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樊音阎君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是樊音阎君的小说免费阅读

完整版小说《阎王妻》是赞美死亡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樊音阎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妈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你爷爷……昨晚去世了。虽然我恨樊家的人,但是老爷子一辈子是个只做事不说话的人,没人能说他的不好,现在他走了,我跟你爸必须得回去。”我整个人呆若木鸡,爷爷死了?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

推荐指数:10分

《阎王妻》在线阅读

《阎王妻》 第五章 看门老头儿惨死 免费试读

妈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你爷爷……昨晚去世了。虽然我恨樊家的人,但是老爷子一辈子是个只做事不说话的人,没人能说他的不好,现在他走了,我跟你爸必须得回去。”

我整个人呆若木鸡,爷爷死了?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们家祖上的男丁都是‘阴阳先生’,反正被后人传得很邪乎,抓鬼看风水那叫一个绝。后来我们家从事这行的并不多了,比如我爷爷,他那一代加他一共三个兄弟,没有姐妹,我爷爷排行老二,大爷爷是个木匠,专给人做棺材,三爷爷是做‘先生’的,爷爷就是个踏踏实实的庄稼汉。

他一生都沉默寡言,整天早上出门忙到天黑,仿佛一点都不知道疲倦一般,那双粗糙、被太阳晒得黝黑的手在我小时候还那么温柔的抱过我……

正因为他的沉默寡言,才突出了我‘奶奶’的厉害,家里的大小事务都是我奶奶决定的,当然,关系到整个樊家的事,她会去找三爷爷商量,我奶奶似乎也懂一点‘邪门歪道’的东西。‘邪门歪道’是从我妈口中形容出来的,实际上我奶奶也懂一点风水之类的。

我爷爷是村子里的老好人,对我也十分的好。并没有因为我是个女儿,长大后要嫁给‘阴人’而对我有所看法,他总是什么好吃的都给我,即使什么话也不说,他只会对着我笑,那笑,比阳光温暖多了。

之前忘了提,我还有个刻薄的三奶奶,也就是三爷爷的妻子,之前我没提是因为我觉得她对我人生的影响并不那么大。每当看见爷爷给我塞吃的或者抱着我玩的时候,她总会说:“一个白养的赔钱货,费这功夫做什么。”我爷爷总会说:“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樊家欠囡囡的,才要对她好点,也只有小时候能享享福了……”每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总能看到他眼里泛起的泪花。

樊家的人对女孩子都不怎么待见,就是因为注定的阴婚,但我爷爷从来没有对我不好,所以他去世了,我无论如何也要回去。此刻,我早已经把昨晚那家伙对我说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我对妈说道:“我也要跟你们一块儿回去,大不了今年考不上我再复读!”

妈有些生气:“胡闹什么?!你就给我好好的呆在这里,好好的念你的书!”

我不依:“别的什么事我都听你的,但这次我就是要回去!”

我爸听见了我和妈的吵嚷声,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吵什么呢?”

我妈把气都撒在了我爸的身上:“好不容易把她带出来,还要回去,回那个破村子做什么?!一个个的,不把命当命,信什么邪性,还真有鬼不成吗?考试都不考了是不是?考不上复读一年不要费钱费时间的吗?!”

我爸都不敢吭声,以前在村子里被人笑话跟我爷爷一样怕老婆。我爸以前就在外面工作,并没有一直呆在村子里,我妈也在这座小城里上班,所以我小时候才会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我妈才把我带来这里的。

我心里有些委屈:“浪费的钱我会还给你的,时间是我自己的,跟你没关系!你不供我念书还有我爸,反正我要回去!”

我说的话有些孩子气,但我的确想回去见爷爷最后一面,至少在他下葬前我要看他最后一眼,我不想留下终身的遗憾。

我妈被我气得不轻:“早知道就不把你带出来好啦,让你被那个疯老婆子折腾死好了!我怎么就光生了你这么个不听话的女儿。”

我爸有些听不下去我妈这么骂我奶奶,说道:“什么疯老婆子?你讲话不会好听点?小音也是我妈的孙女,还会害她不成?那不是樊家的规矩嘛……”

我妈一听顿时就炸了,我爸在这时候提起所谓的‘规矩’也就是阴婚的事,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我妈指着我爸的鼻子就开骂:“规矩就是把你们家的女娃给那个什么‘阴人’做妻子?谁见过‘阴人’没有?知道进洞房的是什么人不?你就是个怂包,就知道听**,三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会招摇撞骗,反正我是不让我女儿回那里了,大不了这日子不过了,离婚就是了!”

我妈口中的三爷就是我的三爷爷,我妈以前是知书达理的,毕竟是知识分子,我爸也就混了个高中,一直都觉得配不上我妈这样长得好看又有文化的女人。但这几年发生的事让她变得暴躁了许多,在家里我跟爸什么都听她的,我也不敢惹她生气,但这件事让我怎么能听她的?

最后我爸也跟着劝我:“女儿啊,你就留在这里吧,我跟你妈过两天就回来,留了些钱在家里,你想吃什么就买,好好准备高考。”

我看着我爸也这样,委屈得关上了房门一个人趴在床上哭,看来我是没办法跟着回去的了。

爸妈很快就收拾好踏上了回老家的路,这里离老家也不算特别远,只是中途要转两次车,有些费时间,所以到老家应该要6个小时左右,下车之后还要走一两个小时的山路,所以这就比较费时间了。

等他们走之后,我才想起昨晚那家伙对我说的事,刚才跟妈吵起来完全忘了,现在想起来有点背脊冒冷汗。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我岂不是应该阻止我爸妈回去?

从小在充满迷信的环境中受到了渲染,就算我没有百分百的确信鬼神之说,也至少信了百分之九十了。所以我还是决定去学校看看那个守门的老头儿有没有事。

到了学校大门前,我看到几辆警车,还拉起了警戒线。周围围了许多正要上学的学生,现在进不去,都在外面猜疑发生了什么事。

我看到有警察从老头儿居住的保安室出来了,还抬了个担架,上面蒙着白布,白布下依稀能分辨出人型。我浑身都开始颤抖,匍匐在保安室窗台上的那只黑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仿佛发生的一切都跟它没有关系一样。

似乎察觉到我在看它,它转过头看向了我,张开了嘴巴,露出了尖利的獠牙。

一阵阴风吹过,我怕下意识的朝担架上的看门老头儿看去,风撩起了看门老头儿身上的白布,我看到了他脸上定格的惊恐的表情,还有那长大的嘴……他的舌头不知道哪里去了,嘴边还有血迹,我很难想象他是怎么死的!

小说《阎王妻》 第五章 看门老头儿惨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