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温婉》小说精彩阅读 《盛世温婉》最新章节列表

温婉南宫子墨是小说《盛世温婉》里面的主角,作者是流年非非,小说主要的讲的是:数十年的生活经验,让云温婉知道自己如今年仅十三的身体还有些干巴巴,对方不是来劫色,这就够了。她是想撕开男人的皮肉,但这会儿只能环住胸口尽量藏在水里,只露出头定定地看身前的黑影。高大修长的身形,是个男人...

推荐指数:10分

《盛世温婉》在线阅读

《盛世温婉》 第十五章 秋后算账 免费试读

数十年的生活经验,让云温婉知道自己如今年仅十三的身体还有些干巴巴,对方不是来劫色,这就够了。

她是想撕开男人的皮肉,但这会儿只能环住胸口尽量藏在水里,只露出头定定地看身前的黑影。

高大修长的身形,是个男人,云温婉瘪瘪嘴,闻到的都是血腥味,不是蛇腥,而是很多血的肃杀味,铺面都是冷进骨子的杀气。

云温婉的手心紧紧抓着珠钗,等了好久才听见男人低低的喘气声:“闭嘴,门外有人!”

不等云温婉惊讶,门已经被撞破,火光烧进了屋子,云温婉顾不上男人还在,迅速捡起落在桶上的湿衣服穿起来。

在这道门被推开的瞬间,云温婉将男人推进水中,自己则是盘腿跪坐在木桶前唱和,声音渺茫悠远。

进屋的几个家丁面面相觑,脸色惶惶,瞧得二小姐正在唱佛经,根本不敢踏足这间屋子。

又湿又冷,光线黯淡,血腥味弥漫,还有蛇腥味,和话本里的地狱一个样,看得家丁不敢上前。

云温婉这才睁开眼,漫不经心地拨动着木桶里的水,瞧男人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深不可测,瞬间想到那个名震全国的战神王爷。

云温婉笑了,他哪里是战神,简直是杀神。

她的面上也染上了肃杀,再次回头的时候声音清冷缥缈,像是刚从炼狱爬出的厉鬼前来索命。

家丁们具是愣住,二小姐压根没有赤身,这房里刚放进的毒蛇都不见踪影,夜里怪事多也是有的,就是三小姐那儿不好交代。

苦着脸的家丁匆匆说了句:“小人该死”,就退出了房门,云温婉掐紧手心,却不能再计较。

房里藏了个男人才是最要命的,若是被发现,她即刻就得被扔到乡下……

衣服又凉是湿,风吹过,冻得云温婉恍惚又回到了从前,自己被剥开一层层的皮,而后被南宫翎狠狠扔进了草堆里诱蛇。

“今日之事,你会保密。”南宫子墨瞥了眼还在愣神的云温婉,眸光冷了几分,胸口的伤从喉咙滑到腋下,深可见骨,却连眉头都不皱。

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眉头一挑,气势凌人,美男出浴图直直横在眼睛里,云温婉深吸一口气,笑了:“王爷深夜来此实属我的荣幸,但明日起身,绝不会再记得这件事。”

她想了想,快步回房拿了点膏药,在南宫子墨冷漠的注视下给他止血、擦药、包扎,动作利落得不像个深闺小姐。

对上男人冷傲的眼,云温婉不在意地继续包扎,说:“你救我一名,我还你人情,两不相欠。”

耸耸肩,在包扎好之后,云温婉就回了房,扔下一句:“明日我再命人处理洗澡水,你什么时候想走都可以。”

回房草草擦干头发,换上干净衣服,云温婉开门,“砰”的一声从外头摔进来了个人,“啪”地砸在云温婉脚背上。

倒吸口气,云温婉借着烛火看清是红袖的脸。

红袖这会儿睁开眼睛,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珠子,手脚不知道怎么放,哆嗦着:“小姐,我怎么睡着了……”

是个不长心眼的,云温婉暗叹,摆了摆手说:“夜里凉,你守夜就来屋子里守。”她在红袖身上闻到了熏香,果真是有人下的手,无非是王氏那一派的。

寻思着扳回一城,云温婉没计较的心思,只是叫红袖拿来几个汤婆子在手脚那捂着,便沉沉睡去。

第二日天微亮,云温婉被屋外的推搡声吵醒,黑沉沉的眼珠子里翻滚着死气,浑身冷汗。

梦中她被云锦绣踩进尘埃里,捥心掏肺鲜血淋淋,她全身提不起一点力气,哭也哭得不出来!

“小姐,天还没亮的时候,大夫人院子里的刘妈妈就来请您去金玉院,来意不明。”红袖刚打水来,见云温婉如梦初醒地起身穿衣,还有些担心:“听说大夫人昨夜落枕难眠,据说是夜里做梦魇着了,三小姐这会儿在陪着大夫人说话,金玉院今日安静得怕人。”

云温婉待她收拾好,去隔间看了,木桶已经清洗干净,整个房间的窗户大敞,血腥味一点都没有,只留下淡淡的药香。

红袖在身后提醒:“小姐,用完早膳再去吗?”

云温婉沉静地坐在窗前,小脸对着阳光,光洁美好,只是声音却很清冽:“不急。”她指了指院子里的人油蜡烛红玉说,“将她的尸体烧干净,怕是这东西吓住了大夫人。”

红袖吩咐人去办了,见西北角一片梅林鲜红胜血,道:“近来西北粮食荒收,流民大量涌入京城,小姐近日不出门为妙。”

到刘妈妈再度来催的时候,云温婉披上一层青罗纱,慢慢走下台阶,一步步靠近李妈妈,像利刃直直插入对方的心脏。

云温婉的目光波澜不惊,笑容熨帖,大白天的看着却很凄冷,刘妈妈咽下口水,冷笑:“现在是大夫人都请不到你,真是好大的脾气。”

但云温婉的目光如影随形,看得刘妈妈再也说不出口,心头冷笑,有你瞧得!

金玉院中,王氏眼下黑沉,脸色灰白,憔悴苍老,给她斟茶的云锦绣失魂落魄,屡屡走神,茶水漫出来都没发现。

云温婉进屋就看见了她们的异常,面上带着关心,沉痛地道:“母亲,三妹,听说你们魇着了,女人愿为你们去护国寺上香祈福。”

寺庙古旧遥远,虽说久负盛名却在山上,这些天来流民到处都是,死在外面也不会引人注目,王氏想着,落下了方才的心思,面上这才有了笑意。

云锦绣亲自下座,牵起云温婉的手柔和地拍了拍,稚嫩的小嘴翘起,道:“还是二姐最体贴,只是外头乱了套,你现在出门怕是不安全。府中侍卫多,让母亲给你挑几个防身,可好?”

“多谢三妹。”云温婉轻笑。

三人其乐融融地用午膳,在园子里走了走,云温婉午后才回院子休息,却被告知老夫人也在等她去。

只是这时间等的有些久了,云温婉算了算,从着下人去请安到现在已有三四个时辰,看来老夫人对她还是没有太上心!

小说《盛世温婉》 第十五章 秋后算账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