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荒漠》小说在线阅读 《喋血荒漠》最新章节列表

精品小说《喋血荒漠》是虎勇所编写的都市兵王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羽虎佳曲梦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羽队长想不到初来咋到的雪域高原,人生地不熟两眼抹黑,还有人给自己写信?接过来小赵递过来的牛皮纸信封一看,是高原基地的专用信封,没有收信人,也没有寄信地址,信口却是封住地,捏在手里薄薄的,没有多少信纸在...

推荐指数:10分

《喋血荒漠》在线阅读

《喋血荒漠》 第十二章进入沙漠 免费试读

羽队长想不到初来咋到的雪域高原,人生地不熟两眼抹黑,还有人给自己写信?接过来小赵递过来的牛皮纸信封一看,是高原基地的专用信封,没有收信人,也没有寄信地址,信口却是封住地,捏在手里薄薄的,没有多少信纸在里头。

他满心疑惑的翻来覆去看了看信封,无意间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有一种淡淡的熟悉气味直冲脑际,没名得血流加速,感觉好奇怪,打开信封取出信纸,隽绣的钢笔字映入眼帘,没有署名,没有落款,是一首诗:送君踏征程,泪水伴西风,一去千万里,遥遥无归期。吾心本无波,遇君浪滔滔,昼夜不停息,此情何处诉?踏破关山路,豺狼凶如虎,翻手覆云雨,豪情多壮志。盼君日落归,泪将以始干,素手把酒欢,香腮映朝阳。

羽队长看完后抿嘴一笑,这是多情女梦医生的佳作,想起来萍水相逢的几天时间,两个人你情我愿表露心声,大有相见恨晚的趋势,想想可人的大美女,楚楚可怜的送别情景,浑身充满了战天斗地的豪情壮志,眼前的这些鹅毛大雪,不再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车队出发后,多情女梦医生寝食难安,一阵一阵的思念,一阵一阵的担忧轮番交替,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给父亲准备好饭菜后,坐在桌子旁边想入非非,长吁短叹。

父亲推门进来,她立刻打起精神,脱下父亲大衣挂在衣架上说:“爸爸辛苦了,坐下来吃饭吧,就等你了......”

“哦——太好了,丫头,给爸爸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咦——看你眼睛里水汪汪的?是不是又哭了?想你弟弟强强了?”曲司令说着话坐在了桌子跟前,看了看精致别样的几个菜,满心欢喜。

“爸爸,这是你最爱吃的菜哦——都是刘伯伯捎来的,金华火腿,盐水鸭,西湖醋鱼,强强说是从上海带来的呢......”“可不是吗?这些东西是上海特产,你刘伯伯特意为了我弄来的,这份情弥足珍贵,情同手足。这次我去军区疗养,要好好的感谢人家才好呀——嗯——不过,这次把强强送到了二一八车队,你刘伯伯很是高兴......”“还高兴呢?我都担心死了——强强那么小,送去那么艰苦的地方能吃得消吗?又不像那些汽车兵能征惯战,跑遍了祖国各地,他们已经习惯了,可强强才多大呀——你和刘伯伯心真恨,一点都不关心他......”“呵呵——丫头,这你就不懂了。一个男孩子就要千锤百炼才能成钢,砸吧砸吧脆脆火,就能堪大用了,年轻的时候不吃苦怎么行?等到了我这个年纪还能吃苦受累呀——现在的强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也是无法无天的年纪,放进炉膛里烈焰焚身,自然会浴火重生,你就少操心唵——我看小羽队长还行,带兵有方,只是有些可惜了。”曲司令惋惜地说。

