣天下》由沙漠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小说,主角杨宁小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老树皮忍不住抬起手掌在杨宁眼前挥了挥。杨宁只能

    2020-01-2351
  • 都市最强狂医免费阅读(肖磊叶薇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经典小说《都市最强狂医》由四月十四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肖磊叶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两名西装革履的大汉,迅速下车。堵住了肖磊前后逃离的路线!生怕不知

    2020-01-2336
  • 赵落儿赫连炎小说 《邪魅太子俏皮妃》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主角叫赵落儿赫连炎的书名叫《邪魅太子俏皮妃》,本小说的作者是相思豆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三婶看到院子和堂屋里状

    2020-01-2340
  • 【都市爽文】锦衣天下杨宁小蝶未删减版全集在线阅读

    主角叫杨宁小蝶的小说叫《锦衣天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沙漠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夜色幽幽,月冷清秋。死人巷

    2020-01-2342
  • 一见倾婚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紫苏叶天冽)

    主角叫紫苏叶天冽的小说叫《一见倾婚》,是作者月下长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楔子:决绝再见人来人往的台阶之上,上海市浦东区民政局几个大字显得格

    2020-0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