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婉秦瑞安主角的小说 严婉秦瑞安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叫严婉秦瑞安的小说叫做《谁的青春不忧伤》,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烟水流所编写的浪漫青春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清晨一声短信铃声响起,叫醒了秦瑞安。他还迷糊着呢,看了下自己挂在床头上的闹钟,七点钟。他迷糊着拿来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手机显示有条陌生的短信。短信说“请各位同学在八点时刻到学校门口集合,带上换洗衣物和平...

推荐指数:10分

《谁的青春不忧伤》在线阅读

《谁的青春不忧伤》 第八章 无忧年韶华如花 免费试读

清晨一声短信铃声响起,叫醒了秦瑞安。他还迷糊着呢,看了下自己挂在床头上的闹钟,七点钟。他迷糊着拿来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手机显示有条陌生的短信。短信说

“请各位同学在八点时刻到学校门口集合,带上换洗衣物和平时所用物品。届时欢迎各位的到来。”

落款是谯枫。

秦瑞安想自己都是不待见谯枫的,不过也没多想。自己毕竟是答应了自己的同桌的,想想自己就该去,这是他给自己搪塞的理由。显得滑稽无比。最后他想,自己该带什么东西呢,既然是要带备换衣物,那肯定是要待的时间长一些吧。于是从自家的床下翻来一个大木箱,找出了几件外套。全是厚厚的,带着些平常用的牙刷什么的背上书包拿上公交车卡准备出门去了。最后看到桌上依然是自己父母早上给自己买的包子,虽说都有些凉了。秦瑞安还是把它给吃了。留下字条走了。

市附中学校门口,

熙熙攘攘的人都是这儿站点,哪儿立着,也许是人不熟的原因,同学们只是和自己熟悉的人说着话。秦瑞安匆忙的赶到看到熟悉而又陌生的人群,他想就是他们班的同学了,忙寻找自己熟悉的人,最后在一处看到邓宝君和游小翔。邓宝君正对他招手呢,而游小翔则是跟孟飞雄聊着呢,那数学鬼才罗强正在捯饬着手里的东西,不时的这体育委员还闹腾他。说给他看看、

“砰”

邓宝君见秦瑞安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顺手拿着自己手中的帽子拍了他下说

“怎么这么晚”

秦瑞安笑呵呵说

“我又做错站了”

“砰”

“没出息”邓宝君白眼道、

秦瑞安环顾四周,人是到的差不多了。邓宝君今天是穿着一身灰白色的运动装,扎着马尾,带着鸭舌帽、严婉是穿着一身淡白色的运动装,青丝若瀑布,带着网帽。其余的同学都是要么是休闲装要么是运动装。只有秦瑞安发现自己校服没换,感觉自己瞬间不合群,不过他也不在意了。毕竟他觉得校服也像运动装,

过了会儿。

“同学们差不多都到齐了吧?”谯枫拿着一个扩音器说,然后看了几眼,说

“我说秦瑞安,你怎么还穿着校服啊。不是短信通知你今天爬山么,你是怎么回事啊?你是家里没钱买不起运动装?家里穷就给我说嘛!”

秦瑞安觉得这话可真难听,不过他还是忍着了。

他心想“分明没给我说今天爬山”,然后想这些也许就是谯枫的把戏了。心里突然对他的厌恶不知增加了多少,他想自己就这样走了。不过忍着了

然后笑呵呵挠头模棱两可说

“我忘了!”

“记性不好你早说嘛,早知道我就电话通知你了,顺便给你买身运动服”谯枫笑着说

秦瑞安还是呵呵直笑说

“下次不会了”

“下次?下次还会不会叫你都不一定呢,今天去爬山,你穿的衣服都不方便,你带了衣服没有?衣服你总该没忘带吧”谯枫又是问

“带了”秦瑞安微笑说

“你别带着几件薄外套就来,今天去爬山海拔有些高,也许你上去没准儿会感冒哦”

秦瑞安还是笑呵呵的说

“我带的就是厚衣服

“那好!走吧”

谯枫似乎也是觉得跟这个土包子没说话的乐趣,就准备带着同学上大巴车。然后旁边一个高个子男生就说

“谯少,不是说不带这个土货嘛,你怎么就带了他了”