娇娇女一听着急地说:“可惜了?爸爸——可惜什么?他怎么了?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哦——哈哈哈......没事的——没事的——我就是随口一说,看把你急的?这个小伙子很能干,是个帅才,他救过你的命,你对他很关心,这是好事情,人就要知恩图报,仅此而已,你可不能有其他的想法哦......”“爸爸——你——说什么呐?我能有什么想法呀——你说她可惜了是什么意思嘛......”“哦——这个?咦——丫头,你说强强这个小鬼头,怎么把那么精明的羽队长给糊弄了?还叫他主动来要他......”“嘻嘻嘻......爸爸,强强是个小机灵鬼,一招苦肉计就博得了羽队长同情心,还能瞒得了我......”“哈哈哈......苦肉计?小小年纪还知道使用孙子兵法?这小子不简单,有勇有谋,将来一定能有出息......”“嘻嘻嘻......看把你乐的?如果强强有什么三长两短的闪失,我看你给刘伯伯怎么交代?到那时候就后悔了......”“怎么会?男子汉大丈夫策马扬鞭,纵横四海,鲜衣怒马快意恩仇,那有没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就是在家里他不是同样闹得鸡飞狗跳墙,乌烟瘴气,不得安生吗?笼鸡有食汤刀近,野鹤无粮天地宽,就让他天高任鸟飞去吧——放心就是了。咦——丫头,你说说羽队长知不知道他是司令员的儿子......”“嗯——我想他应该知道,他那么聪明,一定会感觉到强强不是普通人,要不然为什么他自己不亲自来,而是派了一个手下的班长?强强说那个黑班长就是他师傅,是想几头子落好人。他知道,那个车队没有一定关系是进不去的,更何况他人微言轻,没有权利要谁不要谁,强强年纪小不会装假,我想早让他识破了。”娇娇女分析道。

父亲看着娇娇女一脸可爱,说到“他”字就兴奋异常,喋喋不休,感觉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会是这个傻丫头动情了吧?想到这里心头一颤,自己的掌上明珠,怎么会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打得火热?天下父母心都是盼望养儿成龙,养女成凤,门当户对是起码常识,既是高攀不上,也不能下嫁吧?羽队长一个乡里娃,凭什么和自己的姑娘谈情说爱?这不是乱弹琴吗?

似真似假不好确定,还是试探一下再说,就说道:“丫头——你看羽队长这个人怎么样......”

“很好呀——相貌堂堂,英俊潇洒,博学多才,风流倜傥,敢于担当,还......”娇娇女一看父亲的目光看着自己,眉飞色舞的有些异样,伸了伸舌头不敢说下去了,低下头怯怯的说:“爸爸,我说的不对吗?是不是我说错了?”

父亲一看乖女儿痴心的样子,已经心中有数了,心里一苦不好说什么,言不由衷的说:“没错呀——你说的没错,这个人我觉得也不错,等他回来了,我请他喝酒,你说好不好......”

“太好了爸爸,我可告诉你,他很能喝酒,你喝不过他,让他多喝些......”“哈哈哈......你说得对,让他多喝些。嗯——丫头,抓紧时间吃饭,晚上我还要去送军区的同志们,准备好下一次的物资。”父亲的心里面有些淡淡的愁。

日理万机的父亲吃过饭就走了,拾掇好了的梦医生,坐在自己卧室里发呆,双手托着香腮,眨巴着大眼睛,想着心里面牵挂的事,千条万绪纷纷扬扬,总也没有着力点,叹了一口气坐起身来,左手**衣兜里,触碰到了羽队长写给她的信,已经看过了无数遍了,此刻又拿出来欣赏起来:我踏山岳至,你乘祥云到,相逢边关月,西风催人老。战马扬鞭催,征途路迢迢,回首看凤娇,香腮沾泪迹。山是你的眉,星是你的眼,风雨兼程路,伴我御风寒......

