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逆天改命》最新章节列表

《逆天改命》是作者桃花渡写的一本悬疑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逆天改命》精彩章节节选:第14章那些蛇把地板盖的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几乎组成了一条蛇地毯,古玩店老板站在凳子上,一动不敢动,快哭出来了。我们这里处于闹市,气候又干燥,平时一条小菜花蛇都稀罕,更别说这么多了,而且,这些蛇个头...

推荐指数:10分

《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逆天改命》 第14章 免费试读

第14章

那些蛇把地板盖的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几乎组成了一条蛇地毯,古玩店老板站在凳子上,一动不敢动,快哭出来了。

我们这里处于闹市,气候又干燥,平时一条小菜花蛇都稀罕,更别说这么多了,而且,这些蛇个头都不小,颜色各异,都是不同的品种,咋聚集在这里的?

杂货店的秀莲听见这个动静,抱着灭火器就来了,对着这些蛇就要开喷,我立马拦住了秀莲,说你先别着急,这里有毒蛇,惹了它古玩店老板就危险了。

这些蛇里混着一种青色的蛇,我跟着三舅姥爷踩穴的时候见过,叫青信子蛇,咬人一下立刻溃烂,轻则截肢重则送命,本地人说宁惹阎罗,不惹青蛇,说的就是它,最棘手的是,它很容易受惊。

古玩店老板一听,比蛇先一步受了惊,想出来又不敢,连声喊救命,说他还不想死,省吃俭用攒的钱还没花呢。

俗话说怕啥来啥,他这么一嚎,一条胳膊粗的青信子蛇就从“蛇毯”上直立起半个身子,奔着古玩店老板就吐信子,古玩店老板躲没处躲,眼瞅要从凳子上翻下去。

这下坏了,我一把抓过其他店主拿来打蛇的扫帚,用巧劲儿在蛇里扫出了一条路,抢到了古玩店老板面前,就把他给拽住了。

人没翻进蛇毯,可凳子倒了,青信子蛇顿时胳膊似的立起来一片,对着我们狂吐信子。

古玩店老板吓得狂叫了起来,我也顾不上扫开蛇了,奔着外面就跑,本来都有心理准备踩上几条,可怪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些蛇一碰上我,像被蛰了似得,立刻逃窜开了,竟然真给我让出一条路来。

奇怪,这些蛇——好像在怕我?

也顾不上多想,我两步跑出去了,这时一家有难四邻支援,隔壁金器店,小额贷款店,珠宝店的店主全来了,有的拿扫帚有的拿簸箕,蛇平时是很容易受惊的,但今天依然但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还在古玩店里熙熙攘攘的挤着,似乎不想走,更怪的是,这些蛇四处乱钻,像是在找什么。

古玩店老板脸白如纸,不住嘀咕着:“邪,真邪......”

我望了望气,忽然发觉屋里有微微的青气,顿时一愣。

我竟然能看见青气了?

按理说,刚入门学望气,只能看到黄,紫,红,黑,白五种,青色主灵,只有不是人,也不是鬼的东西才有,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我隐隐约约觉得风水师可能也是分等级的,但因为“不合阴阳群”的关系,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层次,总而言之比以前进步多了,估计是这一阵的功德积累造就的,以后看的越准,赚钱岂不是也就越多!但是再一想,我很有可能就一个多月的命了,这又等于给自己泼了一头冷水,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我也够呛能升到什么高层次,还是先想想赚钱和保命的事情吧。

很快消防员来了,把蛇清理了,还不放心的问这些蛇哪里来的,养宠物可以,但数量这么多,已经威胁到公共安全了。

古玩店老板冤枉的不行,说他真不知道,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蛇。

消防员不太相信,说这种数量,除非是养殖场的把它们扔你这了。

小额贷款店的老板连忙问古玩店老板,最近是不是得罪人了?

古玩店老板更是欲哭无泪,说他干这一行这么多年,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咋会得罪人呢?

这话我并不完全赞同,前几年我亲眼看见,他把玻璃厂进的绿翠鼻烟壶当成雍正年间的御用,卖给外国游客了。不过就算真得罪人了,何必用这种诡异的法子?

等消防员带蛇离开,古玩店老板也不敢回去,惊魂未定的坐在我门脸里喘气,我还给他拿了一碗程星河买的冰镇酸梅汤压惊,程星河看见,立马跟我做了个“记账”的手势。

古玩店老板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什么邪,我想起了他店里的青气,就问他最近店里来过什么古怪的人没有?

古玩店老板歪头想了想,猛地一拍大腿:“别说,还真有!”

