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凉意陌千宸小说 忆江南兮章节在线阅读

精品小说《忆江南兮》由银狐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奚月娘言莫询,内容主要讲述:吕娘子一激动,声音就有些大,奚月娘这会正在厨房忙活着家里人的晚饭,听到上房的动静,就从厨房出来去看看可是有什么事情。上房接待客人的屋子,门紧闭着,只听里面传来方媒婆急切的劝告与告饶声道:“秀才娘子,瞧...

推荐指数:10分

《忆江南兮》在线阅读

《忆江南兮》 第十八章怎么了 免费试读

吕娘子一激动,声音就有些大,奚月娘这会正在厨房忙活着家里人的晚饭,听到上房的动静,就从厨房出来去看看可是有什么事情。

上房接待客人的屋子,门紧闭着,只听里面传来方媒婆急切的劝告与告饶声道:“秀才娘子,瞧你这激动的,先歇歇火,这话也不是你嫂子我说出来的,还不是一走一过听巷子里有人传的。”

吕娘子一愣,问道:“嫂子要是这般说,还望嫂子与我说说这传话的人是谁,别的不想,我无论如何也要与她分说分说去。”

说到这有些愤慨的道:“嫂子也知道咱们是什么样的人家,最重的是什么,人家大人把孩子托到咱们家,不只是信我相公的才学,也是信得过咱们家的人品,这种话要是传出去,那是让人戳脊梁骨的啊,咱们家断然不能咽了这口气下去。”

方媒婆一见吕娘子这会真是动了气,**也坐不稳了,忙从椅子上起来,绕到了吕娘子身边劝道:“秀才娘子,你快息息火,都怪嫂子这张嘴,偏偏就跟你提了这茬,你们家什么品行,别说是这巷子里,就是镇上那也是数得上数的,不然人家哪会把自家宝贝般的儿子送到你这来呢,你说是不是。”

这话听着还算顺耳,吕娘子的火气渐渐的就消了一些。

方媒婆趁热打铁,端着茶递给吕娘子道:“秀才娘子喝口水,这火啊,就压下去了,这起子没见识的,咱们也不必与她一样的。”

吕娘子接过了茶碗,开了盖子,轻饮了一口,见方媒婆正在她身边陪着小心,一脸的懊恼,忙拉着方媒婆往椅子上送,道:“瞧我,嫂子好心与我说这些,反倒让我与嫂子为难了。哎!”说到这竟是又叹了口气。

方媒婆一见,忙笑道:“秀才娘子这是说的啥话,只要你不怪罪就好。”

吕娘子借着方媒婆的手也回到了自已的椅子上,两人相互坐下,吕娘子才一脸不满的道:“嫂子也别怪我刚才口气硬了,实在是这样的人太可悟了,这事是我知道了,还能压下,要是让我相公知道了,自然不会与她善罢甘休的。”

方媒婆也跟着点头称是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说到这,又小心的看了一眼吕娘子的脸色,见不比刚才那般黑脸,方媒婆才有些大胆的道:“我说妹子,嫂子与你掏心窝的说句话,要是说的不中听,你也别往心理去,只当嫂子猪油蒙了心,被混住了。”

方媒婆都这般说了,吕娘子自然不好让她不说,便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道:“嫂子只管说。”

方媒婆这才道:“妹子,奚家姑娘今儿得了这么好的彩头,如今可是不比以前能消停的在你们家呆住了。”

吕娘子一听有些不解的道:“嫂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在我们家呆,难道还有别的去处不成。”

方媒婆一听,乐道:“秀才娘子忘了嫂子刚才与你说的事了?”

秀才娘子猛的拍了一下自已的脑门,刚才说的事,哪里就能忘了。不过这事,她心理却是不乐意,不管对方如何,这孩子现在才十岁,说这事还早了些,那些早就定亲的,一般都是两家交好,不然都得等着孩子长大些,看定了品性,才给姑娘定亲,不然那小时候瞧着不错的,长大了跟个歪桃似的,就算长的过的去了,可是那品性上过不去,那不也是坑人吗,她受人之托,自然不会做这等缺德的事,到时候别说是她自已这关过不去,只怕就是吕秀才那里她也过不去的。

方媒婆一见秀才娘子的作态,便知道她想起来了,笑着道:“要说这户人家也算是好相处的,只有孤儿寡母两人相依为命,秀才娘子要是同意这门亲事,人家说了,左右以后是一家人了,就让奚家姑娘现在就过门,两人先不圆房,等到姑娘及笄了再圆房。”