情窦初开的姑娘品尝着甜蜜的滋味,少不了一丝丝苦涩,代表着心声的一滴泪珠,荡漾在大眼睛里来回奔跑寻找出口,来不及选择流出眼眶顺势而下,在娇嫩的肌肤上蹑手蹑脚,悄无声息的探索滑行,生怕惊扰了主人的情绪。

“吸溜”一声过后,已经察觉到了的主人抬起手擦去泪水,脸上一片水迹映着灯光熠熠生辉,她看着这些蹩脚的诗会心一笑。

文人墨客的好诗有的是,那都是写给别人的,而眼前这不是诗的诗,虽然词不达意,强拉硬拽,却是写给自己的,再蹩脚也是最珍贵的。长这么大,羡慕自己容貌的追随者趋之若鹜,都是些花拳绣腿的登徒子,没有一个人敢大咧咧在面前舞刀弄枪,即便是心怀叵测,也不敢放马过来一试深浅,唯有这个人顽皮的人不管不顾,我行我素真刀实枪,敢作敢为的闯进胸怀,搅乱了一池春水乱我心,还渴望着他加大力度兴风作浪,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说这个人就是生命中的另一半?或者说是期待已久的梦中情人?是不是自己爱上他了?步入了神秘的恋爱之中?

暖烘烘的房间里温度极高,穿着衬衣都有些热,浑身汗津津,起身来到窗户前打开窗户,一股寒流裹挟着雪花乘隙而入,吹乱了额前刘海,寒风让她浑身一颤,赶紧的关上窗户,心里面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风餐露宿的军人们,如何抵御高原的寒冷?长夜漫漫,严寒透骨,想象不出严寒下发抖的惨状,她的心不由得抽搐几下,泪如泉涌。

“叮叮咣咣”时钟敲响,她看了看时间已到了就寝时刻,父亲就要回来了,看到自己泪眼朦胧,一定会忧心忡忡,为了掩饰,赶紧的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浴缸里放满水,**衣服后,巨大的镜子里出现了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顾不得欣赏,急急把欺霜赛雪的躯体,泡进清澈见底的热水中闭上眼睛,脑子里依然是挥之不去,在严寒中瑟瑟发抖的身影,她的心颤抖不已......

又掉进雪坑了。打头的黑子,今天已经是第三次掉进雪坑了,剩下不多的车**像高射炮一样怒视天穹,后面的军人们一看,没有了刚开始的慌乱景象,有条不紊的把两台车调转车头连接起来,挂上钢丝绳通力协作。

轰隆隆马达声响,塞进雪坑里的汽车,不可抗拒被拖出来,打开驾驶室,把伤痕累累的师徒两个人拉出来一看,只是些磕磕碰碰的皮外伤,没有大碍。

羽队长看着黑子已经肿起来嘴唇说:“瞎着哩吗?看不到雪坑吗......”

“你——你说话有点良心好不好?你以为掉进雪坑的滋味好受吗?你看看我这头上脸上,还有好的地方吗?平展展的雪地上,谁知道下面有坑?你以为我是故意的是不是......”“嗯——我看有点,事不过三,今天你这是第三次掉进雪坑了,现在才下午一点钟,离天黑还要掉进去多少次?算你娃福大命大造化大,这些雪坑还不要命,要是万丈深渊,你娃就死了几回了?你要是不行就靠边站,我打头......”“滚一边去,你是车队的主心骨,你死了我们依靠谁去?哎呦呦——我已经掉进雪坑有经验了,你打头还不得从头来过呀——你以为你是神仙呀——有火眼金睛看得着雪坑——哎呦呦——疼死我了——给我头上再包裹些急救包,翻车了少受些伤。”黑子可怜巴巴的说。

本来就难看的黑子,现在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地方已经磕破了还在流血,红紫药水乱抹一起,像戏子匠涂成了大花脸,更加是难看的要命,头上包裹上层层叠叠的纱布,就像战场上下来的伤兵,惨不忍睹。

新来的小兵刘晓强也是面目皆非,鼻孔里流血,额头上碰起的包有好几个,眼角处撕裂了还在流血,惊魂未定,浑身颤抖,眼睛里却有刚毅的目光。

羽队长看了看说:“刘晓强,受得了吗?要不要换台车......”