谯枫笑着说

“上去冻死他”他想这秦瑞安肯定会根据这短信随便带两件衣服了。

随后就带着这些同学上了大巴。

大巴司机见谯枫上来问好说

“谯少,是去云山么”

“恩”谯枫随口答了句

然后对着扩音器讲

“同学们请迅速上车。随便挑着位置坐”

陆陆续续的人都上去了。秦瑞安上去随便挑了个二人的位置,他坐在里面。方才邓宝君不知道去了哪里,然后他也没寻到严婉就跟着游小翔他们一同进来了。游小翔见到了张一岚上去了,忙跟上去,笑呵呵说

“这包重不重,我帮你提”说着就要夺张一岚的包,这扎着马尾的姑娘脸瞬间就红了开来。忙说

“不用了”

秦瑞安看了看张一岚,他想这也是扎着马尾可爱的姑娘。怎么跟自己的同桌就差别那么大呢,他感觉无限悲哀。

慢慢的车上的人都坐下来了,然后还是没见着邓宝君,待他准备想要入定睡觉呢,他看到严婉上了车。忙想叫住让她坐这儿,然后不知道这谯枫从哪儿冒出来的。

“坐这儿吧,感谢你今天能来”

严婉微微笑说

“谢谢”

一会儿邓君宝来了,疯疯颠颠的样子。跑的马尾一颤一颤的说

“我来了,我来了”手里带着东西

在车上寻了半天,看到秦瑞安。忙扔了包说

“给,给姑娘我放好”然后又说

“你可真好,还给我留了位置”邓宝君笑嘻嘻说

秦瑞安白眼道

“这是人家不给我坐在一起”

“谁那么没品位,不跟我家暖男坐”说着也是恨恨的样子。

秦瑞安不说话呵呵笑了下,就说

“我要睡会儿”

“恩,到了我叫你”

车内一片寂静,也许是起的太早,大多数人都是在假寐的状态中。颠簸中秦瑞安也是睡不着,刚睡下,脑袋就撞上了玻璃窗。无奈就下了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景,车急速的驶向远方,这时候已经远离市区了,秦瑞安也不知道自己迷迷糊糊的靠在窗户上靠了多久,他觉得腿有些发麻,便站起身来。看到前几排,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靠在一个男生的肩上,哪自然是严婉,旁边的人也自然是谯枫,看到这样的场景他心里不知怎的是说不来的难受。显得有些心烦意乱了,干脆就自己坐下来一直看着窗外了,突然自己肩头一沉,一看是邓宝君,脸色蹙着感觉像是很难受的样子。喉咙也是不停的动,颦着眉,虽说是睡着的,秦瑞安知道她肯定是有些晕车了。于是忙翻出自己背包了原来准备的晕车贴。也不知道过期没,就忙给她贴上,小心着没有给她弄醒,又生怕她坐车上吐了,于是就一直盯着她。看着她脸色的反应,手里备着早上吃早餐的塑料袋。一会儿见她脸色好转也就放心了。又回头看看美景,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到了,到了。”邓宝君摇醒秦瑞安说

秦瑞安习惯性摸摸头后揉揉眼说

“到了啊,这么久”眯着眼说,这时候天都有些灰暗了。

邓宝君见他揉头

“砰”的一声说,

“我还没打你呢”

秦瑞安揉揉头怒视着看着她,

“看什么看”

秦瑞安想这公主病又犯了。

邓宝君见他醒了就笑呵呵说

“醒了就下车吧。”

这时游小翔上了车说

“我说兄台,你这是也能睡啊,这都到了好几小时了。你才睡醒啊?”

“不是才到么?”秦瑞安不解

“早到了”游小翔白了一眼

“这可是邓姑娘的功劳,说什么让你休憩会儿,不让我们喊醒你。也不知道你给她吃了什么迷.魂.3药,她就这么守了你几个小时”他补充说

“砰”

“去你的,姑娘我这是报答他给我贴药的恩,我这是感恩。哪里像你们不懂感恩”邓宝君拍了他一帽子愤愤说

“哎。好好好!我说你醒了也该下去了吧,这谯大少爷可是催了你几次了。”游小翔意味深长的说

待秦瑞安站起身来看,周围的同学基本上都下了车去了。忙说

“你该早些叫我的”秦瑞安随口说

“哼!说着你还埋怨我了?”邓宝君撇头哼道

秦瑞安见她有些生气忙解释说

“不是这个意思,你是知道这谯枫不待见我,这样如此我想一会儿肯定又要给我难堪。我只是不想连累你”

