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琳夏薇《中南绝地》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主人公叫陈世琳夏薇的小说叫《中南绝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钴光所编写的都市兵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木姐寨是德干河谷到腊蒙之间,大概36公里处的一个镇,这里属克钦地界,有克钦军人的武装检查站,经常往来,他很熟悉,但陈世琳知道,这里的地名很复杂,木姐不等于木姐镇。于是点开导航,缩小地图看看,果然,木姐...

推荐指数:10分

《中南绝地》在线阅读

《中南绝地》 04 送货 免费试读

木姐寨是德干河谷到腊蒙之间,大概36公里处的一个镇,这里属克钦地界,有克钦军人的武装检查站,经常往来,他很熟悉,但陈世琳知道,这里的地名很复杂,木姐不等于木姐镇。于是点开导航,缩小地图看看,果然,木姐在木姐镇北10公里的地方。只要离开德干河,到木姐镇路口是很快的,不过,接下来的十公里就需要女人自己走了。那个镇很小,摩托车都没有。

陈世琳不由看一眼身后女人的背篓,果然,里面的雨衣裹着厚厚的几大块货:“你带这东西去木姐镇?”

女人摇摇头:“阿光说了,只要带到公路上就行,猜旺叔派人在那里等了!”

汽车驶入颠簸曲折的德干河谷,雨更大了,幸好洪水还没下来之前,他们已经通过了德干河,来到通往腊蒙的沙石公路上。

他看看表,时间是下午四点,这个时间,如果路上没什么麻烦的话,天黑以前能到达腊蒙,在镇上住一夜,第二天看情况,如果德干河能过,就装柴油,然后再来一次。目前的问题是将阿双从山里带出来的货交给猜旺叔派来的人,但公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等。

为了保持车内凉爽,他开着引擎,雨点刷刷的打在前风挡上,按了按喇叭,也没见什么人出现。

阿双脸上显出了不安。工头阿光交代的很清楚,因为阿双是克钦人控制下的掸邦人,毒品是万万不能让克钦人、果敢人看到的。所以猜旺叔特地安排摩托骑手在公路与德干河谷交汇的大桥附近等。但此地空无一人,向北,就是果敢人和克钦人控制的地区,果敢人和克钦人对制毒贩毒深恶痛绝,落到他们手里,不仅是经济损失,人也会被枪毙,被处决。

但骑手并没有出现。陈世琳没说什么,从手套箱取出香烟点上,慢慢的抽了起来。

“给老板打个电话吧?”阿双恳求,她们这些从山上下来的人没有手机,不说买不起,就是买得起,也不能带到山上。

陈世琳掏出手机看看:“这里没信号!”

阿双伸头过来看,果然。

她指了指身后:“你这里不是有大电话嘛,这个应该有信号吧?”

陈世琳看看身后,阿双指的是从缅军手中缴获的背负式电台,他苦笑一下:“我还不会用呢!”

“我试试!”阿双起身,要去后排。丰满曼妙的身躯让陈世琳心里一动,但还是止住她:“那是军用电台,刚刚从缅军手里拿到的,别说不会用,就是会用,一旦开机,也会被缅军定位的。那时候我们可就麻烦了。”

“那,阿哥,想想办法嘛!”阿双抓住他的一只手摇晃着恳求:“不来人取走,我怎么回家啊,天都快黑了!”

陈世琳在这条路上跑了三年,自然有办法。他扔掉烟头:“那我们往前开一段,高处就有信号了!”说完,启动汽车,沿着沙石公路爬上山梁的高处。

“有信号了!”阿双高兴的说:“两格信号呢!”

陈世琳刚刚停好车,手机响了,来电的是猜旺叔。

“阿琳,刚刚阿光说你路上遇到麻烦了?”猜旺叔在云南混过,一口中文很地道。

“遇到五个老缅军,解决了!”陈世琳说:“我现在正返回腊蒙的路上,你叫阿光带出来的货在我车上,接货的人呢?”

“哎呀别提了!”猜旺说,“我也是刚刚知道,派出去接货的骑手在路上摔倒了,现在人事不省。——那个带货女人在你车上?”

“嗯,正在这里,”陈世琳看一眼身边的阿双:“在预定地点向北,大概3公里的公路上。你能再派人过来么?”

“200多公里,现在派人过去,恐怕你要等到天亮了。好像要下雨,更难走了!”猜旺叔犯愁:“那女人是木姐镇的?”

“嗯,木姐镇的木姐,克钦人的地盘,”陈世琳说,“货决不能带进克钦人那边,查的很严的。”

“嗯,也不能让你带。”猜旺叔嘀咕着似乎在想办法。——从给猜旺叔打工开始,陈世琳就提出一个条件,干什么都行,就是不参与制毒贩毒。他也不会干预猜旺叔的生意,只是自己不亲自做这些与毒品接触的事情。而就猜旺来说,他也需要一个和毒品无干的人负责采购和送货。本地人多得是,阿琳是中国人,在这里很显眼,用来贩毒反而不合适。

“这样吧,”猜旺终于想出主意来了:“你把那个女人留下。我这边再派人过去取。你呢,赶紧赶到腊蒙装柴油送过去,如果明天山洪下来,山上没有电,还是没法开工的。”

“给这女人丢下?”陈世琳觉得荒谬好笑:“老大,这荒郊野外原始森林,给女人自己丢在路上?”

