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狡妻蜜蜜宠》苏眠魏衍大结局免费阅读

小说主角是苏眠魏衍的小说叫《重生之狡妻蜜蜜宠》,是作者纵里所编写的豪门虐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是谁不重要!你算个什么东西敢骂我孙女!”孙女?穆晨义没反应过来,看向身边的花想容忙于解释,“苏老先生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跟想容感情很好,我……”“学长,我外公说的,是我。”苏眠看着花想容已经快晕...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 第7章 我们不是一家人么? 免费试读

“你是谁不重要!你算个什么东西敢骂我孙女!”

孙女?

穆晨义没反应过来,看向身边的花想容忙于解释,“苏老先生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跟想容感情很好,我……”

“学长,我外公说的,是我。”苏眠看着花想容已经快晕厥的表情,好心的提醒。

穆晨义一瞬间懵了,他看着苏眠,又看着苏立坤,最后看向了脸色白红交加的花想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她刚刚说?苏立坤,是她外公?

这怎么可能!

苏眠平时在学校,省吃俭用,周末还要去便利店打工,穿的用的也都是淘宝上的便宜货……

她,她怎么可能是苏立坤的孙女?

更何况她姓苏,苏立坤怎么是外公……

---

客厅里,苏眠没换掉刚才的运动装,她忙着给老爷子顺气,坐在老爷子身边,交头接耳的说着悄悄话。

老爷子的脸色,这才渐渐的缓和了下来。

“原来都是误会,抱歉了,穆小子。”老爷子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声音洪亮的看着穆晨义说道。

穆晨义嘴角僵硬的笑了笑,“是我不对……”

不对什么,他没说完,只是把眼神落在了坐在老爷子身边的苏眠身上,苏眠冲他淡淡的笑笑,仿佛鼓励他没事。

穆晨义一下放松了不少,对着苏眠笑了笑,这“眉目传情”看的一边的花想容指甲刺破了手心。

老爷子说完这句话,似乎没有什么想跟他们两人说的了,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好在王婶过来说可以吃饭了,一行人这才起身往餐厅走,花想容也跟着起身,走过去想要扶老爷子,苏立坤却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她的手,挽着苏眠的说,边走边说,“既然今晚都是你爱吃的菜,你要多吃点,久了不回家都瘦成什么样了。”

“知道了,那外公你多吃点青菜,红烧肉没你的份。”

“……外公就好这口,你是不是故意的。”

花想容看着两人的背影,神色浅浅,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穆晨义走到她身边,戳了一下她,花想容才回神,她委屈的看向穆晨义,穆晨义却只是提醒她该走了,根本没看她。

花想容咬牙,抬脚跟了上去。

---

吃完饭,老爷子就回了书房跟林叔下棋去了,穆晨义一个人在客厅干坐着,因为花想容跟着苏眠,去了厨房帮忙整理。

王婶看的出来两人有话要说,借口离开,把空间让给了两人。

水龙头哗啦啦的留水到水槽里,花想容跟苏眠并肩而站,苏眠用洗洁精洗,花想容接过用水冲,配合默契,这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花想容忽然伸手关掉了水龙头,苏眠抬眼看着她。

“眠眠,你生气吗?”

苏眠眨了眨眼,“你还在想早上的事啊,我不生气,不是都解释开了吗,是误会,你别想太多了。”

“我说的是……他们都误以为,我是外公的孙女……”花想容垂着眼,仿佛懂了羞耻两个字。

苏眠心中冷笑,说的真是含糊其辞,他们,谁们?这些误解,不是她刻意为之的吗?

花想容三年前“无意”给她的父母死亡真相的证据,让她疏远外公开始,就是一个阴谋,她有的时候怀疑花想容才是重生的人,不然,一个十七岁的少女,怎么就会如此心思缜密的谋划这些。

离间她跟外公,取而代之,这样说起来,就算花想容不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继承苏氏,在外人看来也是合情合理。

毕竟,跟常年不回家的自己比起来,花想容才更像个外孙女。

“傻瓜,想什么呢,你还当自己是领养来的孤儿吗?我早就把你当做我自己的亲姐妹看待了。”苏眠握着她的手,真诚无比的说道,“我外公就是你外公啊,我们是一家人啊。”

花想容眼中闪过一丝阴冷,抓着苏眠的手,都失控的扣了进去。

苏眠吃疼,抽回了手。

花想容急切的道歉,红了眼眶,“对不起眠眠,弄伤你了吧,我太感谢你了,一时间没控制住力气,我去给你拿药。”

“没事没事,我自己去就好,偷个懒,这些给你洗了。”苏眠笑嘻嘻的说完,先出了厨房,转身之际,嘴角皆是讽笑。

花想容站在原地,看着苏眠走远,在内疚关切的目光中,将瓷盘捏的发出了断裂的声音。

---

翌日学校内

一切如常,花想容还是苏眠体贴的好姐妹,依旧活泼可爱是班里的开心果小太阳。

两人的情比金坚,真真是让知道昨天那场闹剧的人都恨不得让她们在操场上来个三结义。

上完课程,花想容挽着苏眠出了教室,意味不明的问道,“眠眠,我们是回外公那里,还是回家啊。”

三年前从家里搬出来之后,苏眠跟花想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一室一厅,曾经,那里因为有花想容的存在,对她而言,真的是个家……

“我回家,都三年没回家了,看到外公,我舍不得了。”

花想容敛眉点头,欣慰道,“你想通了就好,毕竟你父母已经去世了,他一个老人家,是很孤单的,我以前都不敢劝你,现在,我很高兴。”

“谢谢。”

“那我们……”

“苏眠。”

身后传来声音,花想容的手抖了抖,苏眠转过身,一脸莫名的看着小跑过来的人,“学长?找我有事吗?”

穆晨义似乎刚跑了挺远,额头上都带着一层薄汗,脸上以往的不耐烦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关心的样子,他看了一眼花想容,才转眼过来说,“这去疤药效果很好,你手,别留下伤痕了。”

苏眠下意识的去看花想容。

花想容笑的瞬间有些勉强,穆晨义接着道,“想容不是故意弄伤你的,如果你留疤了,我们都会过意不去的。”

小说《重生之狡妻蜜蜜宠》 第7章 我们不是一家人么?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