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月娘言莫询小说 《忆江南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人公叫奚月娘言莫询的小说叫《忆江南兮》,它的作者是银狐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言老太爷瞧了一眼三儿子,还有乖乖的立在一旁没有插言的几个孙子,叹了口气,才道:“老三,打发人让你媳妇把他娘家替他爹坐诊的郎中请来,就说我有请。”三老爷不知道老太爷这是闹的哪一出,不过也不敢违背,瞧着大...

推荐指数:10分

《忆江南兮》在线阅读

《忆江南兮》 第七十四章休妻? 免费试读

言老太爷瞧了一眼三儿子,还有乖乖的立在一旁没有插言的几个孙子,叹了口气,才道:“老三,打发人让你媳妇把他娘家替他爹坐诊的郎中请来,就说我有请。”

三老爷不知道老太爷这是闹的哪一出,不过也不敢违背,瞧着大侄子后背有些怵目的伤,想着没准是给大侄子看外伤的,忙招了个小丫头去给三夫人传话。

看着人走了,言老太爷才看着还傻愣着的两个小厮,哼道:“你们两个还没歇够,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动手不成?”

两个小厮一愣,还以为老太爷忘了呢,瞧着这会儿的意思,哪里是忘了,分明是记恨上了。那眼神可比刚才还要冷许多。

只是瞧着大夫人还趴在言莫潇的身上,确是不知道这板子是打下去还是不打下去。

言老太爷哼了一声,指着跟大夫人一块过来的八斤和七两,冷声道:“是你们两个上去扶,还是我让粗使的婆子来扶?”

八斤和七两吓的一个哆嗦,两人在府里本就没有话语权,不像一般奶奶跟前的大丫头,在府里婆子还要看她们的眼色,她们两个因为主子不受宠,每每都要看别人的眼色,这会儿亦明白老太爷话里的意思,只怕是让婆子动手,那就粗鲁多了,大夫人就算是吃斋念佛,可也细皮嫩肉的,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待遇。

两人不敢怠慢,忙仗着胆子上前,一边一个的拉着大夫人起身,小声劝道:“夫人,夫人,你快起来吧,老太爷都这般说了,夫人也别固执了。”

许氏哪里敢起来,她又不是真的傻,若是大老爷的话是真的,那老太爷对大儿子唯一的一点怜悯之心也没有了,四十大板打完,大儿子哪里还有命在。

可是许氏也知道不能违抗老太爷,不然下场会更惨,这种时候,大老爷不可能站在她这一边,还得想办法将老太爷拉拢过来,许氏直接跪下,求道:“老太爷,您就饶了潇儿这一次吧,潇儿他定然也知道错了,再说当年的事都过去那么久了,依大老爷对言莫询的疼爱,哪里会忍到现在才说,指不定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呢,没准那个老郎中就是他们收买的。”

许氏越想越对,越说越顺溜,到了最后连自己的都信了自己的话,言之凿凿的道:“老太爷,你相信媳妇的话,媳妇信佛,自然不会打诳语,大老爷定是不知在哪找来的骗人郎中,知道三弟妹家是开医馆的,就与三弟合起伙来算计了我们潇儿,图谋的就是将来分家产的时候,能比二弟多得一些,不然三弟妹平时干吗讨好焦姨娘,老太爷,这个家里,也就您一个公道人,你的眼睛也是最雪亮的,媳妇说的话,你老好好想想,依您老的睿智,定是能想明白这里面的关联。”

许氏的话说的挺好,帽子也带的挺高,只是却没想到她本就没什么人缘,这一下子,连着府里的其他几房也都得罪了,要说心思,二房、三房都有,这么大的家业,谁都想分一杯羹,就算是不能抢得过长房,可至少二房三房都想多得一份,家里的子孙都不少,谁都想为下一代考虑。

