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江南兮》小说精彩试读 《忆江南兮》最新章节

主角是奚月娘言莫询的书名叫《忆江南兮》,它的作者是银狐所编写的短篇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夫人拍了下自己的媳妇,笑道:“你也跟着混闹,别回头闹的你大嫂害羞见不得人,你们大哥再找你们算账可就没好果子吃了。”三奶奶只靠在二夫人的身上吃吃的笑着,能瞧得出来婆媳的关系极好的样子。三夫人逄氏瞧着二...

推荐指数:10分

《忆江南兮》在线阅读

《忆江南兮》 第六十七章错辈揭短 免费试读

二夫人拍了下自己的媳妇,笑道:“你也跟着混闹,别回头闹的你大嫂害羞见不得人,你们大哥再找你们算账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三奶奶只靠在二夫人的身上吃吃的笑着,能瞧得出来婆媳的关系极好的样子。

三夫人逄氏瞧着二夫人说道:“瞧二嫂这话说的,咱们娘们说笑,哪有爷们强出头的,也就大哥疼大嫂,万事舍不得让大嫂操劳,只惹得焦姨娘跟着受累,说到底咱们是没有大嫂的福气,爷们跟捧着佛爷似的疼着,咱们啊,就是操劳的命。”

按理说有老夫人在,一个弟妹说出这话难免有挑拨的嫌疑,再说大老爷跟大夫人感情不好原就是事实,府里小辈们连着下人就没有不知道的,三夫人这话明显示是给大房难堪,可是偏偏老夫人稳若磐石,竟看不出一丝的不满,三夫人就有些得意的瞟向了华氏。

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三夫人这话一出,别人到还好,大奶奶华氏到是变了脸色,头前拿她打趣也就罢了,这会儿为了讨好焦姨娘到是拿她正经的婆婆打趣上了,好歹她们还是嫡支,这样下去,岂不是让庶出更是占了先。

瞧着满院子奔跑的孩子,华氏眉眼一挑,扬声说道:“难怪我婆婆从佛堂里出来的时候,就说家里的妯娌要说最懂她的还是三婶,平素让咱们小辈多跟三婶学学呢!”

三夫人一愣,到不知道华氏打的什么机锋,只挑眉看向了焦姨娘。

焦姨娘也是淡笑不语,接过丫头递过来的新茶,试了试茶碗的温度,觉得适中,这才递到了言老夫人的手里,俯身笑道:“老夫人,喝口茶,看一会儿口渴。”

奚月娘觑着众人的面色,也是低头未语,偏巧旁边不知道何是五少爷的媳妇白氏立到了她的身边,轻拐了一下她的胳膊,眼睛示意着华氏的方向,撇嘴小声道:“二嫂,大嫂这是打的什么机锋?”

奚月娘抿嘴笑着摇了摇头,她比这五奶奶进门还晚呢,哪里知道这几个奶奶的脾性。

白氏见奚月娘没说话,也跟着笑了笑,然后端过桌上的果盘,用果叉插了块水果递了过来,笑道:“二嫂尝尝,听说二嫂以前在封城,我虽没去过,可也听我们爷说那地方最是苦寒,想来这四季瓜果也是少见的。”

奚月娘瞧着那火红的石榴,到也应季,也只是笑笑,接了过来却并未入口,心理暗道:难怪言莫询让她在家的时候少说多听,有事只管往他身上推,就这么一会功夫,院子里这两位夫人外加上几位奶奶机锋就打了几个来回,如今还没看出谁输谁赢呢。

三奶奶和四奶奶还有七奶奶虽然没与奚月娘搭话,可是眼神也似有似无的瞄了过来,被这么多有意无意的眼睛看着,奚月娘到是有些不明白了,似乎言家的女人们对于焦姨娘,对她都有着刻意的讨好和接近。

二夫人像是没注意小辈们的动作一般,回身招手叫着华氏道:“大奶奶可得好好跟咱们说说,大嫂平素可是难得夸个人的,就是我这进门比三弟妹早的,也没得了大嫂个夸,这会儿大奶奶说出来,回头咱们也学学。”

华氏冷眼瞧着做戏般的二夫人,往前走了几步,一脸笑意扶着二夫人的一只胳膊,瞧着另一只胳膊边上的三奶奶道:“我还只当二婶就知道心疼自己媳妇,不心疼侄媳妇呢!”