原来昨天晚上,有个三角脸的女人上他们家去了,让他把东西交出来,那是她的。

那女的模样很怪,进屋之后虽然没动,身子却左摇右摆的,跟没主心骨似得,身上还带着一股很奇怪的腥气。

古玩店老板一听这话没头没尾,连忙说自己可没拿她东西,那个三角脸的女人眯着细长眼,恶狠狠的撂下一句,你要是不给,到时候别后悔。

那女人说话的功夫,古玩店老板发现她舌头是分叉的。

当时他也没当回事,就觉得那个女人精神可能不太正常,没成想今天一睁眼,店里就出了这事儿,太吓人了。接着他就抓着我,问我是不是那个女人给他放了蛇?她不会再来吧?

程星河一边吃豆腐脑,一边看了看外面,说道:“人家找不到想要的东西,当然还会再来的。”

古玩店老板一听,欲哭无泪的说这可咋整,我哪儿知道她要啥啊......

我脑子快,立马问古玩店老板:“我昨天给你那个珠子呢?”

古玩店老板一听,眨巴了半天眼睛,说:“我不是跟你说好了吗,拿去给我一个靠谱朋友那做鉴定去了。别说,昨天晚上我那朋友前脚刚走,三角脸女人后脚就进来了。”

会不会真是那个珠子带的祸事?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怕珠子有问题会连累他,立刻就让古玩店老板尽快把那珠子弄回来。

古玩店老板一听,忙说他这就跟那个朋友联系,说着就跑回店里去了。

我心里越来越沉了,那个女人到底让我拿那个珠子干啥?难不成......是想害我?

程星河瞅着我,气定神闲的说:“白捡的东西,不是祸就是灾,你可长点心吧。”

哪儿都有你,生怕人把你当哑巴卖了?不过......他长的是眼睛还是监控,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

“李北斗。”

正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好久不见。”

这个声音很熟悉,我抬起头,顿时愣了一下。

是高亚聪。

这么多年没看见高亚聪了,她以前就是校花,现在比学生时代多了几分妩媚富贵,越来越好看了,但马上,我就想起了以前那事儿,心里跟让人挠了一把似得,生疼生疼的。

这时又一个人咳嗽了一声,是安家勇,他跟以前一样油头粉面,就是肚子大了一圈,而眼睛还是那么不怀好意:“哟,老同学,还记得我们两口子吧?那会多亏你给我们牵线搭桥了。”

我真想把他那张跋扈的脸按在地上摩擦。

高亚聪娇嗔的打了安家勇一下,接着看向了我,问道:“李北斗,我们听说你给和上看事儿看的很好,所以我们家的事儿也想找你看看。”

我们家......他们现在还真结婚了。

安家勇添了一句:“其实找谁不行啊,不过我媳妇心善,听说你穷疯了,所以帮衬帮衬你。”

我可去的吧,不过在商言商,没有打客人的铺子,何况我急需钱呢,安家勇家是开二手车行的,有钱,真要是能做买卖,那必定得多要点。

刚盘算到这,程星河就给他们俩热情的看茶让座:“两位贵宾这边请,跟我们老板细说说。”

我一愣,老板?

高亚聪看向了程星河,顿时有点吃惊,安家勇直接愣了:“你这穷鬼还请上员工了?”说着坏笑了起来看向程星河:“你们李老板欠你几个月工资了?”

程星河装作很惊讶的样子,说您真会开玩笑,我们老板昨儿还给我发了两万块钱奖金呢。

我暗暗心惊,你再吹下去,县城的牛都让你给吹绝户了。

可程星河那双眼睛非常清澈,表情也十分坦诚,瞅着他这样我都快信了。

安家勇也上了当,盯着我的眼神像是在疑惑我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

高亚聪微微一笑,这才说道:“行了,别开玩笑了,咱们说正事儿吧。”

原来安家勇继承了家里的车行,生意挺好,但是最近不知为什么,车行里出了点怪事儿。

就是一有人来看车,老能听见停车场里有个女人在哭的声音,呜呜咽咽的,别提多瘆得慌了。一开始安家勇还以为是不是哪个女员工受委屈了,就大骂能干就就干,干不了滚蛋,要嚎丧回家嚎去。

可工作人员们听见老板骂街过来看热闹,他发现三个女员工都在,这把安家勇瘆出一身鸡皮疙瘩,不是自己家女员工,是谁?

停车场在郊外,附近也并没有人家。

他就里里外外找了一遍,可光能听见哭的声音,却跟本找不到人,他心里正嘀咕呢,更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

小说《逆天改命》 第14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