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成婚,总裁爹地太难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宁夏傅司寒)

主角叫宁夏傅司寒的小说是《一纸成婚,总裁爹地太难缠》,本小说的作者是千秋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宁夏在傅司寒的**之下,还是去厕所换了。宁夏一走,凤南曜瞬间化身一条鲶鱼精,双眼透着八卦的精光,胳膊勾上傅司寒的肩膀,“傅总,你这是金屋藏娇啊。不打算介绍一下?”“滚。”傅司寒嫌弃地甩下他的手。“活了...

推荐指数:10分

《一纸成婚,总裁爹地太难缠》在线阅读

《一纸成婚,总裁爹地太难缠》 第十二章: 月饼生病了 免费试读

宁夏在傅司寒的**之下,还是去厕所换了。

宁夏一走,凤南曜瞬间化身一条鲶鱼精,双眼透着八卦的精光,胳膊勾上傅司寒的肩膀,“傅总,你这是金屋藏娇啊。不打算介绍一下?”

“滚。”傅司寒嫌弃地甩下他的手。

“活了这么多年,我可是从来没见你为哪个女人做得这么细致的啊。就算是当年的白菁菁,可都没有亲自让小爷给她送东西的待遇。”凤南曜百思不得其解,“我还以为你喜欢白菁菁那种弱柳扶风,风一吹就跑的小女人。没想到……啧啧”

凤南曜用下巴指了指正在厕所里换衣服的人,“没想到我们财大气粗的傅总竟然好这一口。”

他就奇了怪了,厕所的那个女人长得那么丑,身材又干瘪瘪的,皮肤糙得像个扫大街的阿姨一样,一向眼高于顶的傅司寒到底是看上她哪里了?

“你可以滚了。”傅司寒并不想解答他的这些问题,冷漠地道。

他会对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感兴趣?笑话。

“诶,说说嘛,小爷我身经百战,可以帮你参谋参谋。”凤南曜好死不死地搂着傅司寒的肩膀。

“肖奕。”傅司寒难得跟他扯皮。一个男人比女人还啰嗦。索性直接让肖奕把他轰出去了。

凤南曜临走时,嘴里还嚷嚷着傅司寒有异性没人性,还诅咒他永远脱不了单,活该他是一个孤家寡人。

宁夏在厕所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她也是特意等那个金毛男人走了之后再慢吞吞地出来。

“我还以为你掉在马桶里了。”傅司寒锐利的目光落在宁夏身上,宁夏的肩上顿时感觉到一股威压,“怎么没换?”

“我……我拉链没拉上。”宁夏木然道。她手受过伤,抬不起来。一抬就疼。这也是为什么张欣儿让她扫厕所,她总要花一天的时间,干到深夜才能干完的原因。

“没用。”傅司寒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又重新把她推进了厕所,让她换。

宁夏没有办法,只好从命换上。但是拉链拉不上她也穿不出去啊。总不能让傅司寒帮她拉吧?

而且她背上还有伤痕,她不想让别人看见。更不想让傅司寒看见。

“穿个衣服要这么久?”门外响起傅司寒不耐烦的声音。

宁夏立刻把门拉开,双手藏在背后,捏着敞开的裙子,声音温吞,“好了。”

正想重新再砸一次门的傅司寒及时地止住了自己的手,盯着换好裙子的宁夏怔愣了一瞬,眼里闪过一抹异样。

不过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恢复了标配的冷漠脸。

“转过去。”像一个帝王一样,吩咐宁夏的一举一动。

宁夏听言,慢慢转身。才刚刚站立,就听见背后“嗤拉”一声,拉链被身后的男人拉上了。

拉链被拉上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心脏的某处有了一次久违的感觉。就像一块大石头压着一样,紧紧地,喘不过气。

那股异样的情绪让宁夏久久不能平静。但是这种感觉她却不敢再奢望了。

五年前虽然是宁国安安排她爬床,但是她也并不否认那时早就已经爱上了那个男人,然而,她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现在,她避之如蛇蝎,又怎敢奢望那虚无缥缈的感情?

傅家老宅……

这次去看月饼,是傅司寒亲自开的车,只有他们两个人。副驾驶上,宁夏一直直视着前方,放在腿上的手微微发抖。

她好怕自己是在做梦,梦醒了就一切都没了。没有月饼,没有傅司寒,没有什么傅家老宅。她依旧被关在那个能把人逼疯的地方,遭受那些人的折磨。

傅司寒也没有说话,车里异常地安静。但是他的余光却可以看见宁夏苍白发抖的手指,也可以听见宁夏急促的呼吸声。

这条路宁夏感觉十分漫长,左等右等还不到。她记得,去老宅明明就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啊。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到?

终于,在宁夏翘首以盼、望眼欲穿时,傅司寒的车缓缓地驶入了z城一座位于半山腰的别墅。

到了,到了……

宁夏慌忙地从口袋里摸出提前准备好的口罩,忐忑不安地带上口罩。

傅司寒蹙眉,“你干什么?”

“我……我生病了,怕月饼抵抗能力弱,带上可以预防传染。”宁夏磕磕巴巴地解释着。

其实,哪里是只是因为怕把感冒传染给儿子,她只是怕儿子蓦然看见这么丑的人,被她吓住,以后再也不敢接近他了。

这个理由还算过得去,傅司寒也没有再深究。看着坐立不安的宁夏,傅司寒喉咙滑动,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来。

傅家老宅……

别墅里很安静,客厅里坐着傅司寒的父母。傅司寒带着宁夏过去打招呼。

傅董事长和傅夫人见过宁夏,宁夏生怕自己被认出来了,然后再被轰出去。所以从始至终,她都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司寒,这位是?”傅夫人疑惑地看着躲在傅司寒背后的宁夏,总觉得有点眼熟,但好像又从未见过。一时也想不起来。

“她……”

听见傅司寒开口,宁夏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眼里尽是祈求:不要。不要说她是宁夏。求你了。

傅司寒眼眸深邃,眉眼中藏着冰冷,一张好看的薄唇勾起一抹冷笑,“她是医院介绍专程过来给月饼治病的。”

既然这么害怕别人知道她是宁夏的事实,那当初又何必要去做那种害人害己的事情呢?

傅司寒的话让傅董和傅夫人放下了心,但是却让宁夏提心吊胆了起来。

给月饼治病?月饼怎么了?是生病了吗?严不严重?

她好想抓住傅司寒问清楚。但是傅司寒却自从刚刚那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过她了。

“你也是的,请了那么多医生过来,也不见得月饼的病情有什么好转。与其每次回来带个医生,倒不如多花点时间陪陪他。”傅夫人还是忍不住责怪他,“月饼没有妈妈已经够可怜了。你这个当父亲的也不尽责。更何况,看着那么多医生,月饼早就排斥了。哪次不把医生关在门外了?”

小说《一纸成婚,总裁爹地太难缠》 第十二章: 月饼生病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