三奶奶一听,乐道:“大嫂有自己的婆婆疼还不够,这会儿又来跟我抢上了,真是好没道理。”

大奶奶也不恼,扯着二夫人的胳膊笑说道:“府里人都说我贤惠,却不知我这贤惠也是有榜样学来的,自打我进门起,我婆婆就与我说啊,咱们家的媳妇里论说贤惠,谁也抵不上三婶呢,听说三婶嫁过来的时候,身边可是带了好些个好丫头呢,不拘是平头正脸的,还是姿色上等的,都给三叔做了房里人,后来还特意在外头寻了那好的给三叔做了外室,就盼着言家的子嗣繁茂呢。”说完似有若无的瞥了眼三夫人的媳妇白氏。

这话自然不会是大夫人说出来的,可是三夫人跟三老爷的事却是大夫人透出来的,华氏也就留了心,平素大家也不会扯开面子把这事摊上来说,到底是长辈,今儿华氏也是瞧出来了,满院子的女眷,老太太只一畏的受着焦姨娘哄着,二夫人和三夫人没事也给焦姨娘架着梯子,这也就不提了,都二十来年的事了,也不是她能扭转的,偏偏新进门的二弟媳妇,也让几个弟妹这般捧着,一个个都打量着二弟媳妇的眼色行事似的,别以为她看不出来,六弟妹且不说,人家到底一个娘出来的,护着些,捧着些也就罢了,这五弟妹也凑上去了,三弟妹和四弟妹还有七弟妹也瞄着眼睛瞧着动静呢,哼,说来说去,不就是见老太爷跟老夫人都到了岁数,这身子也不如从前了,只怕这二老一去家里就得分家了,如今颜家的生意大都掌在了二爷的身上,指不定拢着多少言家的命脉呢,这些人现在跟着打好了交道,回头分家的时候没准就能得了什么好处去。

要她说,那真真是笑话,别说二爷现在没子嗣,就是有,难不成还真抵得过她们长房去,华氏眯着眼睛瞟向了奚月娘,瞧着她一副眉目含春眼含俏的样子,一瞧就是两口子好的跟蜜里调油似的,再一想自家的日子,那样的男人,华氏更是咬了咬牙,男人比不过也就罢了,难不成在这分家上头她还争不过,就凭着身前这些儿子,她也得争上一争。

想到这,一个阴毒的主意又在华氏脑中闪过,二弟现在没有子嗣,老太爷和老太太眼看着也活不了多少年,要是二弟一直没有子嗣,也不知道将来分家的时候,老太爷会如何行事?

二夫人觉得自己被华氏握着的手臂一痛,皱着眉看了华氏一眼,却正好看到了华氏眼里还没撤下去的阴狠目光,而被她盯着的人正是二侄媳妇,二夫人眼眸一闪,只当未发觉,转过脸只瞧着另一头神色变化不定的三夫人。

不得不说,华氏捡到了三夫人的痛脚。提到这事,也是有个故事的,三老爷因是家里的小儿子,老夫人也是疼宠着些,十三、四的年纪就在这上面有些胡闹,后来三夫人进了门,三老爷消停了大半年,贪个鲜,当然,这鲜也不光贪在三夫人一人身上,连着三夫人带过来的丫头也都上了个遍,只是这事也没大张旗鼓,三夫人也觉得丢人,也不张扬,丫头也没有抬成姨娘,只在自己身子不适的那两天让三老爷过去,到也哄了三老爷几个月,只是过了这几个月,三夫人也一直没怀上,三老爷在外头又置了一房,说来这外室也是个厉害的,早先就跟三老爷有些勾搭,等后来三老爷安置的时候,就有了身孕了,及至十月怀胎,生下个男孩子,三夫人也还没动静,这是三老爷膝下第一个儿子,三老爷瞧着大哥和二哥都有儿子了,自己也着急,好容易得了这么一个,自然不能让这孩子没了名份,抱着孩子回府就跟三夫人摊牌了,当时差点没把三夫人气晕过去,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都用了,这事也闹到了老夫人跟老太爷的跟前,虽说这事是三老爷做的不地道,可是老夫人也心疼小儿子成亲两年来的,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就算是外室也就认了,老夫人的主意,外室给些银子就打发了,孩子认到三夫人名下。

