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楚暮沐风的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是楚暮沐风的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叫楚暮沐风的小说是《剑破虚天》,本小说的作者是墨酒所编写的玄幻修仙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楚暮被粗暴的扔进了中武阁的水牢里,两根小腿粗的铁链紧紧的锁住他的手腕,中武阁的老房,至今还没有人逃出去过,南意的目光有些说不清的意味,若是他不是那一族的人,若他们立场一致,其实此人倒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

推荐指数:10分

《剑破虚天》在线阅读

《剑破虚天》 身世 免费试读

楚暮被粗暴的扔进了中武阁的水牢里,两根小腿粗的铁链紧紧的锁住他的手腕,中武阁的老房,至今还没有人逃出去过,南意的目光有些说不清的意味,若是他不是那一族的人,若他们立场一致,其实此人倒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朋友。

只是,世事不能尽如人愿。

今晚,他就该送他上路了。

“那位刘老板怎么样了?”南意低声问道。

他将楚暮从石室里带出来时就发现了那个茶铺老板,此人在永宜经营一个小小的茶汤铺子已有十年,着实不像能卷进这件事里的人。

“他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属下禀报道。

“这位玄慕山的首席弟子拿着他侄子的通引进了城,他会什么都不知?”

“他说他之前也没有见过这两位侄子,只是端阳老家有人传信过来,说是有两位后辈要前来探望他。”

南意沉吟了片刻,眉头微微皱起:“两位?那另一位呢?”

“刘老板说他也不知道,来了永宜之后便整日不见踪影。”

“先关着吧,再查查,若是真没什么问题就把人放了吧。”南意想起刘老板那饱经风霜的脸,算算年级,也是个老人家了,不像是能参与到这些事里的,多半只是被骗了,他也不想为难城中百姓,本来封城就已经造成了很多不便,若是再动城中百姓,安将军当真要与中武阁交恶了。

“顺便,想办法找到刘老板名义上的另一位侄子。”

“是!”

南意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楚暮睁开了眼睛,轻轻笑了起来,随便一震便将手上的铁锁震断,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也该走了。

不过走之前该把他的流青剑拿回来。

当楚澜华带着他的流青剑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丝毫惊讶:“你是不是该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楚澜华依旧是那副笑脸,随手将牢房的门劈开:“走吧。”

永宜城不远外有一个山庄,乃是姜国国君的一处行宫。

楚澜华扔给守门的侍卫一个令牌便带着楚暮进去了。

亭台楼阁,流觞曲水,着实惬意。

楚澜华衣袍翩飞,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袖子,从中拿出一把折扇,扇面是画的极好的梅花,透着一股子灵气,绝非常人所画。

“你想知道什么?”

“我的身世。”

楚澜华微微一笑:“帝族之后。”

“帝族……究竟是什么?”

上古时代,诸神并立,有十大帝族承天地气运而生,每一族都拥有自己独有的力量,是世间至高无上的存在,但流传至今,便只剩下只零破碎的零星血脉了。

而楚暮,就是传说中的帝族之后。

“其实,钥匙并不是那条项链,能打开的上古之境的,唯有帝族之血。”

“我并不知道你的家族经历了些什么,但是他们显然是想保住你这个帝族之后。”楚澜华摇了摇折扇,“千方阁十年前就打了钥匙的主意,上古之境拥有十大帝族的遗产,一直是九州大陆各大势力争抢的对象,千方阁想凭此崛起也可以理解。”

“那么中武阁呢?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楚澜华面上的笑容有些淡了:“他们啊……大概只是想杀你吧。”

从下山到现在,一件一件的事摊开在他面前,就像提前写好的剧本,一幕一幕,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被精心计划,而主宰这一切的,就是面前这个男人。

这个与他在夏荷偶遇,但绝对不是偶遇的男人。

“你究竟为什么告诉我这一切?”楚暮握了握拳头。

“你难道不想知道吗?”楚澜华淡淡的道,面上没有什么神情,但楚暮有一种感觉,现在这样才是面前这个青年本该有的样子,冷漠而疏离,“玄慕山拼命想对你隐瞒的,现在我都告诉了你,你不该高兴的吗?”

如此理所当然的语气,像是嘲讽,楚澜华收了扇子:“我也该走了。”

他将项链扔给了楚暮:“这个大概对你还有些用处吧。”

他最后还是笑了一下,仿佛又变成了那个世人皆知的红尘公子,轻佻却又风流。

“记住,要小心中武阁和他背后的人。”

楚暮握住了小巧的项链,月白的坠子尖锐的棱角深深地陷入他的皮肉,两年来的梦境又再一次完整的从眼前经过,无数人的尖叫,空气中的浓重的血腥味,男人轻蔑的笑声,弱小无力的自己,可是……心里还是像缺了一块,肯定还有什么是自己不曾记得的。

即便重复了两年的梦,他依旧如同旁观者一般,他没有义愤填膺,也没有滔天怒火,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很难想象这是自己的亲身经历。

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是少了什么的。

在玄慕的时候,他们都说他是个没心的人,什么都不在意,师傅让他当首席弟子他便当,有人挑战他就接着,并不是为了什么名声面子,他纯粹只是觉得他应该这样做,至于为什么,他从未想过。

现在想起,也许只是因为他从未上过心吧,一直用旁观者的态度看着所有人。

他独自一人在后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练着剑,除了每日给他送饭的小师妹,他很少见人,即便后来成了首席弟子,只要师父不催他也从不去演武场指导弟子。

所有的情绪离他都很远,他只是判断着作为一个正常人在面对这些情况时会做出什么反应。

他们都称赞玄慕首席温润如玉,乃是谦谦君子,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是太冷漠了,冷漠到,对什么都没有感情。

他们都说他该明白自己的妄念究竟是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个没有妄念的人,该如何破妄。

他看着倚在假山上笑眯眯的楚澜华,也是一笑:“我会记住你的。”

“那么就多谢记挂了。”

楚暮月白色的衣摆在风中飒飒作响,他看着将落的太阳,夕阳在他的眸子中映下别样的光辉,没有妄念就该创造妄念,那么一个正常人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最应该做的,便是,复仇。

小说《剑破虚天》 身世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