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改命章节 逆天改命小说目录阅读

主角叫李北斗程星河的小说叫做《逆天改命》,是作者桃花渡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3章如果没有那个小山,那杨水坪确实就是五福临门在后,笔架山在前,但跟这小秃山连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不正是“九鬼压棺”吗!九鬼压棺这种风水,几百年也不见得能找到一个,基本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整体是九...

推荐指数:10分

《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逆天改命》 第3章 免费试读

第3章

如果没有那个小山,那杨水坪确实就是五福临门在后,笔架山在前,但跟这小秃山连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不正是“九鬼压棺”吗!

九鬼压棺这种风水,几百年也不见得能找到一个,基本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整体是九个山脉围成一个正圆的圈子,把杨水坪包在了里面,跟围栏一样,是防止杨水坪里某种东西跑出来。

这种风水的作用跟雷峰塔一样,是专门来压邪物的,但效果远比雷峰塔霸道,压的不管是什么,道行一定都很深。

难不成,三舅姥爷不让我上杨水坪,就是因为这里的东西招惹不得?人都有好奇心,我也忍不住也猜测起来,够资格被这种风水局压的,得是什么来历?

正想仔细看看,手机冷不丁响了起来,把我给吓了一个激灵,是隔壁高老师打来的,气急败坏的让我快点过去,三舅姥爷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赶紧就打车去了县医院。

到了病房,一看老头儿合眼躺在病床上,插了一身管子,脑袋上的纱布都被血浸透了,护士说老头儿还是昏迷状态,醒了才能脱离生命危险。

一听生命危险四个字,我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了。

走的时候,老头儿还嚷着让我回来给他带两根小布丁,他要上天打月亮,得给嫦娥捎一根。我现在回来了,老头儿没法吃了。

高老师挺内疚,说他当时正来了客人,一个没看住,老头儿就......

高老师是隔壁开药铺的,但卖的不是普通的阿莫西林甘草片,行话叫“卖野药”,也就是倒腾一些不合规矩的东西,据说路子很广,甚至还有仙人脚,麒麟须之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高老师人挺热心,邻里挺长时间,跟我们爷俩关系不错,我不在家的时候,都是高老师主动帮我照顾三舅姥爷。

我摇摇头说怎么能怪你,你平时帮我们够多了。

高老师叹了口气,说当时老头儿也不知道咋了,一边嚷着啥酒鬼,一边往下跑,可能是看了老白干广告了。

酒鬼?我一下反应过来,难道老头儿当时嚷的是九鬼压棺?

他出事儿,不会跟我上杨水坪有关吧?真要是这样,那我可真是闯了大祸了!但就算有报应,那应该报应在我身上,老头儿招谁惹谁了!

这会儿护士喊我缴费,问我用什么价位的药,我立马说全要好的,这么下来交完费八万八也没剩下多少,后续治疗更是需要钱,保守估计三十万。

我恍恍惚惚想起来,我小时候有一次发高烧,老头儿没啥钱,医院不肯收我,老头儿就找了酒精一寸一寸给我搓身,好几宿没合眼,等我缓过来,老头儿跟个小孩儿似得,哇一下就哭了,今天老头儿有危险,我绝不可能就这么撒手不管。

可三十万也不是小数,我上哪儿找去?

正上愁呢,高老师忽然拉住我,就皱起了眉头,说你小子这面相不对啊。

我一愣,问他什么意思?

高老师仔细的看了半天,困惑的摇摇头,说你这个面相很奇怪,命宫黑压红,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说不好具体是啥。我给你个东西戴上,就知道缠你的是什么道行了。

说着拿了个麻将大小的透明牌子,给我套在了脖子上,说这是龙虎山请下来的探灵玉,一般少了一万五不卖,先免费给我戴戴。

这货不像玉,倒像是塑料的,质感粗糙,跟义乌批发来的一样,估摸是高老师野药经营范围的一种。

我跟高老师道了个谢,不过有点不以为然,心说我能被什么缠上?会不会高老师看错了?

