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昭纪振邦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江昭纪振邦为主角的小说

独家小说《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由裴逐灯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昭纪振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时候江昭还叫张陵均。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

推荐指数:10分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1章 初交锋 免费试读

那时候江昭还叫张陵均。

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

前厅门口立一位年轻太监,旁边弯腰站个人端着圣旨,张陵均一时间有些懵,呆愣了一会被不知道是谁朝腿弯踢了一脚顺势跪在那年轻太监脚边,这才回过神来。

“这么年轻……是汪如晦?近几年明德帝让厂卫抓了杀了不少大臣,终于也轮到我张家头上了吗?”张陵均控制住自己微微颤抖的身体,把头埋低听旨。

西厂厂公汪如晦,人如其名,是笼罩在整个邺朝上空的一片瞑云,比年迈的东厂厂公吴喻来更让人胆战心惊,二十五岁就有婴儿止啼恶名在外,虽然人长得极为貌美,甚至也正是因此才与吴贵妃有非同寻常关系,但大臣见了他仍要抖三抖,汪如晦进谁家谁家就大祸临头,准过谢必安媲美范无救(注:黑白无常),当真“一见太平”。

头顶的人清清嗓子取过圣旨念道,“礼部尚书张远山,党同六王爷李乾铭,欺君罔上,意图谋反”,这声音冽冽如琴筝,并不十分洪亮,却如一颗惊雷在张陵均脑中炸开,谋反?怎么会谋反?

头顶的人声音还在继续,“着已满十四者全部下狱,等候问斩,未满十四者男子充军,女子没为官奴。”

张陵均木在原地,一只手死死抠入手心,已流下血来还浑然不觉,又听见一道阴柔的声音,“督主,这些下人呢,如何处置?”

汪如晦淡淡答一句“都杀了吧”,于是厂卫手起刀落,那些仆人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便已倒地。

张陵均面颊溅上一道温热的血,她微微侧目,原来是王嬷嬷,

“小姐,早晚天凉,得穿厚些。”

今晨王嬷嬷与自己说的话在脑中响起,自己是不是还与她顶嘴来着?张陵均突然绷不住了,眼泪簌簌落下,僵直地瘫在原地,周遭环境逐渐模糊,是妹妹在哭吗,还是风声太大,为何如此吵。

直到自己庶妹张乐竹一声,“汪公公为何不绑她?”才将张陵均拉回现实,看到自己父兄和妹妹皆被带上枷锁准备带走。

张乐竹状似无意,但眼神流毒透露她本意,她恨不得张陵均这个姐姐死在自己前头。

头顶汪如晦凉凉一笑,“如果张三小姐也能长得和自己长姐一样美,本督也会对你温柔些。”

张陵均愕然抬头看向汪如晦,正对上汪如晦扯出一个勾魂夺魄笑容,张乐竹十三岁,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被这话气得不轻愤愤开口,“你这阉贼胡说八道些什么?”

汪如晦抬起手上金扳指看一眼,掸一掸空气封住张乐竹哑穴,“瞧瞧张尚书把小女儿惯成什么样了,是该送到役司库当官奴多教养几天。”

张远山不免心疼,看一眼自己小女儿,又望向汪如晦,冷笑一声,“没想到当初怜妃身边一个奴才也有小人得志的一天,真是苍天无眼。”

话音刚落就被汪如晦手中剑刺中肩窝,血流不止,“张尚书一把年纪,也该知道什么话当讲,什么话不当讲,这样轻飘飘提起她,就不怕天威吗?”

张远山剧痛之下倒地痛骂,“汪如晦,你背主求荣倒行逆施,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怎么也该比张尚书活得长些?”又转向手下,“带走,给张尚书止血,保证咱们张尚书精精神神活到行刑那一天。”

“是。”

张陵均不明所以目睹这一切,正欲发问,一只渗白修长的手抬起她的下颌,“你叫张陵均,对吗?你……”

“难为汪督主还记得小女的名字,如此细心,无怪能讨得吴贵妃欢心”,出口便揭人最隐秘伤疤,但求一痛快,她不愿进监牢关着受苦。

汪如晦却未恼,反而蹲下来盯住张陵均的眼睛,脸上缓缓绽开一个微笑,另一只手覆上张陵均的左手将她死攥着的手轻轻展开,往她手里放一块帕子,

“你长得倒是真不错,尤其这双眼睛”,是了,张陵均母亲有胡人血统,鼻梁高窄鼻头尖尖,嘴唇极薄,眼皮褶子略深眼角有些内勾,灰色的眸子某种角度看过去还有点泛绿。一双比常人略长的瑞凤眼迫人又摄魂,在她原本就锐利精巧的脸上又更添了几分魅色和野性。

吊诡异惑惊冶清绝,汪如晦有一刻以为自己看到一只雪妖。张陵均这时却开始好奇,她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才出言顶

撞,现在汪如晦的样子倒像是有其他安排。

于是轻轻答一句,“多谢公公夸奖。”骤然起身靠近汪如晦,离对方还有三寸时才被挡住,张陵均手中两道金色丝线在阳光下微微闪熠,与汪如晦的剑撞出铿锵声,汪如晦微微眯眼,“西域金蚕丝?”

张陵均不答,撤手后退,又换个角度朝汪如晦脖子去,被对方微微侧头躲过这一击,汪如晦勾起嘴角换手拿剑,将右手背到身后,“本督让你一只手。”

张陵均瞥汪如晦一眼,脸色不忿,仍然未开口,只继续以金蚕丝接下汪如晦左手剑,而后手肘上抬试图勒住汪如晦脖子。

汪如晦以剑柄撞击张陵均手腕叫对方卸力,张陵均又后退几步喘一口气继续朝前扑,动作极快地绕到汪如晦身后去套对方颈子,不顾汪如晦的剑就在自己手边。

汪如晦有些吃惊,急急撤了剑一掌把人拍到离自己三米远,“赔上自己右手也要杀我?你倒是狠辣。”

张陵均趴在地上抬头看对方,被气定神闲与狼狈尴尬强烈反差深深羞辱,“汪督主居然说别人狠辣。”

汪如晦将剑指向她喉咙,“再动手本督就真的杀了你。”

“那为何现在不杀我?”张陵均真的很疑惑,私自窝藏罪臣之女,汪如晦胆子不小。

小说《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1章 初交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