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媳当家》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秋菊云轩小说阅读

小说主角是秋菊云轩的小说是《巧媳当家》,它的作者是小玲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送走了刘可妍,秋菊派人把管事刘全找来,隔着屏风对他传了吩咐,月初一秋收,头三日去庄子上坐镇,顺便打听一下田庄附近还有没有卖地的。打发走了刘全,又开始与秋娘商议下个月儿子抓周的事。在拟定宾客的名单上,特...

推荐指数:10分

《巧媳当家》在线阅读

《巧媳当家》 第二章 姐弟第一次闹别扭 免费试读

送走了刘可妍,秋菊派人把管事刘全找来,隔着屏风对他传了吩咐,月初一秋收,头三日去庄子上坐镇,顺便打听一下田庄附近还有没有卖地的。

打发走了刘全,又开始与秋娘商议下个月儿子抓周的事。在拟定宾客的名单上,特意叮嘱秋娘,秦家与夏家不送请贴。

秦家是刘倩儿的婆家,夏家是刘沁儿的婆家,不请她们两家的缘故,秋娘以为是此前刘家姑娘闹出的糟心事,怕影响不好。

当秋菊告诉她连弟弟一家也不必下贴子时,秋娘微微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开口问道:“夫人是说连娘家兄弟也不请?”

“瞧着他们心烦。”秋菊不愿多说,只是随口应付了一句。

秋娘默默退下,转身就去了书房,见到沐休在家读书的云轩,一时说了秋菊的吩咐。

云轩听后挑了挑眉毛,对秋娘说道:“李家***奶方才过来探望,估摸着娘子与她闹别扭了。秦家与夏家不请也罢了,但舅爷一家的请贴还是要送的。”

秋娘也深以为然,结果秋菊的要求在云轩这里被打了折扣,在云磊抓周的前三日,请贴就下到了李宅。

铁柱与小舅子刘宏日日去书院读书,还是在家的刘可妍接了请贴。

刘可妍接到云宅的贴子还挺高兴,以为姐弟俩闹别扭终于有了缓和的机会。傍晚铁柱回来的时候,刘可妍第一时间把贴子送到他面前。

没想到铁柱把贴子接过来看了一眼,又塞给刘可妍,冷着脸说道:“后日你去吧,我没空。”

刘可妍知道自己从云宅回来,把二姑***话传给丈夫后,铁柱就一直冷着脸。每日除了按时去书院外,沐休的时候再也不去姐姐的铺子里帮工了。

人比往日沉默多了,回家除了吃饭能见到他外,基本上都待在书房里。新收的通房丫头佩儿依然陪伴左右,趁铁柱不在家的时候,刘可妍也曾把佩儿唤到上房,私下里打听丈夫在书房的情形。

佩儿的目光不敢与刘可妍对视,垂头含含糊糊地答道:“爷大部分时间都在书房里与二舅爷一起温书。有的时候心情不愉,会吩咐张二宝去外面买些酒水。”

听说自己的丈夫躲在书房里喝闷酒,刘可妍寻了个机会,把自己的弟弟唤到近前,仔细地询问他俩在书房的情形。

刘宏对自己的姐姐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一时打开了话匣子,说了个详细。

“姐夫最近一个月心情不大好,在书院还好些,一回到家里就不爱搭理我了。我曾凑过去几次,发现他都在书房里喝闷酒,还让佩儿姑娘陪着。一次刚好喝多了,冲我吼了两句,我也没在意。听说亲家二姑奶奶不让姐夫管田庄了。从前我俩外出,都是姐夫抢着付账,如今姐夫手里没钱,也不爱出门了……”

“那他每次买酒的钱,都是在外面赊的吗?”刘可妍听得心里一紧,连忙追问道。

刘宏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了,二姐还是问一问佩儿姑娘吧。她日日陪着姐夫,肯定知晓的。”

刘可妍避开铁柱在家的日子,再次把佩儿唤到房里,阴沉着脸盘问起来。佩儿先还想瞒着,陪在自家小姐身旁的华妈妈走上前,一巴掌打出了实话。

近一个月来,铁柱白天照常去书院读书,晚上回来三天两头的喝闷酒。每次喝得倒也不多,只有两三次喝醉了,谁在他跟前就骂谁,佩儿被骂了两次,张二宝被骂了一次,但都不敢跟外人说,知道自家大爷是个极爱面子的人。

打发了佩儿,刘可妍忧心忡忡地半天没吱声。华妈妈瞧不过,变着法子开解,但都没什么效果。最后只好直言道:“您就是不替自己想,也该替肚子里的孩子想。大爷那里,就算二姑奶奶撒手不管了,还有老爷子与老夫人呢。”

刘可妍这才重新打起精神来,想着秋收后公公肯定来省城送粮食,到时候求他帮着开导一下。明年公婆搬到省城住,总不会眼瞅着儿子颓废下去。

想开一这层,刘可妍又找机会向张二宝询问铁柱在外面赊酒的情况,听说酒坊离学市不远,是沈举人家开的,书院的人来买酒,是可以赊账的。

刘可妍拿出三两银子,让张二宝付清酒钱,余下的留着再买酒的时候用。

瞧着一个月来,家里只有支出,没有收入的账本,刘可妍抚额叹气,派人去偏院请来赵春微,妻妾二人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坐到一处想法子。