高老师拍了拍我肩膀,笑眯眯的说客气啥,当年要不是你三舅姥爷,我早就......话说一半,高老师似乎想起什么来,连忙改了口,说你三舅姥爷托我照顾你,我答应了,就说啥也得做到。

高老师这人还挺仗义。不过三舅姥爷这个情况,我哪儿有心思多想自己的事儿,等高老师回去,我又手机上网发了不少看宅的广告,当然都泥牛入海,连个回音都没有,把我急的炸了一舌头燎泡。

夜里邻床有个护工小哥打电话,说啥赚到钱就去陪你,不辛苦,为了咱们的将来之类的,好像很幸福的样子。

人一到了困难的时候,总会觉得格外寂寞,其实我也很希望有个女人能安慰我,陪着我,可我这种没钱没房没车的三无青年,谁乐意跟我。更别说,我以前只喜欢过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还给我留下了天大的阴影。

不过人活这么大,谁还没点阴影呢?这么寻思着,我不知不觉就靠着床头柜睡着了。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迷迷瞪瞪的,我就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看不清面貌,但身材非常窈窕的女人,紧紧的握着我的右手食指,抱我抱的很紧,说谢谢你带我出来。

那个声音真好听,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太美好,所以不想醒。

结果就在紧要关头,我冷不丁被人给晃醒了,睁眼一看,面前是高老师一张铁青铁青的脸。

我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高老师抓着一个东西就问我:“这怎么弄的?”

仔细一瞅,是高老师昨天给我的塑料牌,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碎了,奇怪,我也没压上啊?咋这么不结实,没准真是义乌批发的。

但再一想高老师说这货值一万五,我瞬间就清醒了,不好,医药费的窟窿还没填上,这又欠了一笔外债。

可高老师并没有让我赔偿的意思,只是跟个鹌鹑似的来回乱转,说这下坏了,这下坏了......

我问他啥情况,高老师这才告诉我,探灵玉跟试纸一样,你要是没事,它就是透明的,你招惹的东西越凶,它的颜色也就越深,小到孤魂野鬼,大到凶神恶煞,全能根据颜色测试出来,可从来也没听说过,这探灵玉能碎。

这只能说明,那个东西凶的探灵玉都扛不住。

我脑壳顿时就炸了,那得是什么东西?

高老师叹了口气,说我还想问你呢!接着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拍大腿就出去了,让我在这里等着,他找个靠谱的大佬给我看看。

我让高老师这一番操作弄的也有点忐忑,一边寻思自己惹上什么麻烦了,一边起来去厕所,隔壁床陪护的老太太看见我,还窃窃私语,说瞧这小伙子眼轮子青的,一看就纵玉过度。

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家闺女跟我纵的?不过我也觉出来了,还真有点腰疼,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个梦,右手食指上似乎还留着她的滑腻触感呢,结果到了便池抬手解裤子时,顿时愣住了。

昨天那个红血丝蜿蜒的缠绕在了右手食指上,似乎比一开始大了一些,而且,不像是伤口,更像是多了一道血管。

这怎么回事,寄生虫?

后面排队撒尿的着急,我赶紧让了位置,仔细看了看这个东西,心说可千万别是什么病,现如今真是看不起啊!

还没等我看明白,有人给我来了个电话,说在网上看见我发的广告,让我来电厂桥给他看宅。

我一下就高兴了起来,就用剩下的钱找个护工,打车去了电厂桥。

司机挺健谈,一听我去电厂桥,就神神秘秘的问我听说那闹鬼的事情没有。

接着也不管我想听不想听,就给我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说他一个朋友有一次下夜班,半路下了大雨,看见电厂桥头蹲着个小孩儿,浑身上下淋了个津湿,不知道在泥里找啥呢。

他寻思这孩子也太贪玩了,大半夜还在这里挖泥,就摇下车窗问他咋还不回家,可以捎他一截。

那小孩儿没抬头,只是继续在泥里翻,含含糊糊的说我找钥匙呢,没钥匙回不了家。

他就下了车帮那小孩儿找,结果一瞅那小孩儿的脸,一**就坐泥里了。

那小孩儿脸上血肉模糊,也没有眼睛,脸上就两个大黑窟窿,对他一笑,嘴里少俩门牙。

他朋友到现在也想不起来那天他是怎么回的家,只记得烧了三天。

从此以后,陆陆续续又有司机在下雨天的半夜,看见过电厂桥上蹲着个可疑的身影,但没人再敢停车下去问了。

讲完了司机就瞅着我,想看看我被吓出尿是啥样,结果发现我没这个迹象,十分失望。

这会儿到了地方,也巧,客户跟我约的地方,就是电厂桥头,找钥匙的小孩儿......我暗暗寻思起来,跟今天的买卖会不会有关系?

我们这一行碰到了邪祟,一般一不惹老,二不惹小,因为惹不起。

小说《逆天改命》 第3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