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依依李舒玄小说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蒋依依李舒玄

新书推荐,《农门丑妻:匪妃套路深》是玉人楼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蒋依依李舒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平日里就厌烦蒋依依那副主动房事不自爱的模样,尤其是一想起她曾经还做过xiayao那种事,巨浪般的怒意便在他脑海中翻滚!况且,盈盈还是个未出嫁的女儿,她竟能大言不惭的讲出此话?“玄哥哥你别生气,都是盈...

推荐指数:10分

《农门丑妻:匪妃套路深》在线阅读

《农门丑妻:匪妃套路深》 第十三章 贵脚踏贱地 免费试读

他平日里就厌烦蒋依依那副主动房事不自爱的模样,尤其是一想起她曾经还做过xiayao那种事,巨浪般的怒意便在他脑海中翻滚!

况且,盈盈还是个未出嫁的女儿,她竟能大言不惭的讲出此话?

“玄哥哥你别生气,都是盈盈的错,不怪姐姐。”

蒋盈盈白皙的手指握着李舒玄的胳膊轻轻晃动,仿若一个撒娇的孩子般盈盈一笑。

一阵北风吹过,吹得蒋依依透心凉。有时,人比风更寒人心。

她嘴角掀起一抹讥笑,心中暗自劝慰着自己:不生气不生气,智障是种病,我们要关爱残疾人,越傻你越得包容他。

“我不打扰你们,我骑马先走如何?”

她抬眼盯着李舒玄,嘴角牵强的笑容中以数不清几分恼恨几分。

“你既身子不便,也不宜骑马,就走回去吧。”

李舒玄声音冰冷,转身走向拴着马的山松走去。一双手利落的解开栓马绳,细心的扶着蒋盈盈上了马。

赶马从蒋依依面前走过时,嘴角还刻意扯出了一丝讥笑,嘲讽她作茧自缚。

蒋依依双拳紧握,看着两人起码离开的背影,死死的咬住牙关,呼吸渐渐急促!

不气、不气,她修长的手指轻轻抚动着快速起伏的胸口。

为了那种人,不值得!

片刻后、望着无边际的山路,蒋依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想想昨晚自己还真是造孽啊,打今起别说是下山看狼,就算看龙她都不出来了。

她脚印一深一浅的往回走着,寒冬的风刮在脸上,如刀割般的疼。天知道原主这么多年连件大毛的衣服都没有,是怎么挨过一个又一个寒冬的。

等她回到了梅花寨,蒋大当家的祝寿宴都已经开席了。

蒋依依进了寨门,刚要去找小鱼,就看见门口两个婆子在欺负人。

“没用的废物,大当家的没把你扔进山里已经算好的了,赶紧把这些豆子挑出来,不然你今晚连泔水都没得喝。”

其中一个矮胖的婆子双手叉着腰的叫喊着,她面前跪着一个破衣烂衫的女人,脏乱的头发似稻草一般,没有一丝光泽。即便是山寨里,蒋依依也是头一次见到混成这么凄惨的女人。

“就是!不想死就在天黑前把这些豆子都挑完。”

另一个高个婆子,将手中的大布袋子扔在女人面前,随后便扯着另一个婆子厌恶地转身离开。

跪在地上的女人没有抬头,颤抖地伸出那只布满干裂冻疮的手,轻声叹了一口气。

蒋依依迈步走上前去,女人那张可怕的脸吓得她脸色铁青,愣在那里。

一张脸布满红肿紫青的伤疤,就连鼻子上都被人刻意扎了两个洞,伤口还在往出冒脓水。原本应该很性感的嘴唇,也被冻的煞白。

更让蒋依依不敢相信的是,如此严寒的天气,她穿棉袍都冻的瑟瑟发抖,这女人却只穿了件破烂单衣!

女人察觉到蒋依依的目光,抬眼迎了上去。四目相对,女人顿时红透了眼眶!

蒋依依虽然不认识她,却也鼻尖一酸!

俗话说的好,治人一服,不治人一死。

就算治人死也一刀给个痛快的啊!

女人好似想到了什么,猛地转回头去,艰难的站起来,拿起地上装豆子的布袋要走掉。

蒋依依不由分说,连忙脱下自己的衣服跟了上去,给她披在肩膀上。

寒风更似如被解禁了般,死命的钻入她单薄的白色亵衣。蒋依依打了个冷颤,但却希望这件素白的棉袍,能给那女人的心带来一丝温暖。

女人捏着身上的那件棉袍,细长的黛眉微皱,微顿的脚步又继续移动。

见她一声不响离开的背影,蒋依依脑海中莫名浮出一股亲切感,这背影是不是在那里见过?

“呦!我的大小姐,这么冷的天,你衣服呢?”

小鱼看到蒋依依冻的直抱肩膀,连忙走上前去,刚要解开自己的衣衫却被蒋依依按住了手。

“别脱了,快扶我进屋,我有事和你说。”

哪有什么事,蒋依依不过是怕小鱼脱衣服受风寒,才扯出这么个幌子。

傻小鱼单纯的点了点头,细长粗糙的手指连忙扶着蒋依依的胳膊往屋子方向走去。

两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远处小路边,立在那许久的一抹深褐色。

男人面无表情,双手背在身后,刚刚发生的那一幕,他全都看在眼里。

“玄哥哥,我爹正要找你喝酒呢,你怎么在这风口里站着来了,万一受了风寒怎么办。”

身后一抹粉色凑到他身边,清脆动人的声音十分悦耳。

李舒玄隐下墨眸中万千思绪,转身朝她一笑。

“没事,刚见了只鸟儿吃虫子。”

话必,他便迈动脚步向大堂走去,并未在乎身后柔声的询问,脑海中全是刚刚那女人单薄的身影。

“啊切~”

破旧的小屋里,蒋依依披着破麻袋,围在火炉边,吸着鼻子。

“怎么说,终究受风了吧。我的大小姐,那么大个棉袍,你怎么就能丢了呢。”

小鱼郁闷的念叨着,**的小嘴撅的很高。

蒋依依轻轻一笑,纤细的手指在小鱼的胳膊上掐了下。笑道:“你个小蹄子,有功夫在这唠唠叨叨的还不去帮我找点吃的来,半日了我还水米未进呢。”

“啊!”小鱼惊呼了一声,连忙急的拍拍大腿往屋外走去,“我这就去给你找吃的。”

看着小鱼急匆匆的背影,蒋依依嘴角露出会心的笑容。鼻子一酸:“啊~啊切!”

完了,这么打喷嚏肯定是感冒了。

蒋依依起身不情愿地离开暖呼呼的火炉,想上床躺一会,可还没到床边就听见门被打开。

“这么快啊,给我拿了什么好吃的啊。”

蒋依依馋的直搓手,转身走回去一抬头,迎面一张冷峻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呦,当家的贵脚踏贱地啊。”

蒋依依拽了拽身上粗劣的麻袋,嘴角扯出一缕讥讽。

李舒玄沉了沉眼帘,笔直的身躯,立在她面前。

下一瞬,他修长的手指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墨玉般的眸子,依旧深邃。

小说《农门丑妻:匪妃套路深》 第十三章 贵脚踏贱地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