“报告队长,我受得了,谢谢队长关心,我和我师傅在一起生死与共,决不退缩。”他毫不畏惧的说。

小小年纪豪气冲天,在场的军人们深受鼓舞,羽队长深感欣慰,他想了想说:“嗯——我可是有言在先警告过你,我们这些老兵几乎是九死一生过来的,开车是风险性极大的行业,技术好是一个方面,还要有运气的成份,经验教训,都是从血淋淋的实践中取得的,生死眨眼之间,你可不要托大......”“报告队长,我愿意,既然我选择了,我就不后悔,请你不要为**心,我不会成为车队的累赘。”刘晓强决绝的说。

“哗啦啦啦......轰隆隆......”一阵天摇地动,一班长马百善大声疾呼:“队长,龙卷风又来了......”

“啊——赶紧上车躲避,跟着头车不许掉队,动作要快——”羽队长怒吼道。

广袤无垠的戈壁滩上,兀突的出现了好几个龙卷风,像擎天柱一样连接天地,所到之处飞沙走石,气势如虹,急速旋转卷起的积雪,伴随着滚滚尘土,遮天蔽日滚滚而来,各自行进的方向不同,大有毁天灭地的气势,车队如不避让,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昨天就遇到了两个龙卷风,不知轻重的黑子来不及躲闪,汽车的风挡玻璃被龙卷风卷起的石头砸碎了,车头上的铁皮砸的坑坑洼洼,篷布撕扯的破烂不堪,汽车差一点就连根拔起,才知道了龙卷风不可小觑,现在看到了自然如临大敌,车队如丧家之犬,在几个龙卷风的空隙中绝地求生。

羽队长手里面举着望远镜,观察着龙卷风走向,指挥着车队左冲右杀,虽然离龙卷风还有好几公里路,车头上却时不时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被龙卷风卷到空中的小石子落下了,砸到车上掷地有声。像吸尘器一样的龙卷风过后,雪地上的积雪一扫而空,有好几公里宽度,可见威力无穷。

昨天,刚刚看到雪地上一条条露裸的大地蜿蜒曲折,稀奇古怪,每个人都心生疑惑,不知道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景象?还以为是魔鬼地域,或者是外星人的杰作?经过了洗礼吃了亏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现在看龙卷风,就有一种欣赏的心态了。这么难得的奇观,书本里有记载,却从来没有见过,即使见到过,也是不成气候的卷地风,直径也就是几十米就算是蔚为壮观了,此刻是好几公里路宽度的龙卷风,声势浩大,前所未有,大有吞天盖地的气势。

“师傅,龙卷风好厉害,石头都能卷到空中,我们的汽车要是处在风暴中心,会不会卷到空中......”“那还用说?即使不被卷到空中,也会车毁人亡,看样子是快到沙漠了。”羽队长看着龙卷风说。

赵群里尾随着车队加油减速,看着远处的龙卷风心有余悸的说:“师傅,你怎么会知道离沙漠近了?你能掐会算呀......”

“切——沙漠干燥异常,地表温度高于雪域,冷热交替就会形成剧烈天气,这是自然现象么......”“啊——师傅,你看那个龙卷风改变了方向,朝着车队扑过来了......”“不要紧,黑子吃过亏,知道该怎么躲避,保持安全距离。”羽队长镇定自若的说。

渺小的车队,在铺天盖地的龙卷风面前,仿佛像一队蚂蚁一样,穿行在几个龙卷风的相隔距离之间,战战兢兢探索前进,好在龙卷风旋转的速度很快,前进的速度有限,灵活机动的汽车却疾驰如风,高速前进在被龙卷风洗劫过的地域,能看得清地形地貌,不害怕掉进雪坑了,规避起来游刃有余。

偌大的戈壁滩辽阔无边,到处都是同一颜色,空寂的让人发疯,龙卷风是这里唯一的主人,有了它的热情好客,起到了鲶鱼效应,反而激发了军人们的热情,顾不得想别的,一门心思加油快跑躲避风险,几个小时后积雪越来越少,松软的沙地上车速越来越慢,不断出现的沙丘,预示着接近沙漠了。