只是这种心思埋在心理,各自还能笑着往来,一朝被捅破,如今又没分家,别说妯娌、兄弟来往存了尴尬,就是父子之间,儿子一心谋算着家财,不把心思放到府外庶务的发展上来,不想着扩大言家的家业,只拘泥于现在,眼前,言老太爷就算是再大的心胸也不能忍受着孩子们算计自己。

就好比康熙,八岁登基,在位六十一年零十个月,期间功绩且不说,只说后期九子夺嫡,狠心或杀或圈禁了自己的儿子,只为了自己在这个位子上做的更长远一些。

所以说每个人都有掌管权力的欲望,尤其像一个家里的家主,自然更是强烈一些,言老太爷允许儿子们有小心思,可是不能把这些小心思摆到台面上。

大老爷很是歉意的看了二老爷和三老爷一眼,对于许氏的攀咬他也没办法。

二老爷和三老爷在心理都忍不住把许氏骂了个狗血淋头,就是没来看热闹的二夫人和三夫人知道了许氏的攀咬,也气的牙痒痒,好在大老爷当时就跪到了地上,求道:“爹,儿子不是不想容下许氏,只是当着兄弟们的面,许氏就敢公然挑拨儿子与二弟、三弟的关系,破坏下面子侄的团结,这样的媳妇,儿子断不敢再留,不为别的,只为了言家的兄友弟恭不是一句笑话。”

其实大老爷是真的对许氏倦怠的,是有借此机会直接把许氏隔离的意思,或是休,或是和离,都无所谓,要么就打发到家庙去,只要别出现在他面前给他添堵就好,等剩下的所谓兄友弟恭,若是一般的夫妻,有可能被枕边风吹倒,别人能信,可大老爷跟许氏压根就不同房,两人连面都见的少,别说是枕边风,就是七级大风也刮不到一处去。

“爹,不可。”言莫询前脚时了院子,后脚就张口拦道。

言老太爷也对许氏很无语,再加上大儿子赶的这个时机,找的这个理由,若是真放弃了许氏,依焦姨娘现在的位份,虽说姨娘不能抬成妻,可是那是官家里面的说道,像他们这样的商户人家,连两头天都有,这些自是也常见,只要男人喜欢,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样一来,言莫潇就算是彻底的废了,到底是长房长孙,言老太爷心下还有些迟疑。

言莫询恰好就踩了这个点进来,后面还跟了一个老郎中,只是老郎中的步子被言莫询一具冷眼阻住了。

言莫询急走几步,不去看任何人的脸色,扑腾一下就跪到了大老爷的面前,求道:“爹,国用大臣,家用长子,母亲为言家诞下嫡长,平日又一心吃斋念佛为府里祈福,只冲这两样,爹就该慎重。”

微顿了一下,又看着老太爷求道:“祖父,孙子知道祖父的心思,咱们家经营几代,总算是有了起色,祖父就希望子孙有出息,让家里有心思读书的子孙都去了书院,只是诗书之家是需要累积的,就是当了官也要被人盘查家底,经商并不能被人小看去,咱们家接触的那些官员们,哪个不借着夫人或是下人的名义开了几间铺子,手里压着几百亩的地,只要不犯大错,家里没有惹祸的,自然不会被人起了底去,祖父想要洗白言家,让子孙更兴旺,以后的仕途更顺畅,就要积累咱们家的好名声,母亲这些年不只生养了大哥,母亲也为咱们家积下了不少的好名声,至少在咱们吉安镇,在祈州府,提到言家的大夫人,都要说上一声仁善,宽待庶出,一心向佛,常年吃斋,为子孙祈福,试问这样的夫人,父亲凭什么来休,以后若我言家子孙出仕,若是有心人拿此作了文章,谁又知道不会成为别人的诟病?”

