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谢凋零花诗梦谢楠楚》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小说主角是花怜谢梁呈的小说叫做《落花谢凋零花诗梦谢楠楚》,它的作者是纸上红绡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谢梁呈后悔了。他曾说过他不会后悔,永远都不会后悔!可是如今,他何止是悔,他恨不得亲手杀了自己。可怕的是他自刎之前,刀下拦人的,是他恨了极久的何褚。何褚把他打晕了,命管家将他五花大绑起来,直至不想寻死才...

推荐指数:10分

《落花谢凋零花诗梦谢楠楚》在线阅读

《落花谢凋零花诗梦谢楠楚》 第11章 免费试读

谢梁呈后悔了。

他曾说过他不会后悔,永远都不会后悔!

可是如今,他何止是悔,他恨不得亲手杀了自己。

可怕的是他自刎之前,刀下拦人的,是他恨了极久的何褚。

何褚把他打晕了,命管家将他五花大绑起来,直至不想寻死才能松开。

管家虽然不敢,但为了王爷的性命,也只能从了。

而何褚望着那一片狼藉灰烟,眸里的深沉谁也无法辩清。

三天后,谢梁呈冷静了下来不再寻死觅活,即使没了遗体还是为花怜举办了丧礼。

花满天果然还被留了一口气,就被扔到了花怜的灵位前赎罪,所有前来上礼的人,都被吓了一跳,礼到之后便匆匆离开,生怕自己晚上做噩梦。

唯有花家现任夫人花满天的生母抱着花满天哭的歇斯底里,拿着剑便要往谢梁呈身上刺给自己的女儿报仇,但人都没走两步,就被相爷亲手抓了回去。

女人家只懂儿女情长,相爷却要为全家考量,只要不得罪了谢梁呈牵连了全家,失去了一个女儿又如何

谢梁呈在花怜的灵位前跪了三天,滴水未进,一语未发。

昔日举世无双,相貌堂堂的男人今日竟变成如此落魄的模样,若是花怜见了一定会笑他,替他收拾,可是如今花怜没了,什么都没了。

谢梁呈手上的伤口更是裂开又裂开,怎么都好不了,他自己像是毫无知觉,管家瞧着忧心重重,却不知如何劝她,就算劝他他也不会听,只能在一侧一再叹气。

人人都骂着他家王爷,却无人知晓他曾经受过多少苦。王妃等了他那么多年,王爷征战沙场几次险些丧命,又何尝不是为了再见她一面,才苦苦撑下来的……

花怜没了遗体,谢梁呈拿着那块玉佩放在了棺材里,一并安葬了。

谢梁呈呆呆地站在她的衣冠冢前,天空倏尔飘起大片的雪花,一片片覆在花怜的坟头上,像是在为她送行。

谢梁呈就站在那里呆呆的望着,没了花怜的身影,眼中皆是一片迷茫,眼睛所望之处都是散的,没有焦点。

远处的侍卫拿了伞过来,撑在他头顶:“王爷雪下的大了,王妃已经下葬了,王爷还是注意自己的身体,别......”

谢梁呈冷冷道:“退下!”

那侍卫退后一步,看着大片雪花落在王爷的肩头,看起来,王爷的身子消瘦了不少,现在看起来更加单薄,踌躇着上前,满脸担忧:“王爷.,身体要紧.....”

“本王让你退下!”谢梁呈语气冰冷,侍卫不敢不从,只得恭敬地将伞递过去,“王爷,伞......”

谢梁呈摆摆手,不需要伞。

侍卫只得恭敬地行个礼后,退回原处,远远地看着在雨中失魂落魄的谢梁呈。

谢梁呈站了许久,现在雪中,仿佛一成了一座雕塑,远处侍卫站在原处再也不敢上前,不敢打扰他。

谢梁呈不舍得走,他知道这一走,他便不再也不能抱有花怜还活着的幻想,他想好好再跟花怜呆一会。

他缓缓蹲下身子,一手扶着石碑,一手则是细细摩挲着石碑上的刻字。

谢梁呈之妻几个字被他反复摩挲着,口中喃喃自语:“花怜,这辈子我没能兑现自己的承诺,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你等等我,我马上就来陪你跟母亲赔罪......”

说着,他眼角溢出温暖的液体,在脸上肆意横流,叫人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化开的雪水。

“你还嫌这辈子伤她还不够深,谢梁呈,我求你放过花怜吧,若真有下辈子,我绝不会让你有机会靠近她......我定会跟你争个你死我活,也不会让花怜再受一丁点的委屈。”冰冷的男声,自谢梁呈的身后响起,毫不留情地打击他。

同时,侍卫也转过身去恭敬行礼:“王爷。”

谢梁呈听到花怜的名字,猛的转过头去,然后便看到穿着一身黑衣的何褚正居高临下看着他,清俊的面容上满是嘲讽之意。

谢梁呈摆摆手,示意侍卫离开,而后他转过头,不甘示弱,在花怜这件事情上绝不示弱,冷声道:“这是本王与花怜的事,与南离世子无关。”

何褚冷哼一声:“本世子便是争了又如何,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给花怜幸福,怜儿又怎会同意再跟你在一起伤害她。”

谢梁呈蹭地一下站起身来,满腔怒火:“本王从不知南离世子竟这般好事,插手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怜儿也是你能叫的,若不是你,本王与怜儿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呵。”何褚唇角勾起,不由地冷笑出声,“本世子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之人,竟说出如此话语。当年若不是花怜求本世子,本世子也不会好事救了你的命,在这里跟本世子逞一时口舌之快?”

“......她当年到底是如何求你答应的?”谢梁呈突然冷静下来,他不知当初花怜到底受了多少的苦,才求得世子帮了他……

他突然找到了一种方式,知道当年花怜一切所做所为,这样即使他更加心痛,却也能补上他不在的那么多年,让他更加了解她。

何褚瞥了谢梁呈一眼,绕过他走到花怜的墓碑前蹲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专注的盯着墓碑刚刚谢梁呈反复抚摸的地方,低声道:“这里不应该写谢梁呈之妻,若是当初我再坚决一点,我也会有机会的......”

谢梁呈终于听出了他画中的含义,听出了他的图谋不轨,恨不得一脚将他踹飞出去。

他不悦地再次开口:“南离世子,本王方才......”

他话未说完,却见何褚猛然起身看向他,眉目间全是悲痛目光望向天空飘落下来的一片片雪花,深陷回忆之中。

“花怜她......那日下着大雪,本世子一打开门,就看到她跪在雪地里,一片冰天雪地之中,仿佛马上要去满地的雪融为一体,她的衣衫都被雪打湿了,头发也结冰了,露在外面的皮肤冻的通红,我看到她的时候,她便一直在止不住地发抖。她求本世子救你,只要能救你,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小说《落花谢凋零花诗梦谢楠楚》 第11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