羽队长示意赵群里停车,他摁住汽喇叭摁纽,振聋发聩的高音喇叭在荒原上响起了,通知整个车队收起油门,不用踩刹车就停下了来。

长长地车队停在了松软的沙地上,碾压出深深的车辙,羽队长从车里面下来,取下防雪镜,刺眼的太阳让眼睛睁不开,极不舒服。他背过身子避过太阳,揉了揉眼睛睁开一看,漫漫黄沙绵延不断,沙丘沙山风格迥异,高低不同,接连不断无穷无尽,远处的天边挂着一层薄雾,透着神秘。太阳下不见一颗哀草,脚底下的沙子一脚踩出一个坑,抬起脚就剩下一道不起眼的小槽了。

下了车的军人们疲疲沓沓,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看着毫无希望的漫漫黄沙感触良多,羽队长看了一眼说:“小赵,集合队伍......”

“是——”他转过身大声呼喊:“全体都有集合——”

沙地里走路不出路,军人们听到了集合,想迅速到达集结地,可事与愿违,脚底下的沙子把迈出去的步伐又缩了回来,一个个就显得慢腾腾,力不从心。

羽队长站在大家面前,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经过几天的艰苦跋涉,原本白里透红脸色没有了玉润光泽,尽显疲惫,目光却透着坚毅,略一沉吟说道:“请稍息,同志们,此刻我们已经进入大沙漠,有些注意事项有必要提醒大家,每个人牢记在心,必须做到,是因为我们到这里来,是完成祖国赋予我们的使命而来,不是送死来了,如果我们不遵循客观规律严以律己,顺应自然,就有可能有来无回。现在是和平年代,不是战火硝烟的战争年代,我们的生命无比珍贵,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祖国的优秀军人,爹妈的心肝宝贝,没有理由把我们的生命扔在这荒无人的烟大漠之中,轻于鸿毛。所以,我重复已经告诉过你们注意事项,第一:从现在开始检查淡水储备,不够的抓紧时间补充,这里还有些雪,一旦进入沙漠,谁知道哪里有水?第二:从现在开始节约用水,不许刷牙洗脸,我们自备的水只够二十天用度,我们的任务需要二十五天才能完成,如果没有新的水源补充,维持生命没有问题。还有,从现在开始把尿收集起来......”

“哈哈哈......”大家一听哈哈大笑,都以为这是危言耸听,无稽之谈。

羽队长严肃的说:“大家不要笑,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到时候就会知道尿既是生命的那一刻,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宁可准备着弃之不用,不可用时没有储备,这就叫有备无患,大家不可儿戏。第三条,从现在开始,每一台车为单位,食品水独自享用,烧开水用喷灯,不许互相施舍,每台车都是两个人的配备,一个人开车的,你只能用你自己的一份,另一份不许动,其他人不得你争我夺,这是命令,希望大家自觉遵守,如有违反决不留情。我们拼上命到这里来执行任务,就要立功受奖,不遵守纪律,任意妄为受到处分,可别怪我六亲不认。大家知道,我没有权利给哪个人立功受奖或者处分,可我有建议权,希望大家好好表现,军人要为荣誉而战,光宗耀祖。第四条: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单独行动,招灾惹祸。这里环境险恶,无依无靠,只要我们精诚团结,劲往一处使,拧成一股绳,就能活下去完成任务,每个人的荣辱得失,都要建立在集体的通力合作上,才能梦想成真,个人英雄主义就是找死。现在我们所走的路,是千万年来没有人走过的路,谁知道下一分钟后发生什么?一切都是未知数,只要我们统一行动,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我们一定能完成党交给我们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大家有没有信心......”“有——有——有......”

“好——我就说这些,休息一个小时,抓紧时间检车,准备东西,大家有没有其他事情......”“没有——”“解散——”

队伍解散了,各自为阵忙碌起来,羽队长和“活地图”肖剑生在地图上研究路线,确定方位,准备下一段路怎么走?