有些话,言莫询原本就没想与言老太爷这般对质,有些事,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他而言,钱财身外物,只要努力,自然能赚来,而且这些年,他总觉得是自己的姨娘亏欠了大夫人,还有言莫潇的性子养成这般,也与自己的姨娘少不了干系,所以从小,就算是大哥陷害他,他也没想过去坑害大哥,只想着息事宁人,以和为贵,不过从那以后,他也越发的不愿意在家里呆着了,所以才愿意带着言家的商队四处跑,虽然辛苦,可是与那些粗汉子在一块,心理敞亮。

在场的人谁也没想到这会儿来求情的竟是言莫询,老太爷的眼睛微眯,不得不重视起这个庶出的孙子来,要论资质,言莫询在言家子孙当中不属最好的,却是最努力的,而且最有韧性,能吃苦,脑袋也活,能拿捏住人,同样也懂得交人,一个巴掌一个甜枣,在他用来,游刃有余而且还不会让人感到反感。

再加上今天的事,让言老太爷看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言莫询,观察入微,原来竟是早就发现了他利用庶出的意图,而让嫡出的子孙刻苦读书的事,言老太爷拍着手慢慢的笑了,眯着眼睛瞧着言莫询问道:“你可知道,你这一番求情,我若是心软了,你大哥作为嫡长子,将来就要继承你们这一房的家业,而且是一大半的家业,剩下的才是你们几个庶出的兄弟分的,而这几个庶出的兄弟都是跟你血脉同出的。”

微顿了一下,言老太爷又抛出了另外一个饵,诱惑道:“你可知道,我若同意了你的求情,你父亲从今以后就别想再休掉正妻,你姨娘就只能做一辈子的姨娘,你可能错过了让你姨娘成为正妻,让你们三兄弟变成嫡出的身份,你可后悔你的言行?”

言莫询直挺挺的跪着,望着焦姨娘的目光里没有亏欠,只是回身望着跟自己后边同来的两个兄弟的目光带了些愧疚。

没让言莫询失望的是,言莫昭和仅有十岁的言莫雍也扑通的跪在言莫询的身后,磕头道:“祖父,我们也不后悔,二哥说的对,爹刚才也说了兄友弟恭,大哥有错,是我们做弟弟的没有尽到提醒的责任,不管大哥犯了什么错,我们兄弟虽然不是一个娘所出,可都流着爹的血脉,自该与大哥同担。”

说完两人也不再多说,褪了外袍,言莫昭大一些,虽然费力,可好歹能撑着扶起言莫潇,言莫雍人小,扶不住言莫潇,自己就趴在了长凳上,朝着两边的小厮道:“还剩多少,我替大哥领了。”

言莫询一听哪能让最小的弟弟来领这罚,也顾不得言老太爷没让他起身,连忙欣了袍子回身就跑到长凳旁,拉了言莫昭起来,斥道:“你才多大,少跟着胡闹,去扶着大哥要紧,这种事自然有二哥担着。”

说完就自己趴了上去,对两边的小厮道:“打吧。”

两小厮面面相觑,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啊,大夫人跟焦姨娘不和,这大爷也没见得给二爷好脸,这会怎么几兄弟都上赶着抢着挨打啊。

许氏也被言莫询几个闹的有些蒙,眼里多了丝感激,不管三人是真情不是假意,可到底能让老太爷在心理重新思量,刚才大老爷说要休了她的时候,她的心跳都停了,生怕被大老爷休回娘家去,别说她丢不起这个人,到时候就连言莫潇也变的异常的尴尬,就是下面的孩子也没有脸面啊。

焦姨娘始终低着头未言语一声,这会儿她要是说话,反倒把之前那场戏变的假的,所以她的表情就是既无奈又欣慰,很符合她现在的身份。

虽然大老爷当时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心都要跳出来了,可是当言莫询站出来的时候,她又醒过神来,有的时候一切来的太快并不见得是好事,所以她就给了后到的六儿子和小儿子打了眼色,小儿子机灵,当即就拉了六儿子跪到了他们二哥的身后,一番话说的也是入情入理,六儿子反应也快,这番替罪,更是兄友弟恭的最好体现,焦姨娘嘴角忍不住扯出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老太爷想试探她,她既然都忍下这么些年,自然也不会急在这一时。

