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学霸在异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卫然姜竹喧小说全文

主角叫卫然姜竹喧的小说叫做《理科学霸在异界》,本小说的作者是低调的王老师所编写的都市玄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当卫然再一次醒来时,已是清晨,他抚摸着手上清晰可见的剑形纹身,回想着梦境中发生的一切。为什么我会梦见通天教主?通天教主为什么要帮我?纹身代表着什么?卫然陷入思绪纷乱,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整理出三条重...

《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十八章跪了一条街 免费试读

当卫然再一次醒来时,已是清晨,他抚摸着手上清晰可见的剑形纹身,回想着梦境中发生的一切。

为什么我会梦见通天教主?通天教主为什么要帮我?纹身代表着什么?卫然陷入思绪纷乱,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整理出三条重要的信息:

第一,通天教主认识我,那句你终于来了,表明他在等我。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我其实是可以修炼的!先前是方法不对,不能用这个世界的通用方法。

第二,“下次”去碧游宫,我能得到修炼的方法。

问题是,下次是什么时候?没说啊!

卫然从床上坐起身来,大脑飞速运转,一边回忆一边在纸上写下前三次梦境的时间。

他发现,前三次梦境每次都恰好相隔四天!

如果这个规律没错的话,四天之后,他就可以正式修炼了!

这个讯息让卫然欢喜得不能自持,半晌才消停下来,静心观察左手小臂上先前看不见的剑形纹身。那是一柄淡青色的小剑,造型古朴,甚至有点秀气,剑中央位置有一条血槽,又有点像刻度计。

之前看不见纹身,是因为我没能认出红发仙人是通天教主。可见这柄小剑,跟通天教主肯定有关系!

琢磨了半晌也没发现什么名堂,也罢,反正四天之后就见分晓了,洗漱完毕后,卫然神清气爽的出门。

虽然纹身的谜团已经解开了,但卫然还是要出门办一件事。

张家的门子张陆感到奇怪,对面街一个卖糖人的,竟约他在醉仙楼见面,那个卖糖人的明明特别抠门,竟有闲钱上醉仙楼?

当张陆到达时,他才发现约他的不是卖糖人的,而是一个身穿锦衣的清秀公子哥儿。

清秀公子哥儿的要求很简单,如果张家有什么高手从外地回来,请张陆告诉卖糖人的一声,就可以了,事后会给他十两银子的报酬。

张陆恍然大悟:“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卫家少爷!揍了我们少爷那个!”

卫然笑道:“你这话说得,我哪有揍你们少爷?张之栋自顾自跑到我家,然后不认识路摔了几个跟头,怪我?”

张陆昂着头,正气凛然道:“随你怎么说,反正你想让我出卖少爷,不可能的!”

“二十两。”

张陆根本不为所动。

“三十两,不行我找别人去。”卫然做了个起身的动作。

张陆连忙道:“五十两!”

“成交。”

这件事办妥之后,卫然在街上逛了逛,毕竟他已经很久没在街上走了。成年人做事,自己承担责任,惹了张家,就承担后果,卫然不后悔。

然而不是冤家不聚头,虽然卫然尽量避开张家的地盘,却还是遇见了不想遇到的人。

张老爷正陪同县令胡大人巡视,他一眼就看到了卫然。

卫然心中咯噔一下,却也不惧怕,依然泰然自若的走着。

张老爷突然高声道:“恭喜县尊大人!”

胡县令诧异道:“何喜之有?”

张老爷道:“我们县里,出了一位身份高超的仙人,难道不是一件大喜事吗?”

胡县令侧目道:“张员外,令郎前几日才上山修炼,此时还是一个新晋修炼者,说仙人有点远了吧?”

张员外连连摆手:“县尊大人误会了,犬子那点斤两我如何不知?离仙人还差得十万八千里!我说的,是另外一位,玉京剑派的长老!也是本县人!”

众皆哗然,玉京剑派的长老是什么地位,谁不知道?凡夫俗子能被长老看两眼,都是荣幸。

三个字形容——了不得!

“当真?”胡县令喜道,“出了这样一位高山仰止的仙人真是本县之福,胡某身为父母官,定要诚心拜访这位前辈,以表敬意!不知这位长老高人,姓甚名谁,在本县何处?”

张员外道:“这位长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罢指了指不远处的卫然。

这下众人都傻眼了,所谓的“玉京剑派长老”根本不是仙风道骨的老者,而是一个身着锦衣,皮肤白净相貌清秀耐看的公子哥儿!

卫然面露尴尬:真没想到张员外来这一手。

然而胡县令的举动更加出乎意料——他竟领着一班小吏衙役扑通跪倒,口称:“胡某人拜见仙长,不敢请教仙长名讳!”

这下好玩了,百姓们见县令都跪了,于是“呼啦啦”跪了一整条街,十分壮观。

卫然心中暗暗叫苦,如果他现在说,我不是仙长,我只是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只怕要被整条街臭鸡蛋大石头砸得生活不能自理。

熙熙攘攘的下跪人群中,只有张员外抬起头,眼神里透露着得意与挑衅。

卫然挠了挠头:“我确实是玉京剑派的荣誉长老不假,但修炼其实还没多久......”

说到一半,张员外的一个手下忽然嚷道:“仙长的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咦?他怎么有点像卫鸿的儿子?”

好几个曾经见过卫然的人抬起头来,疑惑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卫鸿的儿子!”

卫然苦笑道:“因为我本来就是卫然......”他去年离家外出游历,从玉京剑派回来后,又当了十来天的死宅,竟没跟多少人打过交道。

有认识卫然的,站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尘土道:“卫然这孩子我知道,去年还不能修炼呢,今年就成长老了?我不信!”

张老爷趁机道:“县尊大人恕罪!我老眼昏花,被卫然小子欺骗,竟听信了他小子说什么玉京剑派长老,还连累得县尊大人受骗,我有罪啊!”

这下胡县令的脸涨得通红,跪也不是起也不是,只得半坐着沉声道:“卫然!刚才你亲口承认是玉京剑派的长老——年纪轻轻为何戏弄本县?”

卫然摊手道:“我没说谎啊,我一直说自己是荣誉长老,荣誉长老懂么?”

有些跪了卫然的百姓面子上挂不住了,嚷道:“长老我都不信,还说自己是什么有荣誉的长老?你这么年轻,能做出什么荣誉?”

卫然哭笑不得:你们真的懂荣誉长老的意思吗?

张员外冷笑不已:卫然啊卫然,你让县尊大人当众丢脸,别想混下去了!一切都在我的设计之中!

当卫然掏出他那块货真价实的荣誉长老令牌出来的时候,众人根本不买账,原因很简单,他们不识货。

荣誉长老的令牌对修行者亮出来,是个地位,对普通人亮出来,也就是块牌。

此时,胡县令手下一位捕头出来解局:“你说你是玉京剑派的荣誉长老,县尊大人心存疑虑,不如这样——我有点粗浅功夫,向你讨教几招,你若赢了,正好证明自己,我若赢了,说明你是个江湖骗子,我正好尽我捕快的本职。”

小说《理科学霸在异界》 第十八章跪了一条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