羽队长拿着方位仪查看了一阵说:“嗯——按地图上看,这几天我们已经走过来上千公里路了,还有一千多公里路。总的来说这几天还算是顺利,下大雪那一天耽搁了一天,要不然就能提前一天到达沙漠,你估计,我们再有十天时间,能不能到达指定位置......”

“应该没问题吧——只要我们选择好了路线,不要走冤枉路,怕就怕车到山前没有路,来来回回浪费时间。现在进入沙漠,更加是不好走,我们争取提前到达指定位置......”“呵呵——怎么可能?我不奢望提前到达,按时到达就阿弥陀佛了。嗯——你去准备你的车打头,提前出发探路,我们随后就到,遇上危险要冷静,千万别冲动,宁可多弯一些路,也不要冒险逞能,小心驶得万年船,知道了......”“是——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肖剑生肃穆的说。

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还有点时间,就想和黑子打嘴仗解乏提神,顺着车队往前走,阳光下的汽车落满了尘土,灰头土脸不精神,坐在沙地上抽烟的黑子,取掉了头上包裹的纱布,脸上的伤痕历历在目,看到他就急急的喊道:“过来——过来——坐下来歇一歇,咱们两个人说说话,解解乏。”

羽队长装出一副待理不理的架势,旁若无人的往前走,黑子一看接着说:“我可没有惹你,你叫我烧水我二话不说,兢兢业业完成任务了,这次回去我能不能立功受奖?”

他一听停住脚步斜了一眼说:“摸摸你的脸,是不是和城墙厚?烧几天水就能立功受奖?我也烧几天水,你能不能给我立功受奖?切——要是那么容易的话?立功受奖还有什么意义?再说了,就算是给你立功受奖了,别人问起来怎么说?还不得笑掉大牙呀......”

“你——你这不是哄瓜娃子吗?哎呦呦——我可是劳民伤财的费尽心血啊——你总得有点良心是不是?烧水的事不说了,我受的伤,流的血总是真的吧?我——”“呵呵——我还没有找你麻烦,就算是给你面子了,掉进雪坑算不算发生事故了?发生事故就要受到惩罚,还能立功受奖?你怎么越活越回来了?是不是翻车把脑子翻坏了......”“啊——你......”黑子一听无话可说,本想乘此机会邀功请赏,没想到事与愿违,还让他抓住把柄奚落一顿,什么叫吃力不讨好?他感到心灰意冷了。

受到打击的黑子保持一个姿势,怔怔得看着他匪夷所思,手里拿着的烟忘记了抽,自燃着向手指进发,厚厚的嘴唇微张着,小眼睛眨巴着,把羽队长看的心里面偷着乐。

蹲下身子坐在黑子旁边,两眼目视前方,仿佛黑子像空气一样不存在,两个人都沉默不语。沉默,绝对的沉默,这种奇观难得一见,这两个冤家见面就掐,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是饶爷的孙子,知根知底,绝不吃亏。

两个人是光**长大的发小,羽队长在上高中的时候,黑子已经是公社拖拉机站的机手,那时候的他春风得意,吃香的喝辣的威风八面,是人见人爱的香饽饽。

命运使然,两个人一同入伍到汽车连,分配在同一个班,学车的时候又在同一个师傅车上。初开始接触汽车,黑子有开拖拉机的基础,和汽车大同小异,他就异军突起,鹤立鸡群。而羽队长是学生兵,初次步入社会,什么都是一片空白,生活经验没有积累,一切从头学起。

黑子都能增减挡跑起来了,羽队长还在起步停车的初级阶段摸索,天天挨师傅的呵斥。假以时日后他后来居上,取而代之,黑子反而成了天天挨师傅呵斥的对象,是因为习惯成自然。黑子开拖拉机形成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而羽队长是一张白纸,描什么就是什么,动作规范,再加上有文化头脑灵活,有样学样,把黑子远远的落在后面,毕业考试他拔得头筹,一飞冲天,黑子屈居第二。

