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顶小狂医》小说大结局精彩试读 苏源秦岚小说全文

精品小说《绝顶小狂医》由戈尽楼兰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源秦岚,内容主要讲述:“他挑的那陨铁匕首是我祖传的,怎么能轻易带走?死在这正好,医药费也不用出了!”廖华成派褚安宁看着不让人进去看苏源,打着哈欠走了。“这,苏先生是我等救命恩人,怎能如此啊!”徐长老想往里边闯,却被褚安宁拦...

推荐指数:10分

《绝顶小狂医》在线阅读

《绝顶小狂医》 第19章 那可是我祖传匕首 免费试读

“他挑的那陨铁匕首是我祖传的,怎么能轻易带走?死在这正好,医药费也不用出了!”

廖华成派褚安宁看着不让人进去看苏源,打着哈欠走了。

“这,苏先生是我等救命恩人,怎能如此啊!”

徐长老想往里边闯,却被褚安宁拦住了。

二师兄演技爆发义正言辞,“苏先生受的伤太重,就算进去看也没用的……何况那匕首山主宝贝着,苏先生没选别的能怪谁?”

“混账东西!礼义廉耻却是越来越不知道了!”

脾气最暴躁的赵长老直接冲到廖华成屋子里头,和人干架去了。

一晚上被弄醒三回的廖华成起床气无以复加,都不跟赵长老解释直接动起手来。

“安宁,苏先生重伤,好歹请个医生进去看看啊!”孙长老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看你这孩子忠厚老实,怎么和华成学的心术不正了呢!”

“咳,两位长老,请随我来,我与二位好好说说山主的苦心。”

褚安宁一人动起手来也打不过两位武功虽然倒退却依旧不弱的长老,让一男一女看到苏源没事知道苏源安排的师弟师妹看好门,请两位长老去一边的屋子里密谈。

偷着将来龙去脉告诉两人之后,褚安宁继续守着屋子。

徐长老和孙长老则联袂去拉架,将你一拳我一脚打坏了一屋子家具的两人分开。

“你们都去歇着吧,这有我看着呢。忙了一晚上,大家辛苦了。”

褚安宁对着所有弟子说道。

和三位长老追了半天刺客又上来二楼走廊上和长老一起汇报的一群弟子下了楼去,告诉等在外头的一众师兄弟师姐妹可以回去睡觉了。

向各个别墅三五成群回去的身影中,却有一个在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将门锁好,又跳了窗户往声音所在别墅那偷偷摸去。

“你们两个也去各自歇着吧,这有我呢。”褚安宁坐在门口,说道。

“二师兄,你也一夜没怎么合眼了。”吴耀文眨了下眼睛,“你的武功可是我们这一辈里头顶尖的,不能糟蹋坏了身子啊!”

褚安宁反应过来自己在这可能让贼人需要用好大功夫才能进到苏源屋子里,对演技要求太大。

毕竟以褚安宁的严谨程度,就算让苏源重伤不得治,基本防务却不会连上次刺客进来的窗户那边也忘了防备。

“那行,耀文你辛苦一下,困了就把我叫醒。”

吴耀文点着头看褚安宁与小师妹各自进了房间休息,自己个儿打了个哈欠坐在门口,不到半晌就靠在门板上打起呼噜。

没过十分钟就有一个在楼下灌木后边蹲了有些会儿的身影蹑手蹑脚的走进别墅。

看过左右都没人,不是去休息就是在别处巡逻,那身影轻手轻脚的上了别墅。

确认过看守的三个人都睡下之后,那人才从走廊的窗户转到苏源窗户那边,顺着大开的窗户如同野猫一样轻巧落地,没发出一点声音。

“重伤”的苏源这次没像上次一样警觉的起身,而是整个人被闷在被子里,只留出一个发顶。

‘难道门主想要直接将其闷死?’

那身影一边想着,一边轻轻地走到苏源的床边,从背后抽出一把匕首,猛的向苏源刺去。

被下的苏源暴起,在匕首刺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将被子蒙在那人头上,亮起一层毫光的硕。大拳头照着那人腹部的位置猛地轰出去。

“噗嗤!”

刺客蒙着被,被打的倒飞到墙上,被子落下的同时自面具下一口老血喷出,顺着面具边沿将绣着荷花的白色棉被染红。

门口的吴耀光和两侧房间中从褚安宁与小师妹一起进来,看到刺客在地上奄奄一息只好把兵器都收起来。

没他们动手的份了!

“耀文,去将山主与三位长老请来……算了,还是只请三位长老好了,你打不过山主。”

褚安宁说着,将地上那个没力气起身的刺客的面具摘下来。

深知山主起床气严重的吴耀文同意不能再将山主叫起来第四次,跑到山主所在的那栋别墅将人叫了过来。

怕刺客不敢过来,廖华成直接将三个长老以软禁的名义留在那边睡了。

山主张扬跋扈好不讲理,众人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是我们门派的吗?”

孙长老看着脸上一片血迹的刺客眉头紧皱,“要不给他洗个脸吧,这样我也认不出来啊!”

虽然孙长老负责招揽弟子,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的。

黄石派家大业大,弟子近百,还有保洁、厨师、医生、司机什么的,好几百人也认不清啊!

那张满是血迹的脸实在太过普通,身上穿着一身纯黑的夜行衣,谁知道他是什么人,连个证明身份府东西都没有!

孙长老在奄奄一息的男子身上搜寻了个仔仔细细,只找到了一本书籍。

这东西也没法证明他是什么身份啊!

“诶!起这么早?”

吴耀文在苏源打开的窗户处往下看着,见到一个穿着弟子服左右扫视顺着东西道路往前走的男人。

现在折腾了一晚上已经天色亮起,不到五点。虽然平常这个时候早上四点起来练功晨跑也没什么,可一晚上没睡现在出来晃悠的怎么看怎么可疑。

吴耀文直接翻身。下去,把那人抓了上来。

“诶诶,我不是奸细啊,诸位长老,我就是没找到我旁边那屋的师弟,出来找找!”

从下边被上来的路上这剃着鸡冠头的弟子就在跟吴耀文解释,上来了又跟三位长老解释。

“你看看,你那隔壁的师弟是不是墙边那个!”赵长老一指。

鸡冠头看过去,“诶,就是他,他,他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他是奸细,来刺杀苏先生两次了。三位长老的毒,肯定就是他下的。”吴耀文说道。

褚安宁看着鸡冠头,“一夜没睡早早出来寻人,你和这个奸细感情很好?”

“不是不是,我就是去借东西发现门锁着,跳窗进去又发现没人,所以才来找他的!”

“你借什么东西?”

小说《绝顶小狂医》 第19章 那可是我祖传匕首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