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药妻:殿下心尖宠完整全文阅读 林姝萧祺小说结局无删节

小说主角是林姝萧祺的小说叫做《农家药妻:殿下心尖宠》,它的作者是柚纸所编写的穿越古代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萧祺带着侍从从山上下来,刚好看到这一幕。少女一手拿着锄头,一手牵着狼狗,和对面五六人对峙。也有不少相邻听到动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地看热闹。他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看着这一幕。微眯的双眸仿佛寒潭般深邃。“...

《农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第四章和离不行,休书可以! 免费试读

萧祺带着侍从从山上下来,刚好看到这一幕。

少女一手拿着锄头,一手牵着狼狗,和对面五六人对峙。也有不少相邻听到动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地看热闹。

他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看着这一幕。

微眯的双眸仿佛寒潭般深邃。

“林姝,你把狼狗和锄头放下,我们好好说话。难道你又想把我的头砸个窟窿?”林永贵扯着嗓门骂,不过想到自己头上挨了一下,本能地往后瑟缩了几步。

“我不,我把这些都扔了,你会好好和我谈吗?”林姝白了林永贵一眼,他说得漂亮,可惜就算是三岁的娃娃,也未必会信他的鬼话。

“林姝,你要做什么?”李叶也急了,做贼心虚。

“我不做什么,”林姝指了指周围一圈看热闹的乡亲,“我只是希望在场的乡亲们可以听听,替我评一个公道。”

“里正来了,里正来了。”人群中突然传来这声,但见林复领着一位头发花白,留着长髯的老者走了过来。乡亲们一听里正到了,立刻让出一条道,恭恭敬敬将他请了进去。

林永贵虽然混账,当着里正的面不敢放肆,稍稍往后退了退。

“这什么情况?”林复搀扶里正坐下,老人清了清嗓子,目光如炬地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林永贵的头上。“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提到头上的伤,林永贵便气不打一处,抬手戟指着林姝。“你要问我这个不孝的侄女,竟然一锄头打得我脑袋开花,她现在又要放狗撵我们走!”

里正看了眼牵着狼狗的林姝,不怒自威。“丫头,他说得是真的吗?”

林姝轻轻咬唇,回瞪了林永贵一眼,“对也不对。我是放狗咬他,他脑袋也是我打破的。可是情非得已,我没法子。”

林姝哀怨地叹了口气,“我的父母不慎在山中发生意外,留下我和弟弟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不过是看家里有几间破屋几亩薄田,勉强维持生计。可是二叔和三叔一家,不顾亲人情谊,不管我们姐弟生死,竟要趁着父母尸骨未寒之际争夺家产,断我和弟弟唯一的活路。”

林姝指着林永贵痛骂,情到深处不自觉挤出几滴眼泪,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林复走到林姝面前,见她哭得厉害,又想起自己只能和姐姐相依为命,也跟着哭了起来。

林姝一边抽泣一边接着补充,“我也不想和二叔动手,我也想家和万事兴,可是他们根本不给我和小弟一点活路。他们要把这四间房抢走三间,其他的家产也要抢夺一空。我……我和小弟,要怎么活呀!”

林姝朝着里正哭诉,年纪大的里正哪里听得这些,不自觉抹了一把眼泪。周围看热闹的乡里,不少也红了眼睛。他们和林家做了大半辈子的邻居,知道林永生夫妻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生前本本分分,哪知死后会造这样的孽。

“这姑娘真可怜。”萧祺的侍从心生感慨,突然想到什么,“主人,这就是昨天被孤狼袭击的女子。”

“我知道。”萧祺冷冷地回了句。

也只有他注意到,林姝虽是在哭诉,不过嘴角却划过一抹藏着深意的坏笑。

这抹笑稍纵即逝,萧祺却看得真切。

他换了个姿势,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更是饶有兴致,想看林姝唱的这出戏打算怎么收场。

李叶按捺不住,只想快些拿到和离书,心满意足地离开。

“里正大人,要怎么分田分房都是他们林家的事,我过来是希望林姝可以代替他哥,签一份和离书给我。他参军以后便一年到头也见不上一面,我这日子过得和守寡差不多,委实过不下去了。”

说罢,李叶也学着刚才林姝的模样,当着里正的面,抹了一把眼泪。

“这……”

里正为难地看了看李叶,又望向林姝。

“和离?”林姝忍住冲李叶爆粗口的冲动,努力压下自己的脾气,还是想和她讲道理。“嫂嫂这话实在荒谬,和离书从来只能男子给女子,哪有我做妹妹的代签?不止强人所难,而且不合规矩!”

“这是其一,”不待李叶反驳,林姝又再接着往下说。“其二,你扪心自问,我哥当初为什么要参军?还不是为了让你过上好日子,满足你的虚荣心,给你买漂亮的衣服和价值不菲的胭脂水粉?你拿着他用命换来的军饷,却又嫌弃他一年到头都回不来一次,闹着要与他和离!”

“嫂嫂,你好没有道理。”林姝摇头,打从心眼里看不上李叶。

“我……”李叶瞪大眼睛,没有想到林姝伶牙俐齿,竟怼得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而且嫂嫂,你要我哥的和离书,该不会是在外面有人了吧?和离书我是没法给,不过休书倒是可以。”休书与和离书不同,休书一签表明妻子行为不端,是被夫家赶出去的。

一旦签了休书,李叶这辈子都甭想再嫁入清白人家了,而且传出去还会名声扫地。

“她在外面有男人了?”看热闹的乡民压低声音讨论,说他们确实看到李叶这几天和药材铺的少爷走得很近,该不会是想改嫁他人,才逼着林姝代哥哥写和离书吧?

“你……你们胡说什么!”李叶急得跺脚,没想自己竟被林姝编排进去,“我不要和离书了,就……就当我没有过来,什么都没有说,你们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说罢羞愤地拨开人群离开。

乡民看着热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望着李叶的背影,深恶痛绝地摇头。

李叶虽然走了,不过临走前还给林姝放狠话。

让她别太得意,后面有她摔跟头的时候!

“这……”李叶已经走了,剩下林永贵不知所措,只得怔怔望向里正。“大人,这……这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不仅不照顾亡兄的遗孤,还趁火打劫,头被打破是轻的。速速给我离开,以后也别再打这屋子的主意!”

里正既已开口,林永贵也只能灰溜溜地走了。

小说《农家药妻:殿下心尖宠》 第四章和离不行,休书可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