吕娘子一脸诧异的看着方媒婆道:“这也算是好人家。”不说家里条件如何,只一条,孤儿寡母,连个依靠都没有,再说又是这般急着让月娘进门,不是有啥说道吧。

吕娘子也知道像这种寡母的,一般都把全副的心思用在了儿子上,本来媳妇与婆婆就不好相处,可这寡妇的儿子娶了媳妇自然等于抢了寡妇的支柱,可想而知,这以后的日子自然不会好了去。

吕娘子有些怀疑的看着方媒婆,说这户人家的动机是什么?

方媒婆原以为吕娘子是个和善人,这还是头一次瞧见吕娘子的目光带着些犀利,一时有些不自在的道:“娘子这是怎么瞅我呢。”

其实这门亲事,方媒婆也觉得不好,不过谁让奚家小姑娘这般本事,拿了头筹呢,而且她这趟来也就是试试,这胡婆子也是许了她好处的,知道她们家没什么优势,一个房子还夏天漏雨,冬天漏雪的,开了春了,连着那雪水都往下淌,这不听说奚家小姑娘得了这头名的彩头,拿了五十两银子,又是个没爹没娘的,就把主意打了上来,想着谁收养这样的姑娘,只怕也不愿意让这姑娘在家里常呆,人家吕家又不是没姑娘,没儿子的,平白养着一个外人的孩子,哪里会乐意的。

所以才求到了方媒婆,两人都打着奚月娘的彩头的主意,所以方媒婆才先前探了吕娘子的话,想着要是这彩头归了吕家,自已这趟差使就算白跑,可听了吕娘子话里的意思,这彩头是要做嫁妆的,一时方媒婆也动了心思,胡婆子可是说了,这事要是说成了,十两银子算她的。

十两银子啊,一般的亲事,就是两头跑,满打满算能拿个二两银子就不错了,再说打奚家小娘子这笔彩头主意的人也不只胡婆子一个,只不过那些人里面没人给的谢媒钱比得过胡婆子,所以她才把胡婆子挑了出来。

因为心虚,所以这般被吕娘子瞧着,才问了上面的话。

站在门外的奚月娘却是觉得有些手脚微凉,心理颤颤的带着紧张,难道吕家也不想要她了吗?

奚月娘心理苦笑,难怪书上说梁园虽好,却不是久恋之家,吕家待她再好,她也不过是个拖累吧。

吕富刚巧睡醒了起来,见奚月娘木木的站到了堂屋的门外,一时有些纳闷,又有些想与她开玩笑,便悄没声的走了过去,自然也听到了屋里的谈话,心下一急,便要往屋里冲,这样的事可不能让娘答应,再说月娘是他心理想娶的人,哪能让她嫁了别人。

奚月娘本来还有些怔愣,被吕富突然弄出来的声响吓了一跳,回身一见吕富怒气冲冲的要往屋里闯,虽然不明白这怒意从何而来,不过奚月娘却是不想让他这般闯进去,再说那屋里的媒婆,要是知道吕富这般,指不定出去怎么传呢。

这样想着,奚月娘忙上前小声的拉着吕富道:“富哥哥,你干嘛,你爹娘知道你这般没规矩要生气的。”

吕富一抬头正看见奚月娘脸上未干的泪痕,一时心疼的想要去抚干了,手刚要抬起,才发现被一双温热的小手紧攥着,竟是那般的用力。

吕富低头只见两只小手细腻柔滑,白晳的手背上还带有可爱的小涡,与奚月娘刚来自家时候比起来还是有些粗糙,可是比刚来那段时间还是好了不少,可能也是为了准备这次的比赛,娘看着没让这丫头做什么,这手也就养回来一些。

吕富在奚月娘祈求的目光中,转身往奚月娘的屋子走去,奚月娘一见也不好在外面偷听,便跟着吕富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待进了屋子,吕富已安然的坐在了一把椅子上,这屋里新添的家什都是吕强抽空专门做了出来的,因为是新木料,还没来得及刷漆,而且奚月娘也闻不好那个味,所以就这样原样的放着,吕富不注意,到像是被一个小刺儿刺进了手里,这会正对着外头看着。

奚月娘小声的问道:“富哥哥,你怎么了?”

小说《忆江南兮》 第十八章怎么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