“哦”

“走吧”

三人下车了去

“哎呀,这二人世界过的如何啊?”谯枫见他们下车来,笑呵呵说

秦瑞安觉得一下来就有些冷,见到谯枫就尴尬的笑笑说

“不好意思,谯同学给你添麻烦了”

谯枫没好气的说

“下次记得给我油钱,我给你一个人开了几小时的暖气”

“下次不会了”

“哪里敢有下次,你这二人世界可真是漫长”

谯枫呵呵笑

邓宝君听了这话倒是不乐意了

“你个大男人怎么就那么鸡肠小肚的,婆婆妈妈的”

“哎呀,没看出来啊,秦瑞安你还有个美女帮手呢”

这时

“都说了是你邀请的,你何必在这里为难同学?”严婉站起身来说

谯枫忙赔笑说,

“开开玩笑”完毕就不再说,看了秦瑞安一眼。秦瑞安笑笑,邓宝君则是扬了扬帽子,哼了一声头就转了过去。

天色渐渐的晚了,这时是在云山山脚了、谯枫说明天是组织爬山的。今晚暂且在山脚住上一晚,几人从大巴车内拿出了帐篷,说自己拿去组装。这秦瑞安跟着游小翔他们是一组的,组里还有体育委员,猥琐强,还有个颜正生,毕竟这是他座位附近周围的同学,也算是跟他们熟。突然这邓宝君把他拉到一边说

“怎么办,我不认识那些女生啊”邓宝君难堪着说

“你去随便加一组嘛”秦瑞安说

“可是我不认识的啊”邓宝君急着说

“我去帮你问问严婉吧”

秦瑞安在几个小组里找了半天终于是找到了严婉,然后秦瑞安也看到了张明倩。

“你把宝君也带上吧,好不好?”

严婉笑了笑说

“我们组也差一个,你让她过来吧!”秦瑞安笑着说

“谢谢”

张明倩也笑笑说

“总不能让她跟你们住吧”

秦瑞安也笑说

“哪里话”将邓宝君喊了去,自己也就归了自己小组哪里。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云山也是显得高耸,黑夜里像是看不清的巨人,秦瑞安这组内

孟飞雄问话了

“你是不是喜欢那小妮子”秦瑞安见他是对着自己讲的、忙回答说

“没有”然后笑呵呵的说

“你还瞒着我?”孟飞雄笑说

自然秦瑞安是看不出来孟飞雄是多大的人,倒是这语气跟他的样子是符合的。显得格外成熟,

“孟兄可真是慧眼啊”游小翔说

“这个就叫瑞安是解。而那小妮子是方程式”

秦瑞安不知道这小妮子说着是谁,就笑笑说

“假的,假的!”

颜正生说

“一毛钱俩的”

众人笑、

很快,几人就把帐篷搭好了,这个帐篷很大,几人迅速要来被褥什么的。所谓人多办事快,然后见其他女生没有安置好,几人一同去,因为搭过一次所以后面的都是得心应手的样子。所以大家都很快的收拾好。

夜间帐篷内

几人是睡在一起的,男人似乎是特别容易聚群,几句几言就熟悉了个透,这不他们就开始讨论自家的姑娘了,似乎这是逃不出亚当夏娃的定理。

“你说那严妮子的性子怎么那么冷淡呢?”那游小翔问

“人家都是豪门女,高冷些是应该的”体育委员慢道

“豪门女也是个姑娘,难逃各样花哨”颜正生像是高人样,抑扬顿挫的。

“那去给她下药吧!她那么漂亮,看着都不淡定”这言语猥琐的就是罗强了。

“瞎折腾,看不出来哪儿有个特仑苏么?”游小翔继续说

“还是我的一岚妹儿可爱”

“我觉得这高冷严不一定喜欢特仑苏。”颜正生窝在被子里说

“也许是优酸乳,是也不是,我猜兄台肯定这样说了”游小翔呵呵道

“我也是不怎么喜欢这特仑苏,感觉就是他一家独大。颐指气使的样子,让人生厌,要不是看在我想来照顾我一岚妹妹,早跟我家父飞海南去了”游小翔撇嘴说

“你特么倒是家里有钱,有着底气。你让人家优酸乳怎么跟他较劲”颜正生呵斥着说

“我特么也是看他不爽,各种挖苦瑞安”豪气的孟飞雄这样说

“哎,我说优酸乳同学,你怎地不发话啊”游小翔胳膊拐了拐秦瑞安。

“恩”