赵春微嫁过来第一次接触账本,看了账上的亏空先是变了脸色,瞧见刘可妍一副眉头紧锁、唉声叹气的模样向她介绍家里的情形,不由得多信了几分。

当她知道婆家二姑奶奶有了身孕,脾气渐长,看自己的弟弟不顺眼,抹了他的差事,自家爷气不过,经常躲到书房喝闷酒,没钱还在外面赊账的时候,出言建议道:“大爷心里不痛快,小酌一点儿倒也没什么,只是日日如此,久了怕会误了前程。咱们是劝不动的,不如偷偷派人告诉老夫人一声吧!”

刘可妍之所以唤赵春微过来,把账本拿给她看,也是想借机敲打她一下,家里没钱了,别再冲她要这要那。但听说要派人告诉婆婆,她却不打算如此。

“如今家里秋收正忙着呢,连童儿的抓周都顾不上,咱们还添乱,也忒没眼色了。过段日子,公公会送粮食过来,那个时候再提也不迟。”

赵春微见刘可妍早有了成算,却还把她叫过来,知道必有下文。

刘可妍借着这个机会,把两房的人叫到一处,吩咐从即日起,保持勤俭,严惩浪费,如果觉得大厨房的饭菜不可口,可以自己添银子开小灶。公账上的开销不能随意增加。赵春微的补汤没有了,要求日日有肉吃也不可能了。

回到偏院自己屋里,独自生了一回闷气,却也没有法子反驳。身旁服侍的范大嫂劝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熄了火气,觉得还是先不争一日之长短,保佑腹中的孩子顺顺当当地生下来比较重要,只好暗自认了这个哑巴亏。

刘可妍的心情就好多了,华妈妈出的这个主意恰到好处,自己用嫁妆银子补贴家用倒也没什么,但都补贴到赵春微的肚子里,她却万般不能容忍。

云磊抓周这一日,不到两个月身孕的秋菊一身秋色衣裙,怀里抱着红衣红裤的小男娃,把他放到琳琅满目的案子上。

在众人的催促下,小男娃结束了思考状,向手柄上镶嵌着宝石的短剑爬了过去,就在大家以为他会选剑时,小男娃一歪头,又相中了精巧的金算盘。

稍一犹豫,云磊扑了过去,一手抓算盘,一手抓短剑,起不来了。

人群中传来阵阵笑声,有人出声凑趣道:“小公子富贵双全,既是武将军,又是大富人。”

云轩伸出手把儿子捞起来,笑眯眯地曝料道:“这小子最爱宝石与金子。”

奶娘接过孩子,秋菊在外面露了一个脸,就跟着回房了。

秋娘出来,解释了女主人有孕不满三个月的事,宾客听说了纷纷道喜。

男客由云轩陪着,女客多数聚到了后堂,陪着秋菊聊家常。

秋菊看到刘可妍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下头,陪屋里其余女客说话。

等宴席摆上,客人们都去花厅用膳的时候,刘可妍却留了下来。跟秋菊说起了近一个月来铁柱躲在书房里喝闷酒的事。

秋菊听得直皱眉,压着窜起来的火气,等弟妹说完才开口问道:“你打算让我怎么办?继续供他吃喝,让他过着衣食无忧、不思进取的日子?既然有本事纳小妾,怎么就没本事养家呢?赊账喝酒耍脾气,养出一身臭毛病!”

刘可妍不敢吱声,秋菊发了一通脾气,拿出了一张田契。

“我又买了一块地,大约四十亩,离先前买的田庄不远,你把田契交给他,就说是我送给他养家用的。田里还种着红薯和玉米没收呢,让他带着人赶紧去收。”

刘可妍这下高兴了,接过田契也顾不上吃宴了,提早告辞回去了。

外甥办满月酒这一日,铁柱向书院请了一日假,但也没跟着刘可妍去赴宴,而是守在书房里等消息。姐夫没去,刘宏作为客居的小舅子,也就没去。

刘宏后来才知道闹别扭的事,当小的不好说话只能陪着。

刘可妍欢欢喜喜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一幕是他们在房里安安静静地温书。

当她把田契交到铁柱手上,眉开眼笑地催促他带着家里人去收庄稼的时候,铁柱还有些不相信。

“这是二姐送我的?”

“说是地里还种有红薯和玉米没收呢,让咱们赶紧收了。”

铁柱这一回才真信了,仔细看一遍田契,问道:“良田位置,你知道吗?”

刘可妍摇了摇头,只把秋菊告诉她的大致位置说了一遍。

刘宏闪了闪眼睛,笑嘻嘻地插话道:“我跟着姐夫去一趟云家,姐夫当面问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是呀,是呀!亲姐弟,哪有什么说不通的?”

刘可妍帮着科普了一下怀孕的人情绪不稳很普遍,铁柱这才彻底放下心结,也找回了面子,故意嗔怪道:“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生了一个月的气!”

小说《巧媳当家》 第二章 姐弟第一次闹别扭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