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已远婚姻还在(许静姿顾绍珩)全文完结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新书推荐,《爱情已远婚姻还在》是蝴蝶糖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许静姿顾绍珩,书中主要讲述了:秦阿姨无动于衷,仍旧冷漠脸。可许静姿险些没撞墙,她推着顾绍珩往楼上走,路过秦阿姨时笑了笑:“他喝多了,您别往心里去。”其实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秦阿姨监督他们俩就像是狱长看犯人似的,弄得她也不舒服。她一个...

推荐指数:10分

《爱情已远婚姻还在》在线阅读

《爱情已远婚姻还在》 第十三章逞强的病号 免费试读

秦阿姨无动于衷,仍旧冷漠脸。

可许静姿险些没撞墙,她推着顾绍珩往楼上走,路过秦阿姨时笑了笑:“他喝多了,您别往心里去。”

其实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秦阿姨监督他们俩就像是狱长看犯人似的,弄得她也不舒服。

她一个没注意,将顾绍珩推到了楼梯上,顾绍珩四仰八叉地躺在楼梯上,混乱中长腿绊了一下她,许静姿重心不稳趴在了他身上。

她听到他重重地闷哼声,不禁缩了缩肩膀,那得多疼啊!

刚想撑着他爬起来,便被他一把抓住手腕,他手心干燥灼热,握着她的力气极大。

许静姿听见自己左胸口传来“扑通扑通”的声音,杂乱无章,她惊惶地看着顾绍珩深沉的眼,不自在地扭了扭手腕。

顾绍珩醉意朦胧,却能清晰地感觉到那女人身体有多软,她浑身散发着沐浴后的馨香,不断往他鼻腔里冲。

顾绍珩察觉到自己身体里竟升出一股不该有的欲望,他低头看她,眼底是清醒的危险:“欲擒故纵?”

许静姿心中烧起一股无名火,手掌一翻狠狠压着他的胸口爬起来:“对呀,想要压死你!”

顾绍珩捂着胸口痛得“嗷嗷”叫:“你真的是想压死我呀!”

许静姿从没照顾过醉鬼,也没注意到他眼神霎那间的变化,只觉得顾三岁幼稚又任性,赶忙站起来去扶他:“好了好了,快回去睡觉。”

秦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许静姿一个人拽了半天都拽不动顾绍珩,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拉起来一点儿,他却甩开她的手:“我后背被你撞得疼死了,你还不让我缓会儿?”

那声音透着股委屈,她听着有些心软,蹲在他身边小声说:“那你歇会儿,我去给你泡杯蜂蜜水。”

再回来时,顾绍珩不见了。

推开卧室门,她看到顾绍珩呈大字型趴在床上,双眸紧闭,呼吸均匀。他本来就手长脚长,这下彻底没有许静姿的位置了。

她把被子给顾绍珩盖上,转身走向书房,将杯中的蜂蜜水一饮而尽。

她在书房的沙发上窝着,身上盖着自己的外套,刚要入梦,书房的门却被人推开了。

月光如水,透过窗户照在地板上,来人对着光,三板一眼的脸似鬼魅。

许静姿拍拍胸口:“秦阿姨,您有什么事?”

“太太,请您到主卧休息。”

许静姿累得不想动,一脑袋栽回沙发,秦阿姨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一丝不苟地重复:“太太,请您到主卧休息。”

“阿姨,您看看顾绍珩的睡姿就知道了,我就睡这一个晚上。”

“我帮您把先生挪开了。”

许静姿真想对她拱拱手,大喊一声“佩服”!

她刚走进卧室,顾绍珩忽然翻了一个身,长手长脚地霸占着床,本来盖在身上的被子都被他压在身下。身上的西服皱的不像样子,发丝乱得像是刚掏完鸡窝。

许静姿咂舌,在床沿找了个位置,头靠着窗台眯了一晚,闹铃一响她便醒了,眯着眼打量四周,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许静姿捂着嘴又打了一个喷嚏,才走进浴室洗漱。

*

顾绍珩被电话吵醒的时候,还不知道今夕何夕,宿醉过后头疼的要炸开,他胡乱摸索,摸到手机时沙哑地“喂”了声。

助理停了一秒才说:“顾总,景天传媒的代表已经等了您一个小时,请问签约的事还要继续吗?”

顾绍珩暗暗骂了一句,他居然睡过了头,说了句让他们等会儿,便起床收拾。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大床都被他自己一个人占了,不知道许静姿那个女人昨晚是怎么睡的。

家里的被和床都没有富裕的,有客人来做客都没有办法留宿,难道她昨天跟秦阿姨挤的?

简直天方夜谭!

他知道昨天是许静姿接他回来,可除了她把自己压在楼梯上,其他的事儿他都不记得了。

记着这个也是足够他郁闷,那女人身上软的不可思议,他现在都还记得那感觉。

顾绍珩攥了攥拳,这才跟她相处几天,自己就变得如此鬼迷心窍?

那李清馨怎么办?

他被道德烤得无处遁形,狠狠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出。

偏偏穆奕佐在他刚停好车之后打来电话:“我说你跟静妹妹奋战到天亮是吗?这都几点了,我们的人等了你快两个小时!”