司训队毕业后,两个人分崩离析,黑子分配的运输排走南闯北,羽队长依然留在司训队摇身一变,学员变成了教练咸鱼翻身,两个人聚少离多,一有机会就聚在一起喝酒聊天,相互抬杠,有说不完的话,像现在这样矜持的机会凤毛麟角。

“啊——”专注看他的黑子突然一声大叫,烟头自燃烧到了手,烫的他甩了甩手,放在嘴上舔了舔,又掏出烟来抽了一根独自享用,没有给羽队长让烟。

故意装深沉他自然知道黑子在逗他,**他,会心的一笑自己掏出烟来抽了一根,是刘副司令送给他的中华烟,同样不给黑子让。

沉不住气的黑子一看就脸绿了,正准备抢夺,心有灵犀得他却站起来说:“时间到了,出发——”

黑子紧跟着站起来,一把搂住他说:“你把歌儿唱下了?有好烟独吞像话吗?你小看人......”

“你把歌儿唱下了?是你吝啬的先不给我烟抽,我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公平合理呀——忍着吧——同志,不耍赖,一边呆着去......”“哼哼——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肉不吃豆腐,这是我们的老规矩,你吞独食还有理了?不给都不行。”他说着话出手如电,从羽队长的大衣口袋里,把整包烟掏走了。

故意逗他的羽队长,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呼天抢地的跺了跺脚,并没有去追在沙地上跌跌撞撞奔跑的他,抬起手指了指哈哈大笑,这包烟本来就是想送给他的,没想到是这种方式,真是始料未及。

“轰隆隆”机器声震撼荒原,车队别无选择驶进了黄沙蔽日的大沙漠,层峦叠嶂的大沙漠,仿佛是成熟的麦田黄灿灿,微风吹过万顷波涛,绵延无穷却凝固不动,一层层一波波相互依偎,环环相连,放眼望去无穷尽,相比戈壁雪域温暖的多,起码视觉上有暖意,不再是寒彻透骨的皑皑白雪。

满负荷的汽车,在松软的沙地上特别费力,轮胎陷进沙子里一尺多深,汽车发动机怒吼着,速度却提不起来,发动机温度急剧升高,驾驶室温度相应升高了,多少天来祛寒保暖的皮大衣不弃不离,这一刻却显得有些多余,浑身一热就有些痒痒难受,好几天不洗澡,更加是瘙痒难耐。

羽队长脱去了皮大衣抓耳挠腮,浑身乱挠一气,看了看就要掉进大沙漠的太阳,一天的劳苦就要到此为止了,寻找着晚上的宿营地,赶在天黑前要让大家吃上饭,不然的话黑灯瞎火就不好办了,更别说不熟悉周围的环境,鬼知道有什么危险?

目光里出现了一个不大的沙梁,沙梁前面有一片开阔地,足够容纳几十台汽车,沙梁成了天然屏障,给人一种安全感。

行军打仗,安营扎寨要依山傍水,这是起码的军事素质,这里是大沙漠,依山傍水无从谈起,有一道防护墙也算是依杖,打狗还要靠堵墙,就不会腹背受敌。

羽队长用手一指,聪明伶俐的赵群里心领神会了,看着并不远的沙梁,汽车走起来需要绕很多路,紧随其后的车队依次停放好,已经到了夕阳无限好的档口了。

爱观景感慨的羽队长爬上沙梁,看着漫天晚霞燃烧了沙漠,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观景象美不胜收,却不见炊烟升起,死气沉沉的有些恐怖。看不见的地方,仿佛蕴藏着妖魔鬼怪,虎视眈眈的藐视着这群胆大妄为的军人们,不知死活闯入领地,酝酿着如何痛下杀手,驱除出境。

督促大家吃过饭,夜幕就像幕布一样拉起来,苍穹中的星星粉墨登场,就像舞台灯光一样璀璨明亮,在没有云彩的夜空中竞相绽放,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星星都抛头露面了,俯瞰着身处大漠腹地,孤军奋战的军人们匪夷所思......

“......”

小说《喋血荒漠》 第十二章进入沙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