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江昭纪振邦小说全文

完整版小说《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由裴逐灯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昭纪振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汪如晦哑然,他给她什么了?不过别有所图,虚情假意。“好”。“那督主生辰又几何?我瞧着督主这样的性子,定是冬天生的”江昭声音有些醉意,说话大胆些许。提到生辰,汪如晦神色更加淡漠,“我不记得了”。“咦,还...

推荐指数:10分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14章 赏月 免费试读

汪如晦哑然,他给她什么了?不过别有所图,虚情假意。

“好”。

“那督主生辰又几何?我瞧着督主这样的性子,定是冬天生的”江昭声音有些醉意,说话大胆些许。

提到生辰,汪如晦神色更加淡漠,“我不记得了”。

“咦,还会有人不记得自己的生辰吗。督主骗我。“

“真的,我怎会骗你呢”,汪如晦睁眼说瞎话向来一绝。

“督主,我想上去看月亮。“江昭摇摇晃晃指着天撒娇,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喝过酒的江昭与往日的冷漠疏离不同,软软乎乎的一只,让人想捏捏她红润的小脸。汪如晦这么想了,他也这么做了,他伸手捏了捏江昭的脸,“那我们就上去,你还飞得起来吗?”

“哎,督主做什么,我可以飞起来呀”,她似乎不太明白地摸了摸自己被捏过的脸,晃晃悠悠打算运功,汪如晦怕她到一半摔下来,便抓住她的肩膀带着她飞掠到屋顶,江昭站不稳,紧张地攥着汪如晦的胳膊,汪如晦默许她的行为,两人都抬头看月亮,皓魄当空玉轮移影,江昭沉迷其中,这么多年,每个无人陪伴的生辰,她都像今天一样,与一轮明月相守度过漫长黑夜,不,不像今天,今天有人与她一起,江昭此刻真的很开心。

汪如晦对月亮没有特殊感情,这么多年也从未有心过一次中秋,从前在深宫之中,中秋毫无意义,后来去了西厂更加繁忙,经年累月,都忘了这一轮明月之下该是万家团圆。但今天破例,无他,美人美景皆赏心悦目,汪如晦侧过脸看江昭,月光落在她高耸的鼻梁上,在她脸上投下一片阴影,让人产生错觉,以为她下一秒就要被天宫收回,江昭已经醉的眼神迷离,汪如晦托着她下来,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悄然离开。

原来这世间也不是所有事都让人心烦。

汪如晦回到住处,马惟忠已等在那里,

“抓住了?”

“只抓了一个活口,剩下的都死了。“

“带过来瞧瞧”,汪如晦斜靠在软榻上开始把玩自己手中的一把匕首。

两个厂卫押着一个穿着玄色布衣的人进来,“跪下”,将那人按倒在汪如晦的脚边。汪如晦用匕首抬起对方的脸,“说说吧,谁让你来的。”

“你这阉狗,要杀便杀,哪来的这许多废话。”

“我就奇怪了,你们见天儿的在我西厂进进出出,还不许我问一句?”汪如晦像是十分疑惑地揉了揉自己眉心。

“阉贼人人得而诛之!”

“真是无趣,来来回回就会这两句,我来问你,是十三王爷,还是残云门?”

面前男子手上纹有一只蒲公英,汪如晦像是明知故问。

“哈哈哈哈哈哈,你永远都别想知道,我不过是个普通的江湖人,你们这些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似是十分亢奋,这人竟挣脱了两个厂卫的束缚,朝汪如晦扑过来,汪如晦正喝着茶,瞥见对方的动作后将茶盏甩出去正中对方眉心,盏子裂开,茶水飞溅,但没有一滴落在汪如晦身上,再看那人已直直摔在地上,马惟忠上前探其鼻息,“督主,死了。”

“拖出去埋了吧”,马惟忠又上前给汪如晦倒了杯茶,“督主,您瞧着这人是谁派来的。“

“刚才我说十三王,他看上去有些紧张,提到那个残云门,他又放松下来。“

“您的意思是他是十三王派过来的?“

“不,我的意思是李长铎指使残云门”。

马惟忠似恍然大悟,“督主英明”,又顿一顿,“十三王似与江湖瓜葛很深,与武林盟主也有来往,所图不小。”

“是啊,本督倒要看看他能翻出什么浪来”。

“只是没想到残云门这样的江湖组织竟然敢接西厂的单?”

“也许残云门已经不只是江湖组织。”

“督主此言何意?”

“残云门的门主周安瑾,一家子都是死在吴喻来手里,这样的人如何会与朝堂无关。”

“原来如此。”

这时谭决明进来通报,“督主,东厂吴公公过来了。”

“哟,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这么热闹,什么东西都往西厂钻,快请吴公公进来坐”,汪如晦眼神雀跃像遇着了什么好事。

谭决明正要去请,吴喻来就领着一干小太监闯了进来,人还未走到大厅,声音就先传过来,“汪如晦,你什么意思!”,下一秒,从暗处闪出四个身着黑衣的人直接将刀架在吴喻来脖子上。

“哎,行洲,放吴公公进来,别吓着人家”,那四个黑衣人又隐进黑暗中与夜色融为一体,吴喻来见状冷哼一声进了前厅,汪如晦正要给他看座,就见到两个小太监并排跪趴在地上让吴喻来坐了上去。

“吴公公不在家过中秋,寅夜来我这西厂,是有什么要事吗”,汪如晦笑得纯良。

吴喻来看汪如晦的样子更恼怒,“孙玄是不是你的人?还有周非、陈庭瑞,你什么意思?你们西厂成立不过几年,你就敢跟我对着干?”西厂成立六年,势头直逼东厂,似三月野草疯长,让吴喻来见到汪如晦就吃不下饭。

“你说孙御史他们……虽然我与这几位并不相熟,倒是很佩服他们,做言官的果然都能直言上谏不畏奸邪,真是大邺之风骨”,汪如晦瞪大眼睛看着吴喻来露出钦佩眼神。

“你……你这么做就不怕吴贵妃怪罪吗?”

“吴公公可冤枉我了,我做什么了,吴公公这样说我我好委屈啊。”

“无妨,汪公公不承认就算了,本座是司礼监掌印,反正他们送上来的折子都要先过我的手,汪公公不过是白费心机罢了”,许是经常被汪如晦呛声,吴喻来已经控制着自己平静了下来。

“私自截留奏章可是大罪,吴公公说话千万小心,叫皇上听了去可就糟了”,汪如晦状似惊讶,像是不相信对面的人会说出这等大不敬的话似的。把吴喻来气得直接拂袖起身。

“督主,你看咱们要不要继续…….”

“继续,叫行洲护好他们。”

“是。”

“对了,再往东厂周围多派几个人,再有什么江湖剑客往进闯,就帮他们一把,免得吴公公睡得太好整日往本督这里来”,汪督主一手撑着头靠在桌上,看起来十分无奈。

“是督主。”

“行了你下去休息吧,出去的时候叫行洲过来见我。“

厅中只剩下一黑衣蒙面男子与汪如晦两人,“行洲,从明儿起得空就去教教江昭,就像你教你手下那些花儿似的教就是了。“

“督主,像教我手下似的?“

“温柔些。“

“是。“

小说《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14章 赏月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