“那怎么办?”猜旺也知道不是办法:“可也不能把货带到木姐啊,被克钦人发现一个都活不了。”

陈世琳看了看车外:“不然这样,我叫女人把货藏在山上,做好标记,等你的人过来取。或者后天女人放假回来的时候再取出来给你。”

“胡扯什么呢!”猜旺直接否决:“亏你想得出来,你懂规矩么?知道那些货值多少钱么?”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两人电话里说的是中文,阿双在一边一句也听不懂,只是带着希冀的眼光望着他。

“老板说,让你和货一起留下!”陈世琳说,“派来取货的人骑摩托摔的人事不省,老板再派人来,估计你要等到天亮以后了。”

“那怎么行!”阿双惊恐万状,向黑黝黝的车外看了看。雨水打在风挡玻璃上,正砰砰作响。

“我对老板说把货就地藏起来,等你后天放假回来再交给他,老板不愿意。”陈世琳问,“你带了多少?”

“四方。”女人说:“藏在这里也行啊,等我后天回来再给他。”

陈世琳微微摇摇头。方是塑料密封袋封装的2千克海洛因的俗称,四方等于八公斤。以目前欧美市场上85美元一克的价格计算,四方99。99%高纯度海洛因价值超过68万美元。因为市场上出售的海洛因都是各级毒贩添加过淀粉冰糖增加重量的,实际含量不足三成,所以这八公斤海洛因的价格超过两百万美元。将两百万藏在这荒山野岭里,确实令人难以接受。而且,贩毒不同于间谍活动,不会用信箱投递点这些办法来移交货物,讲究上线和下线之间交货的“手递手”来保证货物运输过程中的安全。所以,在运输过程中的任何阶段,都必须有一个人负责。将货物藏在这里,等于脱离对货物的监守,如果丢失,或者接货送货的人声称根本没见到货,就很容易伤了和气。

“你把货藏在这里,如果那接货的人自己拿去卖了,然后跟猜旺叔说,根本没见到货,老板不是会找你的麻烦?”

“但,”阿双想了想说,“你可以帮我证明啊,证明我藏好了在这里。”

陈世琳笑笑,叫外行人带货出来就是有这些问题,他耐心的说:“我也证明不了你什么。最多证明把你带到木姐镇放下了,谁能证明不是你下车以后,打个车回来取走的?”

“我不会吞货的!”阿双眼睁睁的看着他:“下了车我就得赶紧走,孩子还在家等着我呢!”

阿双的话只是证明了陈世琳一开始的猜测,本地人普遍早婚,十七八岁的女孩有两三个孩子一点也不奇怪。三十出头的女人,成家有孩子很正常。

“你对说这些没用,对猜旺叔说好了。”陈世琳将手机递给她,自己又点上了一根香烟。

电话里,阿双急匆匆的说着,辩解着,但猜旺的吼声让他不去听也知道,老板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她将手机放回到中控台上,失望的说:“猜旺叔说,必须手递手交货。”

远处的山峦尽头电光闪闪,隐隐的传来雷声,车窗外的雨更大了。陈世琳有些不安:“老板让我尽快赶到腊蒙,送柴油上山,不能再耽误时间,你赶紧决定。”

“阿琳哥,求你别丢下我,我害怕。”女人恳求。紧张的看看窗外,生怕被从车上踢下。陈世琳笑了笑,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到手了。眼看着雨越来越大,女人衣着单薄,这种情况下丢在野外只能是死。

看看他的表情,女人恳求:“就停车在这里睡吧,你也累了,我等取货的过来。”

除了毒品以外,女人是金三角唯一的享受,甚至是生活乐趣。看看眼前的阿双,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身材丰腴匀称,正是一个女人最好、最成熟的时候。因为常年阴雨,掸邦这边的女人肤色较好,能得到这样的女人也不错。

不过,他不想乘人之危。于是转身从第二排座椅上取出午餐肉罐头,啤酒递给她:“先吃东西吧!”

阿双微微吃惊,但很快反应过来,接过罐头啤酒打开,在中控摆出一个小小的餐台。两人吃着喝着,陈世琳问:“你结婚了?老公是做什么的?”

“种田。”阿双好像不想提起家里的男人:“女儿三岁了。男人没本事,只能靠我出来打工。”

——这种情况本地倒是常见。在陈世琳的印象里,南方的女人都很能干,反而她们的男人只是撑着一家之主的门面,大多数时候,只是喝酒,赌博。家里的事情都是女人去做。阿双显然也不例外,种田是托词,本地没什么种的,克钦人控制地区禁止种植罂粟,那么,就只是种点蔬菜瓜果之类自己消费。

“阿琳哥是中国来的?”阿双小心的问。

“嗯!”陈世琳不想多说,但他的口音,肤色,还有身高,都和当地人有太大的区别,否认是中国人,反而会引来更多的好奇和询问。

“中国那边比我们的日子里好过多了。你为什么要来金三角呢?”

陈世琳笑笑,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阿双将吃过的罐头易拉罐收起,开窗扔下,然后舒舒服服的坐下:“工厂的阿姨说,你是犯了罪,怕被抓逃过来的逃犯。”

“听她们胡说吧,”陈世琳知道这个时候最好是表现出满不在乎,“如果是犯人,早就被引渡回去了。还等到今天?”

阿双也笑了:“是啊,湄公河大案的那几个大佬,不就是被中国警方引渡回去了?我不信。”

她抬眼看看:“成家了没?”

陈世琳笑:“谁愿意嫁我啊,我就是个臭开车送货的。自己还养活不了自己呢!”

阿双摇摇头:“你说假话,猜旺叔的薪水开的很高。他不会亏待你的。”

但陈世琳已经失去了谈话的兴趣,昨晚没睡好,今天一大早就出来,此刻吃饱喝足就很困了。他将座椅放倒下来,舒舒服服的躺下,合上眼睛。

女人不安的看看窗外,再看看他:“阿琳哥,你是个好人,阿双会报答你的。”

但陈世琳已经响起了鼾声......

小说《中南绝地》 04 送货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