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在劫难逃》郑铭昊周昕窈全文精彩试读

《爱你在劫难逃》 第11章 交易开始 免费试读

孙成宇,王剑飞的合作伙伴。

郑铭昊进来之后,看到睡在沙发上的我,走过来一**坐在我身边,揽着我肩膀,悻悻地说,“等了一夜?”

而我的目光一直落在孙成宇的脸上,郑铭昊看到后,一把扭过我的脸对着他,“怎么,一看到俊俏的小白脸,就失神了!”他的语气却只是调戏。

“周昕瑶,不要误会,我和王剑飞只有生意上的合作而已。”孙成宇显然是知道了我和王剑飞之间的恩怨,尽快的解释道。

我没有说话,直盯着郑铭昊的近在咫尺的一张俊脸。

“好了,不要把全世界和王剑飞有过接触的人,都当做敌人。”郑铭昊说着,伸手摸了摸我的脸。

我甩开郑铭昊的手,站起身去洗漱。身后传来郑铭昊和孙成宇的大笑声。

等我收拾妥当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停下说话,转头看着我,“你要去哪?”郑铭昊问。

“上班,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我没好气的回答。

“今天不要去了,准备好证件一会我们去登记。”郑铭昊一脸平静的说。

我一时楞在原地看着他不知怎么应对,虽然知道他是认真的,也已经答应了他,可是没想到来的来的这么快,这么急。

“那我是应该说,恭喜吗?”孙成宇一脸的调笑。

“滚,有多远滚多远!”郑铭昊吼道。

“好吧,既然你们有大事要忙,那我就先告辞了!”说着,孙成宇就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时,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着郑铭昊说,“记得晚上不要迟到,你知道老爷子的忌讳。”说完还转过头对我眨了眨眼。

“砰——”郑铭昊拿起茶几上的一个烟灰缸扔了过去。

烟灰缸是铜制的砰地一声撞到门上之后,咕噜咕噜的滚到了一边,而里面的烟头烟灰一下子,撒扬起来,呛得孙成宇直咳嗽。

“你个疯子。”说完,孙成宇快速的拉开门,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瞬间,吵闹的场面,安静了下来。落针有声般的安静。

最后还是我先败下阵来,转身走进厨房找了扫把,开始收拾门口的一片狼藉。

整个过程,郑铭昊都没有说话,拿出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

收拾完后,我不知道要怎么打破这份尴尬的宁静,立在厨房门口,扯着自己的衣襟。

“你吃早饭了吗?”郑铭昊又抽完一根烟,像是才想起来一样,抬头对看着我说。

“没有,不饿!”我说的轻如蚊音。

“不饿?你要记得从这一刻起,你就是我郑铭昊的女人,已经没有了虐待自己的权利。”

郑铭昊的话,让我一下子暴躁到极点。

“虐待?我怎么虐待了,一顿早饭而已,又死不了人!”

“你还敢顶嘴!”郑铭昊一下子冲过来,捏住了我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下来。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用力扭头的挣脱他嘴唇。在郑铭昊又要强吻时,冒出了一句惊死人的话,“你洗澡刷牙了吗?”

郑铭昊一下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然后两个人同时哈哈的大笑起来。

直到我笑出了眼泪,肚子都开始一抽一抽的疼了,才强忍住笑意停了下来。

“你果然是想我了啊,还迫不及待。”郑铭昊摸着我的脸说。

“脱衣上床等我,我去洗赶紧,就来。”说完哈哈大笑着上楼了。

我楞在原地,咬着嘴唇,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细细的品了品,烟草混着酒精的味道,真的难闻。

“我这是在做什么!”我伸手扇了自己一巴掌,走到沙发上坐下。

安静下来的我,开始想起了孙成宇的话,他说的老爷子是谁?郑铭昊的父亲吗?如果是郑铭昊的父亲,孙成宇为什么会这么说?

在我陷入一片混乱思绪的时候,郑铭昊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我的身边。

“怎么不在床上等我!”他的声音充满挑逗。

刚刚洗完澡的他,头发上还沾着水珠,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领口大大的开着,露出他那麦肤色的胸肌。如果我还是个懵懂初开的少女,那么我一定会被他给诱惑征服。

可是,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女孩。

“别闹了,今天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吧。”我说着就往一边挪了挪,尽量的和他拉开距离。

“怎么?你怕我!”可是没想到,这一举动却引发了郑铭昊的更进一步的动作。

他健硕的身体向我压了过来,修长的手指滑上我的脖颈,带着浅烫温度的手,瞬间让我的身体紧绷起来。我想要推开他,却是酥麻到软弱无力。

“嗯,你多久没有让男人碰了?”郑铭昊趴在我身上,轻声说道。

这样的画面好像似曾相识,是了,宿醉后的那个早上也是,他好像很热衷于这样的调戏我,而我窘迫的样子,就是他作乐的调味剂。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口气,反手搂上他的脖子,“很久了呢,久到我都忘记了男人的味道。”说着,手从他脖子滑到他的胸膛上,开始胡乱的抚摸。

显然我突然的转变,出乎了郑铭昊的意料。

他的眼睛里有着转瞬即逝的迷惑,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很好,周昕窈,你很值得**。”他轻咬着我的耳垂,声音含糊。隔着衣服我都能感觉到他身体某处的坚硬。

周边的空气,一下子燥热起来。郑铭昊的吻是炽热的,动作是粗鲁的,我单薄的衬衣在他手中尽数撕裂。

……

当喘息声淹没了一切,就在我想要顺从身体的反应,敞开自己时。郑铭昊一口咬在了我的肩膀上,尖锐的疼痛瞬间击退了一切情欲潮汐。

我疼的倒吸了一口气,眼泪差点掉下来,“好疼,郑铭昊你个大变态!”

“有没有,一念天堂一念地狱?”郑铭昊一巴掌拍在我的**上,戏谑着说道。

本想发火的我,瞬间没了力气,瘫躺在沙发上任他折腾。

郑铭昊又拍了我的**几下,随后站起身说,“去换件正常点的衣服,我们去领证。”语气暧昧到恶心。

我扯了扯身上被他撕碎的衣服,无奈的皱着眉,“没有衣服,只这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