他听着穆奕佐对许静姿的称呼,感觉很不舒服,语气不善:“别沾亲带故的,你跟人家熟吗?”

“这还护上短了,我看你老婆可比李清馨靠谱多了,你想不想……”

顾绍珩烦躁地挂了电话,这个时候,他最听不得这些。

头仍旧痛,身上也不舒服,他想起自己换下来的衣服,皱巴巴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

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帮他把衣服脱了!

靠谱个屁!

*

下午上班的时候许静姿昏昏欲睡,开会都没有精神,坐在她身旁的孙昕揶揄她:“怎么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

“哦,是吗?纵欲过度是这个模样啊。”说完打了一个喷嚏。

孙昕讪讪地闭了嘴。

下班时,许静姿接到顾清妍的电话,小妮子笑嘻嘻地:“嫂子,爷爷后天就能出院了,我们去庆祝吧!”

“等爷爷出院之后再庆祝。”

“不嘛不嘛,我哥好不容易主动说带我去吃好吃的。”

“那你们俩去吧,我今天有些累,想回家休息。”

顾清妍听着她羸弱的声音,对着顾绍珩撅了撅嘴:“那好吧,你回家好好休息,我们下次再约。”

“嗯,下次我请你去吃好吃的。”

顾清妍挂了电话,看向驾驶座的男人:“嫂子说她不舒服,不去!还说下次请我吃饭,没说要带上你。”

顾绍珩横了她一眼:“那你下车吧,我接她回家。”

顾清妍瞠目,惊讶地险些说不出话,她看着自家老哥,心底开始冒粉色的泡泡,他居然开始关心许静姿了!

可面上却故意不大高兴地说:“人干事?你叫我出来说请我吃饭的!”

“你嫂子不舒服你还吃什么吃!”

“哼!”

顾清妍下了车,回头看了车牌号一眼,再次确定是自家老哥没错,跑到他看不到的地方三百六十度旋转着手舞足蹈欢呼雀跃!

正巧路过的肖远航,满脸嫌弃地按住她的头:“顾清妍,出院了也别忘记吃药!”

*

别问顾绍珩为什么会到江城大学来,他也不知道。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找个什么半仙看看,看看他最近抽什么风。

可接到人的时候,看到她病殃殃的模样,他心里也不是滋味,看着她虚弱地系安全带,问道:“你昨晚在哪睡的?”

“窗户边上。”

说完她就侧过头闭目休憩,一脸倦怠。

“送你去医院。”

“不,回家。”

顾绍珩敛眉。

许静姿见他半天没动静,疑惑地扭过头,半眯着眼说:“感冒不用去医院,我想回家。”

她嗓音柔软,小白兔一样,顾绍珩看出她困得眼都睁不开,妥协地朝明馨苑开去。

到达目的地以后,发现她果然睡着了,呼吸很轻,有些微的鼻音。

顾绍珩从没见过许静姿睡着的模样,竟然恬静地像只小猫咪,嫣红的双唇微嘟,他看得有些移不开眼。

将她抱出车,刚想按门铃,便看秦阿姨冷着脸出来倒垃圾,她开口欲打招呼,顾绍珩轻轻地“嘘”了声。

秦阿姨点头,面色也缓和些,让开了路。

顾绍珩走得极轻,生怕将她吵醒似的,怀里的女人软软的窝在他胸口,他觉得心也是软软的。

许静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卧室的大床上,被人换了睡衣,她肚子咕噜咕噜叫,饿得胃都难受。

她缓了两秒,想要起床觅食,刚打开门,便看书房的门也开了。

顾绍珩穿着家居服,挑眉:“醒了?锅里热着粥。”

“嗯。”她眼睛微肿,半垂着眼,点头就往楼下走,经过顾绍珩面前的时候被他一把拉住,“你就不会说一句,让我帮你端上来?”

“不用啊,我自己去就行。”

“……”顾绍珩耸肩,放手。

许静姿扶着楼梯一步一步往下走,头重脚轻,迈了一步踩空险些跌下去,她惊声低呼,下一秒就被人揽着腰勾回来。

顾绍珩面色清冷:“还要逞能的话……随意。”

许静姿咬着唇看她,委屈地要命,自己都这么难受了,为什么会被人找茬?她掰着他的手,负气地想要下楼。

奈何顾绍珩铜墙铁壁,她怎么都掰不开,最后被这男人夹在腋下扔在了床上。

“这次我照顾你,我们谁也不欠谁。”

许静姿浑浑噩噩地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觉得浑身难受,又躺了下去。

这两年,她都是这么过来的,自己照顾自己,发现也不是那么难。

只是生病的时候,悲伤会被无限放大,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

顾绍珩将粥端到她手中,没一会儿秦阿姨端着一碟小黄瓜出现在卧室门口:“先生,您要的咸菜。”

许静姿捧着粥,那暖暖的温度直达心间。

多长时间了,她一个人坚强多长时间了,再次体会到有人照顾的感觉,竟让她那么排斥又那么想靠近。

*

许静姿洗完澡才发现自己忘了拿换洗的内衣裤,她扶着额头叹气,感冒的自己智商不止下降了一点儿。

她围着浴巾小心地开了个门缝,发现顾绍珩不在,这才轻吐一口气。

小说《爱情已远婚姻还在》 第十三章逞强的病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