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天下:妖孽帝王追妻难凤倾天下:妖孽帝王追妻难小说 南宫潇湘北冥君夜在线阅读

主角叫南宫潇湘北冥君夜的小说叫《凤倾天下:妖孽帝王追妻难》,是作者嘉鱼有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十七章上门提亲料理了杀手,南宫潇湘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二房面前。从此他们再也不敢在南宫肖像面前造次。而南宫潇湘俨然已经成为南宫家除长老之外,权利最盛之人。她的父亲也做了继任族长的候选。从此再南宫家,没有...

推荐指数:10分

《凤倾天下:妖孽帝王追妻难》在线阅读

《凤倾天下:妖孽帝王追妻难》 第十七章 上门提亲 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上门提亲

料理了杀手,南宫潇湘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二房面前。从此他们再也不敢在南宫肖像面前造次。而南宫潇湘俨然已经成为南宫家除长老之外,权利最盛之人。

她的父亲也做了继任族长的候选。从此再南宫家,没有一人敢对他不敬。昔日那对如同鸡狗的父女俩,如今已经平步青云,成了南宫家人人敬仰的对象。

而时间悄然,谁也没有去想。南宫家的大小姐,如今已经十八岁,到了待嫁的年纪。

第二天一大早,南宫家族大门口就车马喧闹。

原来是东方流云请长辈上南宫家来提亲了。

“东方流云是东方家族最有威望的后辈,东方流云年轻俊朗,论身手气度都是人中翘楚。东方家又是名门望族,这次光是聘礼就有五大车啊,不知南宫家有哪位女子能获此殊荣呢?”围观群众议论纷纷。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南宫潇湘啊!他们先前在武场一战,一战定情。这事儿小道里都传开了,居然他们还经常单独私会呢?我跟你说啊,有一次被我们村的陈二狗给撞见了……”

“哦?那我觉得,这排场还是显得小了些……”

五大车还闲小,毕竟南宫潇湘已今时不同往日。那五大车装得满满当当,各种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古玩玉器金银珠宝,数之不尽。东方流云是把他这后半辈子都押上了,誓要娶到南宫潇湘不可。

群众虽然扼腕叹息,恨自己不能早生几年。可是纵观四大家族的青年才俊,除了东方流云,确实也没有一个能配得上南宫潇湘。

“他也是勉勉强强啦,我敢笃定。南宫潇湘肯定已经把触手伸到了更高的地方。”

“你这怎么话说的,什么叫触手。应该是美名天下传,各方英杰自来投吧。”

“说的好像拜山门一样,现在是提亲啊。”

“当然是提亲啊,难道又要来一场比武招亲。”

“哎哎,那好那好,就又有的看了。”

群众已经把话题歪到天边去了。只见前面的队伍进去没多久,又有锣鼓声。是皇家的车乘啊!又是哪位大能驾到了!

只见二十几驾车乘,浩浩荡荡,不见头尾。打头奏喜乐的,的确是皇家的仪仗。坐在那高头大马上,意气风发的,正是七王爷北冥君夜。

看门的小厮赶紧来候,“不知七王爷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你这小厮好没眼力,这还看不出来,提亲啊!”

“只是不知道,七王爷想要迎娶府上哪位小姐呢……”

“七小姐,南宫潇湘!”北冥君夜把配扇一旋,直指南宫府大院。

“可是,可是,先前已经有一队人马了。也是提亲,也为七小姐。”

“没关系,提亲讲究阵势排场,不论先到先得。”北冥君夜下得马来,亲自进入南宫府之中。

“七王爷亲自来提亲啊!这个七王爷是皇上最看重的皇子了,而且风度翩翩仪表不凡,身手更是不可估量。你看那聘礼,车驾二十多乘,半个皇宫也都搬过来了!”

“没见识,皇宫岂止这些。这仅仅是七王爷府中的一点零碎罢了!”

群众终于知道什么叫天上之人,什么叫一山盖过一山高。也暗暗为东方流云叹息,这一出蚍蜉撼树,真叫你耍了个淋漓尽致。

那车驾二十多乘的聘礼,已经差不多能抵上半个南宫家族了。玩气派,玩仪仗,又有谁能玩得过他。

这时群众中又有女子暗暗叫屈,恨自己没投身在南宫潇湘身上。这些东西只是见了,看在眼里,也足够一生的梦寐。得之更是别无所求啊!

这样戏剧性的一幕,倒着实让南宫家的长老们犯了难。一来东方家族世代联姻,未曾断绝,这样驳了面子以后不好相见。二来是七王爷,就更加吃罪不起了。况且他代表的可是半壁江山啊!

这个七小姐真是有一身能把天下搅得天翻地覆的能耐啊!

