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楚仙修主角丁永丁娥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丁永丁娥的小说是《南楚仙修》,是作者逆天吼最新写的一本末世修仙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灵气渐隐,蓝凤舞估计对方应该已是进级完必,深吸一口气,长声道:“这位道友能在我家中进阶,是我蓝凤舞的荣幸,我先在这里向道友恭贺了,不知道友能否出来一见啊?”“你要见我?”蓝家后院粗役的居所里一个声音响...

推荐指数:10分

《南楚仙修》在线阅读

《南楚仙修》 第18章凤眤吼誓 免费试读

灵气渐隐,蓝凤舞估计对方应该已是进级完必,深吸一口气,长声道:“这位道友能在我家中进阶,是我蓝凤舞的荣幸,我先在这里向道友恭贺了,不知道友能否出来一见啊?”

“你要见我?”蓝家后院粗役的居所里一个声音响起,蓝凤舞急忙微笑道:“请道友不要误会,我知道,每一次进级之后都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蓝凤舞只不过想请道友换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而已。”

蓝凤飞听到蓝凤舞说有‘虚弱期’这三个字,眼中凶光一动,向着蓝凤舞做了个手式,用手掌在脖子上一斩,蓝凤舞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贴在他的耳边道:“你想什么呢?就算他只是一个灵动期的进阶修士,要灭我们也只是一翻手的事,你要是不想活了,最好别扯上我!”蓝凤飞讪讪的缩了回去。

后院的声音半天没有再响起,蓝凤舞的秀眉锁在一处,她怕蓝凤飞的动作被对方的神识查到,对方会翻脸伤人,暗暗的在储物袋中取出一张传信符,准备一但对方出手,就把传信符打出去,只是永和县的残雪湖弟子能不能在对方行凶之前赶到,蓝凤舞一点把握都没有。

一阵清风拂动,丁永脚踩祥云从后院飞了过来,他的身上还穿着那身奴仆的衣服,他进级的时候把衣服都震得烂了,此时只是用几块布遮羞而已,但他自然带着一股慑人的气魄,眉目之间英气逼人,向着蓝凤舞一拱手道:“蓝道友,别来无恙。”

蓝凤舞心中惊疑不定,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丁永,本想好好看看,但丁永近呼**又让她不好意思再看,蓝凤飞看出眉头,急忙道:“蓝福,还不快去给这位仙家取衣服来换!”他连唤两声也不见蓝福回答,一回头就见蓝福惊恐万状的跪在地上,不停的向着天上磕着头,嘴里就就翻来覆去的说着一句话:“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啊!”刚刚骂完的下人突然变成了可以掌控人生死的仙家,蓝福的大脑彻底废了。

丁永向着蓝凤舞道:“蓝道友如今身入名门,自然不记得我了,当日‘仙露饮’内的一杯茶水丁某却一直没忘。”

蓝凤舞脸色一变,秀眉扬起,惊异的看着丁永,想说什么又停下来,丁永跟着又道:“在下只是一介散修,现在蓝道友身入残雪湖名门,丁永想请蓝道友帮我引荐一下,不知可行?”

蓝凤飞此时也认出来空中站着的人是自己的‘奴才’丁宝了,他一颗心突突乱跳,生怕丁永会出手把他们家都给毁了,等听到丁永有求于蓝凤舞的时候,急忙道:“仙家尽管放心,我妹妹是残雪湖长老谭德明的侍妾,引荐仙家只是一句话的事,没什么问题。”

蓝凤舞白了哥哥一眼,道:“贱妾七日之后返回残雪湖,若是丁道友愿意就和我一同起程好了。”

丁永拱手道:“谢蓝道友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重重的看了蓝凤舞一眼,进阶的心魔一去,蓝凤舞对他的影响也降到了极点,丁永释然的将蓝凤舞的影子在心中抹了下去,然后向着蓝凤飞一拱手道:“多谢蓝庄主,让我在贵庄一住十年,顺利进阶,日后若是蓝道友有什么事情,丁永一定尽力相助。”说完转身向着自己的小屋飞去,并大声道:“我要休息了,还请不要有人再来打扰。”说完消失在空中。

蓝凤舞若有所思的看着天空,蓝凤飞则是大喜过望,对方的话说明他记着蓝家对他的帮助,这一来蓝家就结交了两位仙师了,日后更不用担心了,只是一旁的蓝福却仍然跪在那里不停的叫着:“爷爷饶命,爷爷饶命!”蓝凤飞厌恶的一挥手,叫道:“把他拖下去,赶出家门,敢得罪仙师,疯了也活该。”

蓝凤舞鄙视的看了她兄长一眼,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懒懒的道:“你若是真想结交对方,就不要想着送什么礼钱,或者送什么美女,更不要给他换什么屋子,他这么年轻就能进阶,定是个修练狂人,你还是少找麻烦的好。”

蓝凤飞还真听话,七天之内没有让一个人去打扰丁永,也没给丁永换屋子,只是每天都送去精美的食物和几套华美的衣服,从细节入手开始关心丁永。

丁永对这些也不在意,他一连等了七天,第七天一早,蓝凤舞穿着一身天蓝彩衣走进他的小屋,那衣服绣了一只金黄色的凤凰,衬得蓝凤舞柔美婀娜,美秀无双,丁永欣赏的看着蓝凤舞,眼中流露出占有和欲望,但却没有了那份情感。

蓝凤舞笑眯眯的道:“丁道友,我把一切事务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只是丁道友怎么见到凤舞就提出想要进入我们残雪湖呢?”

