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完结版精彩阅读 《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最新章节列表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林小霖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第9章额间那秽物如今在这个屋子里,除了沈老夫人之外,最有话语权的人,便是沈流光这个受尽宠爱的姑小姐了。沈流光在未嫁之前,就和顾氏争夺过掌家之权,直到沈含光的降世,矛盾更甚。皆因一个字,光。一个是流光,...

推荐指数:10分

《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在线阅读

《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 第9章 额间那秽物 免费试读

第9章额间那秽物

如今在这个屋子里,除了沈老夫人之外,最有话语权的人,便是沈流光这个受尽宠爱的姑小姐了。

沈流光在未嫁之前,就和顾氏争夺过掌家之权,直到沈含光的降世,矛盾更甚。

皆因一个字,光。

一个是流光,一个是含光。

沈含光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小小年纪就初见第一美人的风采,沈流光长得并不貌美,顶端称得上是秀气,很多人私下里都会说,她不配流光这么美的名讳。

听到这样的传言,一向深受宠爱的沈流光,哪里咽的下这口气,即便是嫁了出去,回门的时候,也会给顾氏添堵。

这一次回来,沈流光立刻得到了瑶夫人的小道消息,早就摩擦着手心,等着整顿沈含光呢!

呵呵,贱蹄子就是贱蹄子,长得再倾国倾城,还不是给家族蒙羞,如果她是沈含光的话,早就不堪受辱,上吊自杀了,哪里会端端正正的站在这里啊!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老夫人威严的抬了抬下巴,眼眸深处没有留下一丝温情。

沈含光跪了下去,虽说屋子里铺着地毯,但架不住她膝盖有伤,这么一跪,难免牵动了伤口。

“祖母,且莫动怒,那启王太不把我沈家放在眼里了,孙女也是想为沈家出一口恶气,让外人瞧一瞧,我沈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沈老夫人瞄了一眼沈含光,眼神忽而凝了一下。

沈含光跪的坦荡,腰板挺直,眉宇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点朱砂痣,无形中衬托出了妖艳魅惑之色。

这从春风楼里出来了,额间还顶着这么一个好颜色的东西,由不得沈老太太想歪。

沈老夫人这辈子最无法忍受的事情,就是跌份二字,当即青筋暴起,“你,你额头这污秽,是从那地方带出来的?”

说来也怪,沈含光也是照镜子之后,才发现自己额头处多出了一点朱砂痣,如今被沈老太太提及,沈含光不慌不忙,早有应对之法。

“这次能逢凶化吉,多亏了菩萨保佑。”沈含光低头垂目,双手并拢,语气平稳的道。

巧的是,慈眉善目的观世音菩萨,眉宇间也有这么一点朱砂痣,无论她怎么说,她也是占理的一方。

“嫂子可真会教育女儿,这伶牙俐齿的,说起谎话来,那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沈流光冷笑了一下,嘲讽万分的道。

“含光这次也是被吓到了。”顾氏拘谨的道。

在沈老夫人母女的面前,顾氏向来得提着点精神,生怕被拐进坑里。

沈含光低着头,暗自鄙夷,说起教养两个字,她沈流光可没资格,试问有哪个嫁出去的姑娘,像她一般管娘家的事?她要是有教养的话,就会跟过来。

人家菩萨肯赠送这一点朱砂痣,那是福气,外人求不来的福分啊!

沈老夫人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说这丫头一派胡言,这岂不是明里暗里怪罪菩萨的不是?

“自打这次和媚儿妹妹出去烧香拜佛后,含光惊觉江湖险恶,便开始信佛了。”沈含光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别有意味的扫了一眼沈媚儿,想坐收渔翁之利,也要看她答应不答应,反正她出事,沈媚儿也要占三分责任,逃是逃不过的。

沈媚儿一脸愤恨,她可不想被三公会审。

屋子里,静的落针可闻。

半响之后,沈老夫人发话了,抬了抬手,语气焦躁中带着三分严厉,“行了,罚抄五百遍家训,涨涨记性,回去领罚吧!”

沈老夫人乏了,出乎意料的放了沈含光一马。

到底是沈含光鸣鼓喊冤,这场官司赢的漂亮,外面不知道多少人,在夸赞她英武绝伦,硬是把一个王爷送进了宗人府的天牢里,以儆效尤。同时,也让各大世家提了个心眼,在缔结婚书的时候,多了一道程序,决不能让男方偷偷更换封皮,把自家的姑娘哄骗了去。

啧,堂堂一个启王殿下,竟然学那人牙子,拐卖宗氏之女,简直震惊了文武百官,不知道多少官员提了册子,要陛下严惩不贷。

沈含光出去之后,站在沈老夫人身边伺候的秦嬷嬷,赶紧摆手,让屋里的妻妾们一同退了出去。

顾氏一脸担忧落在了后面,瑶夫人蝶夫人两位平妻却趾高气昂的走在了前面,沈含光站在长廊上,瞭望着远方,看着天边一抹闲云走神,她天生丽质,肤如凝脂,朱唇琉璃,过于锐利的眼眸,恰到好处的被眉宇间的朱砂痣抚平,多了一丝多愁善感的柔弱,一夕间让身边的枫叶,失去了颜色。

“含光这等姿容,不抬进院里做贵妾,还真是可惜了。”蝶夫人捏着手帕,幸灾乐祸的道。

以这丫头现在的名声,还哪里比得过媚儿这孩子,就算是有上好的姻缘,那也是媚儿挑剩下的,但凡有点脸面的人,都不会把沈含光这丫头当成正妻的人选。

周围伺候主子的丫鬟嬷嬷们,悄然的抬眼偷看着静立而站的沈含光,甚至还大胆的窃窃私语。

大小姐这生无可恋的样子,可别一时想不开,以死名节啊!

感受到这些丫鬟嬷嬷们的目光,沈含光皱着眉头,凌厉的扫了一圈,母亲顾氏虽然有掌家之权,但平时的花销极为的节省,哪里像瑶夫人和蝶夫人,喜欢在父亲耳边吹枕头风,积攒了大量的财富,她们有金钱打点府里,因此,这整个沈家,几乎全是她们的人。

内宅里的弯弯绕绕,向来是一门学问,外祖父顾家,皆是不世出的宗师画家,即便是家道中落,但依旧保持着勤俭的优良传统,母亲顾氏就是这么一个画痴。

顾明珠,素衣若雪,照世明珠,本是京城中出了名的才女,一手高超的画技,让不少才子为之折服。

可惜,二十年前,被人设计,挑了右手的筋脉,再也无法握起画笔,于是乎,顾氏就将所有的希望,放在了沈含光的身上。

记得小时候她不懂事,被这府里的莺莺燕燕挑拨离间,同母亲闹了许久,丢弃了画笔,让母亲极为的失望,直到母亲又生下了双胞妹妹沈成仁和沈成美之后,甚至为了培养妹妹们,甘愿搬到偏院去住。

她怨恨过,不满母亲待两个妹妹比她好过千万倍,对其倾注了所有。她都过了及笄之日了,也没见母亲为她谋夺一门好亲事,要不然也不会听信萧启仁的花言巧语,糊里糊涂的跟了他去私奔。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中奸人的诡计,她要想办法和母亲解开死结,母女同心,其利断金,才能在这幽深的沈家大宅之中,站稳了脚跟。

小说《反派王爷恋爱吗,我超甜》 第9章 额间那秽物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