言三老爷眯着眼睛打量着老太爷的神色,刚才言莫询那番话让他心理也转了个圈,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这会少不得卖个好道:“爹,依儿子看,二侄子有句话说的极有道理,国用大臣,家用长子,再加上二侄子他们兄弟情深的,爹还是要慎重一些,虽然大嫂刚才话说的唐突,可想来大嫂也是一时情急,担心大侄子的身子才这般的。”

三老爷卖了好,二老爷自然也没傻透腔,不过他说话向来不受听,也就附和两声,不惹老太爷生气罢了。

大老爷虽然有些不满许氏,可到底儿子还是亲儿子,再加上焦姨娘也小心的在一边劝了两句,大老爷到也没再发难。

正当老太爷要下结论的时候,偏偏就言莫潇不偏不倚的醒了过来,半迷糊的觉得自己被谁架着,还以为是哪个小厮,身子一甩,虽然没有往日的力气,可也让突然被冲击的言莫昭一个趔趄,要不是手上的动作实,只怕这一下子就要闪出去了。

言莫昭一句“大哥”还没叫出口,言莫潇就嚷骂道:“死奴才,刚才打大爷的本事哪去了,告诉你,没反大爷打死就是你的失策,回头等大爷把伤养好了,你就等着大爷给你点颜色看看吧。”

言莫昭极其无奈的看着言莫潇说道:“大哥,我是六弟,大哥,你想来是糊涂了,还没醒过神来呢,这会儿可不能乱说胡话啊。”

许氏也吓的连加的上前扶着言莫潇劝道:“潇儿,潇儿,你醒了,你有没有事,身上的伤疼不疼,潇儿,快去给你祖父磕头,就说你做错了,你祖父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听娘的话,快去。”

言莫潇还未等动呢,言老太爷却是摆着手道:“不必了,我怕他在冷不丁的给我点颜色瞧瞧,我这么大岁数了,没的传出去让人笑话了去。”

三老爷趁着这边发难的空当,给身边的下人使了个眼色,去把那个郎中送回去,这儿会,确认不确认都不重要了,只言莫询带头玩这一手,就是言老太爷也要高看了去,别管以前如何,至少以后的情形是真不好说了。

这样的小举动自然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这会儿整修过后的大奶奶华氏也在白秫和白芍的掺扶下从屋里走了出来,不用细瞧就能看出那步子还带着踉跄,也不看言莫潇青白交加的脸色,只扑腾一声就跪到了老太爷的跟前,磕头求道:“老太爷,孙媳妇求您做主,析产分居,孩子孙媳妇会教养好,只是大爷,庶孙媳妇蠢笨,着实照应不好了。”

华氏其实早就醒过来了,这一番折腾虽然耗损心神,可到底华氏还年轻,身子底子也好,缓了一会也就醒过神些,只是身子疲惫不大愿起罢了,后来听到院里的动静闹大了,连着运赶人、休妻的话都出来了,华氏自然不敢再在屋里闷着了,就算是丢人,她也得出来了,要是真被赶出了言家,到时候大夫人自然不会让她合离,若是领了休书,孩子该如何,想来想去,华氏就只能趁着这会儿老太爷在,想办法求了析产分居,只跟大爷把财产分开,各自管管着自己的,孩子她自己来管,不管怎么样,孩子都是言家的孩子,就是让她住在这个院子里也成,她如今的指望都在孩子身上,对于这个男人,华氏早就应该死心了,只是没有一个爆发点,如今正好。

言老太爷了有些头疼,他活这么大岁数了,什么没见过,虽然没听儿子们说是怎么回事,传话的下人也只说大爷跟大奶奶闹起来引发的,可这会儿他一见大孙媳妇走路的姿势,还有刚才下跪时偶露出的手脖上的伤痕,言老太爷心下就有了数,看着言正潇的目光不禁也带上了阴沉。

小说《忆江南兮》 第七十四章休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