民间不是有那么句话吗,身上不易得,抱个孩子在膝前,取字招弟之意。

三夫人哪里肯认,嚷着非要自己生,弄这么个外三路的不是磕碜她吗,老夫人也纳闷她这身子怎么进门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索性就找了个郎中来,当时有话,若是她能生,这孩子就让那外室养着,以后是接回还是不接回的,只看她们自己的意思,要是不能生,或是得子艰难,这孩子就得接回府来。

三夫人无法,只得认了,结果可想而知,郎中说她的体质偏寒,不易有孕,得细细调理方可再看。

老夫人当下拍板,这孩子当作三房的长子来养,那个外室给些银子也就打发了。

只是当时三夫人身边的婆子是个心狠的,知道自己主子不能生,便劝着三夫人,好在孩子才出生,咱们真心待他,他也能记着夫人的情,都说生恩没有养恩大。

不过到底不能让生母再找回来,外面轩的女人还能好到哪去不成,婆子就出主意,这个生母却是不能留的。

三夫人就算是再大胆,也没干过这样的事,婆子就一力揽了过去,没过几天,就听说那个外室住的宅子起了大火,连着周围的一片民居烧着了五六家,连架子都烧落了,人就死了六七个呢。

当然前头的事府里人都瞄着些音,只是后面这一茬,别人是不知道的,三老爷又不是个长情的,事过也就罢了。

子嗣繁茂,只这么几个字,就撞到了三夫人的痛脚,说起来,三夫人的身子调理了七、八年的功夫,还真怀上了一胎,当时就盼着一举得男,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到肚子里的孩子上了,只是事与愿违,最后却是得了个女孩,也就是三姑娘言莫牧,如今才年芳十一,如今三房的子嗣,虽然五爷和七爷都被外面称作嫡子,可知道根底的却明白两人没有一个是逄氏所出,五爷是外室生的抱养回来的,七爷则上逄氏陪嫁丫头生的,没有名份,生孩子的时候又是大出血,索性逄氏就都抱到了自己的跟前养着。

对外只说是自己生的,这样的事言莫询不曾与奚月娘细说过,府里的丫头也不敢乱嚼舌头,因此除了一些主子知道以外,奚月娘却真真还不知道,因此这会儿华氏的话一出,奚月娘能感觉到三夫人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就是五奶奶和七奶奶的脸色也不好看。

老夫人自然也知道有些话不该小辈们来议论,再说三夫人到底是大奶奶的长辈,哪有小辈这般打趣长辈的。

微恼的看了华氏一眼,换来的是华氏无辜的脸,又招手让三夫人上前笑道:“行了,说出来是你们陪我这个老婆子出来乐呵的,这会儿到成了你们自己寻着乐子上了,赶紧的,刚才谁说要行酒令来着,摆了桌子,拿了骰子,按照往常的例咱们就行起来,让厨房把饭菜一会送到花园子里来,咱们吃过了,再回去歇晌去。”

庄氏也瞧出气氛不对了,忙跟着打圆场道:“祖母,每次都行骰子令,咱们也该换个新鲜的了,我上次回娘家新学了个花令,刚巧这会儿咱们还在花园子里头,正该应时应景才好。”

焦姨娘一抬头笑道:“六奶奶的花样最多,只怕是在屋里练了段日子,拿来为难这些婶子、嫂嫂们的,别回头真把夫人、奶奶的灌醉了,看你怎么交差。”

庄氏被猜中了心较,跺着脚撒娇道:“姨娘真是的,人家好容易费心学了想要回来显摆的,偏偏被姨娘揭了底,这会儿到像是我故意算计几位嫂子似的。”

老夫人也被庄氏的调皮样逗笑了,指着庄氏朝着周围的小辈们笑道:“你们瞧瞧,小六媳妇这个猴样,今儿你们就该把她给灌醉喽,让她回去跟她男人耍酒疯去。”