秦瑞安笑呵呵的说

“我说什么,你们都说了啊!我知道谯枫不待见我,我也就这样。”

“难怪你这脾气老是让你那活宝同桌揍”颜正生说

“与人和蔼是好。不伤自己,伤他人。沉默是对他人最好的讽刺”罗强悠悠的说

“哎呀。没看出来啊,你个小痞子还有些文雅”孟说

“我特么不是小痞子。这是天生优质性格”说着还是正色的样子

众人笑

“天生地痞。不过还好,不伤根本”颜正生笑着说

“睡吧,睡吧。明天还爬山呢!”秦瑞安打着哈欠说

“你特么睡了一上午,还叫着睡。你这是哪门子道理”游小翔呵着说

刚说完,这帐篷外就传来声音

“哎!同学们给留个门。”秦瑞安拉开拉链是金源

“你不是跟谯枫在一起么”秦瑞安狐疑

“他们一群人都在喝酒打牌抽烟,不习惯就过来了”金源嫌弃着说

“哦!那你进来吧”秦瑞安放他进来拉上拉链

“班长,你这么晚来,不是卧底吧!”孟飞雄悠悠说

“我卧你大爷,老子就是不爽他们没事瞎折腾”金源愤愤说

“那你去吧,最好把我大爷的棺材板给卧穿,没准儿还能弄出个小粽子来”

孟飞雄悠悠继续说

众人笑

“好了。好了,睡吧,明天爬山呢!早些休息”

这秦瑞安劝了第二次了、他不知为何自己今天特别嗜睡。就打了呵欠躺下,班长找了个位置挤下,又开始长篇大论,这几个男生无非是讨论着那个妹子靓丽,那个姑娘发育不错。那个姑娘好看之类的。乐此不疲,秦瑞安当做没听见,只是迷迷糊糊听着什么

“A罩是什么概念?”

“你来摸我就知道了”这声音是猥琐强跟孟飞雄的对话、

秦瑞安只是带着笑就睡深了。他们仍在说着什么

“那B呢”

“馒头”

“C呢”

“D呢”

“E呢”

“F呢”

最后不知道谁说了句

“滚去把班上男生屁股摸个遍就知道了、”

众人笑。渐渐笑声就止了。

女生帐篷里,

“严姐姐,那秦瑞安跟你什么关系啊”

这自是邓宝君问的

严婉笑笑说

“只是第一天认识的,没什么关系”

“那他老是偷偷看你,我想他肯定是喜欢你”

严婉还是笑笑说

“我们都还小。情感可猜不得”

邓宝君也笑说

“那就没准儿了。我可是神猜邓”

“邓瞎猜吧!”严婉呵呵笑

“神猜邓”

“邓瞎猜”

儿女乐此不疲的斗来斗去,最后严婉服输说

“好了!好了,明天可有忙的呢,早些休息吧”

这邓宝君是恩了一声,就想这秦瑞安到底是哪里好呢?单单是因为他跟自己斗嘴的忍让?还是他的温柔,还是那一贴晕车贴,到底还是自己醒来发现在他肩上心中异样的感觉做的祟、是什么到底还是什么,她肯定是不明了。

毕竟他们都还是十六岁的花季,哪里明白是是非非呢!

于是她脑子回响起了张一岚自己和着曲子的声音

坐着的毛驴一步一步滴滴答答,我带着的倚天喑哑。

大家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

其实我只是喜欢峨嵋的雾,像十六岁那年绽放的烟花。

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我走过山的时候也听不到回答;

我骑的毛驴步步滴滴答答,悠悠飘向远处可从不想要回家。

正当喜乐无忧年韶华如花,远游风尘之色却不似十九风华;

愁思袭人无计回避真牵挂,不知天涯何处有那我思念的他。

…………………………………………………………………………………………………

十六岁到底是个什么呢?

也许就是那无忧年华韶华如花!

小说《谁的青春不忧伤》 第八章 无忧年韶华如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