丁永苦笑一声,道:“散修弟子能进入残雪湖这样的大派应该是我的福气才对啊。”丁永这话倒真的没有说谎,他灵根不全,更没有灵动期可以修练的功法,最可怕的是他对修真上还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一个练气期的进级就差点让他心魔成乱,爆体而亡,那里还敢试验灵动期以上的进级啊。

蓝凤舞对丁永双盘问了一会,丁永捡能说的和她说了,蓝凤舞见没有什么差误,这才道:“我们现在就走吧,我不想再让大哥那样做戏似的送我们一回,请丁道友先取飞行法器一用吧。”

丁永不好意思的道:“在下没有飞行法器,若是短途飞行还罢了,这长途……。”

蓝凤舞淡淡一笑,道:“妾身这里倒是有一样飞行法器,只是灵力不足以驱动法器。”

丁永道:“既然蓝道友有法器,那自然是我来驱动了。”

蓝凤舞微微一笑,在储物袋中取出一架扁舟,道:“这是残雪湖的‘蹑云舟’,若是丁道友法力足够,那我们一个时辰左右就可以到残雪湖了。”

丁永仔细打量一会这架扁舟,就见舟身不过一尺来长,上面刻文雕绣,金碧辉煌,他试着打入灵力,扁舟慢慢的大了起来,一会的工夫就大到了丈把长,蓝凤舞笑吟吟的道:“好了,再大一些就把屋子给撑得爆了。”

丁永先跳上舟去,跟着拉了蓝凤舞上舟,两人的手掌相触,丁永只觉一片滑腻异常,心下一荡,不由得多摸了几下。

蓝凤舞在小舟的一侧慵懒的坐下,丁永按照她的指点操控起小舟来,扁舟缓缓而起,从小屋的正门飞了出去,向着永和县正北而去。

丁永只是在低空飞过几回,这扁舟却一出小屋就上了高空,强大的气流吹着他们二人的身体,暴虐如刀的在两个人的身边转着,吹得二人眼中落泪,鼻子发酸,不停的打着喷嚏,丁永歉意的道:“蓝道友,我的灵力刚好够我支撑这架扁舟,实在没有余力撑起护罩,你自己设法挡住风吧。”

蓝凤舞优雅的用手捂着脸,打了一个喷嚏,细声细气,道:“我……我、我真能自己设法吗?”

丁永不解道:“自然可以。”蓝凤舞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慢慢凑到丁永的身后,一把抱住丁永,把一张俏脸埋进丁永的厚实的后背里,喃喃的道:“这里好暖,真的可以挡住风啊。”

丁永先是一惊,险些操纵着扁舟从空中掉下去,跟着一股电流走遍他的全身,丁永猛的一转身,把蓝凤舞抱到怀中,对着她的檀口吻了下去,两张嘴贴在一起,扁舟无人操控,随意在空中飞着,一片片白云从它的身下飘了过去。

好一会两个人才分了开来,蓝凤舞一脸痴迷的看着丁永,轻声道:“没想到这个感觉真的这么好。”

丁永则神色平静的道:“你不可能成为我的女人,那位金丹期的修士是不会同意的,这样作你不会有任何的好处。”

蓝凤舞冷笑一声道:“好处,我哥哥为了好处把我送给了那个老鬼,你知道吗,我们本来是一个修仙的小家族,被仇家灭了,我和我哥哥是外族子弟,这才逃过一劫,本来我在‘仙露饮’做婢女,我哥哥在永和一带跑茶,日子倒也过得下去,可就在十年前,庸江派整体归附了‘剑府’,在那里的圣教人员大举退出,仙露饮做为圣教的一个据点也关门大吉了,我来永和投奔我哥,万没想到被谭德明看中,他说我是练一门‘培鸾功’上好的人选,把我收入门下。”

丁永不解的道:“既是上好的人选,你为什么又成了他的侍妾了?”

蓝凤舞咬牙切齿的道:“你知道那‘培鸾功’是什么功法?那是把女修一身气血修为化成一体,在行男女之事的时候助男子突破瓶颈的一种功法,谭德明现在是金丹后期,大概再要一、二百年就要进入瓶颈了,他打算靠我的相助让他突破瓶颈。”

丁永惊愕的道:“这……这不是拿你当炉鼎吗?”他在庸江派也没少听那些弟子谈起炉鼎,那些可怜的女修往往将全身的精血付出,才会帮着男修进阶,而她们则大多会因精血衰竭而死,侥幸不死的,也是人老色衰,若是碰上一位好心点的主人还会有得到一些指点,在修真的路上接着走下去,反之则孤苦无依的慢慢死去,成为修真大潮中的一朵无声的浪花。

丁永突然眉头一皱,道:“那你为什么和我这……这样?是想让我帮你逃出那个修士的控制吗?”

蓝凤舞放声狂笑,在扁舟上起舞起来,尖刻道:“你以为你是谁啊?能帮我逃出一个金丹期修士的控制,我告诉你,你不用害怕,我蓝凤舞和整个残雪湖多一半的男修都有勾搭,那个老鬼在我没有练成培鸾功,而他也没有进入瓶颈之前不会来管我,我就要让他的头上戴满了绿帽子!哈、哈、哈……。”

蓝凤舞越笑声音越尖,最后变笑为哭,一头伏倒在舟中,丁永平静的看着她,坚定的道:“我不知道破了身子会不会对筑基有影响,在我筑基之后,你若还来找我,并且……并且和我行男女之事,那我就一定帮你逃脱出那个老鬼的控制!”

蓝凤舞根本没听见丁永说什么,只是倒在舟中悲泣的哭着,丁永也不再重复,架着扁舟向着蓝凤舞指点的方向飞了下去。

小说《南楚仙修》 第18章凤眤吼誓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