“这个主意好,今儿我来当这令官,一定把六嫂灌醉喽,回头让我六哥好好收拾收拾我六嫂,省的我六嫂的脸皮越来越厚。”大姑娘言莫瑜在另一片花丛里听了一半就笑着接了过去。然后就带着姑娘们转了过来,只留着各院的奶娘还有丫头看着小一辈的少爷、姑娘们。

侯姨娘捂着帕子瞧着言莫瑜笑道:“准是大姑娘还记得刚才六奶奶打趣她的仇呢,这会儿是来报复了。”

老夫人也抚掌笑道:“好,大丫头脑袋活,小六儿媳妇就算是想玩些花样,只怕也玩不通喽。”

二夫人一听也忙站到老夫人身旁笑道:“这么说来,我可不跟着她们年轻的媳妇混闹了,这些新花样我可是玩不通的。”

三夫人也笑着凑了过来,道:“我呀,是个笨人,脑子也没有别人转的快,我也退赛,不过若是谁输了不喝酒,我却是个会劝的,你们就尽管放心的玩,回头输了我负责劝酒。”

焦姨娘俯身在言老夫人耳边小声说道:“二夫人和三夫人到是最有长辈样子的,揽下了这最得罪人的差事,只怕回头府里的几位爷就算是看到醉熏熏的奶奶们也没处撒气去,只能找自己媳妇撒气,谁让这灌酒的是婶子呢!”

言老夫人一听,回身瞧着二夫人和三夫人,笑着附和道:“成,今儿就让你们两个来当这督酒的,到时候谁要是耍了赖,只管灌下去就是。”

老夫人话一出口,三奶奶、五奶奶都跺着脚不依的撒娇道:“老夫人只疼儿子媳妇,不疼孙子媳妇。”

焦姨娘觑着老夫人满脸的笑意,朝着三奶奶和五奶奶笑道:“三奶奶和五奶奶也别急,等你们什么时候也有了媳妇,到时候让你们婆婆也疼你们去。”

一句话出,满院子的人都乐了起来,就是几个姑娘也捂着嘴乐个没完,庄氏更是乐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三奶奶起身跑到二夫人跟前,撒着娇道:“婆婆,你看看焦姨娘,竟拿媳妇打趣。”

二夫人笑搂过三奶奶道:“好好,就按姨娘说的,等你啥时候儿女成群,媳妇进门,婆婆我也疼你。”

“行了,三嫂,你别拉着二婶撒娇了,再是撒娇也躲不过的,没见我六嫂都预备上了吗?”三姑娘言莫牧笑着嚷道,三房真正的嫡支就这么一个,自是三夫人百般宠着,性格也不比大姑娘的害羞,尤其大胆,就是跟嫂子们笑闹也不在话下。

庄氏也笑道:“好了,都各就各位吧,别一会到了谁那学不上来,受了罚我可是不管的。”

话里的意思竟是按着她的指令开始行事了。

白氏少不得抬手打趣她道:“拿着鸡毛当令箭。”

庄氏扬着眉笑道:“令官自是不分大小、长幼、尊卑,只以手中令箭为主,若不听令,自该受罚,五嫂要是想多喝几杯,只管试试。”

白氏忙摇头,作揖求道:“好弟妹,我错了,看在你那侄子还小,晚上离不得娘的份上,好歹妹妹出个简单的,免了我的罚,回头让你侄子长大孝敬你。”

扑哧,桌子边的几位奶奶捂着嘴都笑了起来,三姑娘言莫牧更是一跳起来跑到花丛里面正乍着手学走的言铎抱了起来,调笑道:“我可怜的小侄子哟,你娘为了少喝两杯酒,竟是连你都给卖了,走,今晚跟姑姑睡去,省得被你娘算计。”

说完又朝着白氏叫道:“五嫂,你就放心的喝吧,今晚小侄子归我看了。”

哈哈哈……哈哈哈……

言老夫人回身瞧着三夫人道:“三丫头这性子好,调皮机灵,以后莫拘了她去。”

三夫人自是满眼的笑意。

小说《忆江南兮》 第六十七章错辈揭短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