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剑修在都市》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秦轩白月)

主人公叫秦轩白月的小说叫《最强剑修在都市》,是作者九里写的一本都市修仙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十章你该不该死!“秦先生,大福来晚了,您打我两巴掌吧。”“秦先生,黛艺这丫头也不早跟我说,您没受惊吧。”“无妨。”秦轩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怒。然而,苏黛艺却将刚才宋秉的刁难,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轰...

《最强剑修在都市》 第二十章你该不该死! 免费试读

第二十章你该不该死!

“秦先生,大福来晚了,您打我两巴掌吧。”

“秦先生,黛艺这丫头也不早跟我说,您没受惊吧。”

“无妨。”

秦轩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怒。

然而,苏黛艺却将刚才宋秉的刁难,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轰!”

三位家主级大佬,眼神都冰冷下来。

白庆堂大怒之下,都没吩咐小弟柳城动手,亲自跑去车子后备箱拿出钢管,不由分说,用尽全身力气就是两棍甩去。

“啊!!!”

宋秉双腿直接被打断。

保安宋三面皮哆嗦了下。

“白二爷,你!!!”宋秉全身渗透冷汗,他凄厉喊道。

“侮辱秦先生,你说你该不该死!”

作为道上混的,白庆堂可不会心软,说完,又补两棍子,让宋秉彻底崩溃,抱着腿在地面打滚,撕心裂肺的惨嚎着。

此时的他,哪还有宋家家主长孙的威风八面?

有的,只是狼狈的落水狗模样罢了。

“老白,别打了。”周大福阻拦道。

白庆堂挑眉,虽然不明白好友意思,却停了手。

宋秉感激看来,没想到这时还是外市的周大福为他求情。

“打电话让老宋过来,让他自己清理门户,你不怕脏了手,我还怕脏了秦先生的眼呢。”

周大福继续笑眯眯的。

让老宋自己清理门户!

炼器阁外,围拢了不到十来位武者,除了之前“好言相劝”秦轩的那位老者,剩下的都是些普通武者。

此时纷纷竖起耳朵。

不知道如此暴虐的白二爷,以及另外两位到底是什么来历,更不知道所谓的老宋,是宋家哪位大人物。

但他们却知道了,躺在地上被打断腿那位是宋秉,宋家族长长孙,就够了。

轰炸性的消息,也随着他们顷刻间扩散而出。

......

宋家炼器阁外,上千公斤铜鼎被一掌拍飞,疑似少年宗师出现!

宋家长孙被打断腿!

风风雨雨席卷了江城市,前一条消息更是席卷了整个华国武道界,一时间整个武道界都震动。

“二十岁的宗师?去**,这个年纪能内劲大成都是武道天才了,谁TM造的谣?”

“呵呵,华国军神叶木风可是武道天才,三十岁内劲巅峰堪称半步宗师,四十岁才踏入地境,二十岁的宗师?”

“江城宋家是想要做什么?居然编造如此骗人的消息!”

“......”

一时间整个武道界都在声讨宋家。

尤其是一些武道家族,更是直接联系宋家,要求宋家出面道歉。

宋家家主宋柯文短短十分钟头都大了,可头更大的是周大福打来的电话。

“你孙子宋秉惹怒了秦先生,赶紧过来清理门户。”

“秦先生又是谁?!”

宋柯文这一天只感觉心脏都要气的跳出来了。

刚听说有武者踏入炼器阁,想着宋家又能有一名武者加入,正大喜呢,没多久被噩耗连连。

“父亲,我过去看下吧。”星月楼老板宋阳算是宋家比较有出息的后辈之一,此时沉声开口。

“我还是亲自过去一趟吧。”

宋柯文知道这个周大福不是什么好东西,跟白家二爷穿一条裤子的。

宋家这边急匆匆赶去。

看到宋秉如同丧家之犬躺在地上进气多出去少,宋柯文肺都要气炸了。

“周大福,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柯文纵然是近六十岁的老头子了,依旧精神奕奕,怒吼一声。

他身后跟着一位中年男子,竟也有威压散出,这居然是一位......内劲小成武者!

“宋秉!”

宋阳看到侄子如此凄惨,顿时怒视而去,很快一盆凉水就从头顶浇了下来。

白二爷,苏州苏盏,杭州周大福。

至于本该称霸一方的柳城,在这种场合都没资格被提及,因为前三人太强了!

而秦轩......

宋阳挑眉,前几日星月楼中,他可知道柳城几人凄惨离去,都是拜这小兄弟所赐,不过他们怎么凑到了一起?

“秦先生踏入炼器阁,被你孙子命令为你宋家为奴十年,你......难道不想给个说法?”

苏盏冷哼道。

他语气看似冰冷,其实也还是给昔日老朋友宋柯文留了一丝余地的,老家伙若是立刻斩掉宋秉一臂,低头认错,此事就肯定就算了。

但,宋柯文却面容狰狞:“这是我宋家规矩,你们想要什么说法!”

“宋老头,你还真是老糊涂了。”白庆堂摇头,声音冷漠。

“白二爷,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不就是个混黑的,不靠白家,你算什么东西!”宋柯文嘲讽。

白庆堂面色变化,他最恨别人这么说他!

“还有你,臭小子,你就是传的沸沸扬扬的少年宗师是吧?今日便让老夫讨教下你的手段,阿良,动手!”

宋柯文爆喝。

他身后被唤作阿良的中年男子爆喝一声,伸手握拳,身影如电,猛地冲来。

“你敢!”

白庆堂大怒,苏盏跟周大福也面色难看。

“无妨。”

秦轩挥手拦住三人,很随意的挥出一拳。

“砰——”

阿良直接被这一拳砸在胸口,双腿爆裂,整个人被砸入大理石水泥之中,爆成一团血雾

一切发生极快,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所以等到血腥味道弥漫出来之时,场中才有人惊呼出声。

宋柯文身子颤抖,这才想起来,秦轩是震动铜鼎踏入炼器阁之人,实力哪怕没有外界所传的少年宗师,却至少也是内劲大成!

他神色难看无比:“这位朋友,你确定要与我宋家为敌?”

“为敌?”

秦轩冷笑,尽是不屑。

区区一个宋家,也配当敌人?

蝼蚁罢了!

他看向手中那一小点血污,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而苏黛艺十分有眼力见的从怀中掏出一块带着体温的手帕,面上含笑,为秦轩擦拭着。

这一幕,让苏盏心头狂跳,自家闺女还是给力的啊,只要搭上这条大船,还怕苏家不盛吗!

“宋柯文,让你来是给你机会赎罪,没想到你这般执迷不悟......”

周大福暗恨自己家没有闺女,所以将火气全洒在了宋柯文身上,语气带着浓浓失望。

小说《最强剑修在都市》 第二十章你该不该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