这么大的事情,连家族长老也不能自专。只好请南宫潇湘出来亲自定夺了。

南宫潇湘出来,看到这么一出,二话没说,就选择了北冥君夜。

本来,南宫潇湘就倾心于他。而且这个东方流云办事也太没诚意了,也就遣个长辈来说,起码也得像北冥君夜一样亲自来。

亲自来了也不好办,万一打起来就更麻烦了。

于是消息立刻广布,南宫家的七小姐南宫潇湘要嫁给七王爷北冥君夜了。

消息一路传到京城,轰动了整个京师。

后宫中北冥君夜的母妃盈贵妃极力反对,她与皇上要召见南宫潇湘。

于是南宫潇湘星夜赶往京城,面见圣上。

盈贵妃第一眼见到南宫潇湘,也叹为观止。连当年号称美艳无双的她,在南宫潇湘面前也显得相形见绌了。不由得暗叹自己儿子的眼光确实毒辣。但她不喜欢这个女孩,觉得这个女孩长得太过妖艳,简直乱人心性。

而且南宫潇湘常见混迹江湖,也不懂得世俗礼教。在盈贵妃眼里,她不过是有几分姿色的粗野乡下丫头罢了。

“堂下,我来问你,女儿家的三从四德,你可知晓?”

“贵妃,我叫南宫潇湘啊。初次见面,您不能连我的名字也省去吧。”

“这里该怎么称呼,都由我定,你只需回答问题就是了。”

“哦,我觉得所谓的三从四德简直是文理不通。被誉为枷锁也不为过。反正要我成亲之后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我是做不到的。我修习玄气,届时要游历四方的。”

“你还在修炼玄气,一个女孩子家家,修的哪门子玄气!”

“我修的是玄门正宗,已在四大家族的比武大会上夺魁。”

“我不管你这些,你可知道要做王爷的妃子,需要遵守哪些规矩吗?”

“实不相瞒,我平生最烦的就是规矩了。家门有家门的规矩,皇宫有皇宫的规矩。这些个条条框框,实在让人烦闷。他日我若自立门户,就专职破这些规矩!”

“大胆!祖宗礼法是你可破的吗?”

“母亲,潇湘她从小居于宗门,不懂得皇宫中的规矩。这些我自会慢慢教她,请您不要动怒。”北冥君夜从旁调停。

“让她退下吧,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说。”

南宫潇湘下去了,嘴里还在犯嘀咕。天下若有这么难相处的婆婆,谁还敢嫁入帝王门。

“君夜,这次我就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这门亲事,我坚决不同意。”

“母亲,孩儿从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女孩。您不同意,我情愿放弃王爷身份。与她远走边关。”北冥君夜说。

“你你你……都是那个粗丫头,红颜祸水,乱人心性!”盈贵妃大怒。

“母亲,您不可以这么说她。您不也是在一个小小渔村被父皇一眼相中的吗?人都有年轻时候。况且潇湘她秉性纯良,我就是喜欢她这份直率与坦荡。”

北冥君夜表示非南宫潇湘不娶,同时也是第一次违逆自己的母妃。盈贵妃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主见极强,他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

万般无奈之下,只好与皇帝下旨,册立南宫潇湘为侧妃。

当夜,在七王爷府中。

“侧妃就是所谓的偏房吧,我们普通人家也会为一个正室争得头破血流的。在这皇家,那还不要争出人命来。”南宫潇湘说。

“你放心,我并未娶其他任何人。侧妃也只是个名号而已,在这府中,你是当之无愧的正室。”

“你收到消息,赶着和东方流云同一天来提亲。不就是为了让我摆脱他的纠缠吗?”南宫潇湘说。

“不是的,我是真心想将你留在身边。”北冥君夜很认真地说。

“那好,今天你安排车驾送我回去。择日前来迎娶。我要堂堂正正,无牵无挂地加入王爷府!”

北冥君夜欢欣鼓舞,立刻安排人送南宫潇湘回家。

几日后,良辰吉日,婚礼大典如期举行。

南宫潇湘一身红色金色绣纹长裙,更加美得勾人心魄。而这场婚礼,也成为京城之中人人谈论的大事件。都说男才女貌,佳偶天成。来贺之人,各方显贵,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北冥君夜也是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和宾客们推杯换盏。这一身戎马,光耀无限,人前显贵,万人之上。却从没有体验过这样的幸福之感。

当夜,酩酊醉意的北冥君夜兴致勃勃地赶往新房,想起南宫潇湘他嘴角就不自觉扬起,眼角眉梢都含着情意。

他快步来到门前,怀着激动的心情推开房门,一眼望去,他却心头一震,洞房之中此时空无一人!

小说《凤倾天下:妖孽帝王追妻难》 第十七章 上门提亲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