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少步步逼婚岑笙江时景小说 江少步步逼婚小说章节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江少步步逼婚》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阿梨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回到家里,所有人都在准备着何骞的生日宴会,以及……苏润雪的入住。岑笙进来的时候,没人把她当做一回事。“岑笙,我有个事要跟你商量一下。”身后,传来公公何于文的声音。她扭头望去,看到何于文朝着她走了过来。...

推荐指数:10分

《江少步步逼婚》在线阅读

《江少步步逼婚》 第3章 苏润雪入住 免费试读

回到家里,所有人都在准备着何骞的生日宴会,以及……苏润雪的入住。

岑笙进来的时候,没人把她当做一回事。

“岑笙,我有个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身后,传来公公何于文的声音。

她扭头望去,看到何于文朝着她走了过来。

‘公公,你找我什么事?’

“岑笙,你看你跟何骞分开睡这么久了,何骞很体谅你,一直把那间朝南的大卧室给你是住,但你看,润雪要住进来了,你是主,她是客,你把你那间房让给她住好不好?”

何于文说话,还算比较柔和。

但他们的心,都是想着苏润雪的。

岑笙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岑笙温润善良。

说的难听点,就是好欺负。

所以何于文打定岑笙不会拒绝。

可没想到,岑笙想了一会,摇了摇头。

“岑笙,你什么意思?”

‘我不能让给苏小姐,那间房是我跟何骞的婚房,即便他没住了,我也不会让出来。’

何于文万万没想到一向乖巧的岑笙,竟然会拒绝他。

愣了好一会才指着她说:“岑笙,你等着何骞回来,看他会怎么说你!”

何于文极其败坏的离开了。

岑笙站在原地,目光坚定。

何骞是当天晚上回来的,何于文添油加醋说了许多。

没过多久,何骞便上楼来敲门。

岑笙刚洗了澡,换了衣服。

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便看到何骞站在门外。

岑笙见来人是他,面露喜色。

“岑笙,润雪来我们家玩过,她很喜欢你这间房。”

岑笙的笑容,僵在脸上,所有的喜悦化为乌有。

他来,是为了苏润雪

“我可以弥补你,把楼上那间带阳台的大卧室整理给你。”

‘我不要!’

岑笙坚定的摇头。

何骞从未见过岑笙拒绝过他什么,今天居然一间房拒绝他?

他拧着眉,黑眸幽深无比。

气氛,仿佛凝固。

何骞想了片刻,继续说:“或者,你想要什么?”

岑笙仰头看着他,比划——我要你明天的生日,只陪我过。

全家,所有人对岑笙的手语,都是一知半解。

只有何骞,看的一清二楚。

他垂眸,似乎在沉思什么。

片刻后,他点头答应:“我陪你,但明天过后,你把这间房让出来给润雪。”

岑笙冲着他微笑。

可笑容背后有多苦涩,只有她心里清楚。

为了能够留住他一天,她要做这么多的事情。

而苏润雪,只需要一句话的功夫。

何骞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第二天,便驱车带着岑笙离开。

何骞说,他只能陪她半天。

这是他的底线。

岑笙想。

半天也好。

总比他从未将她放在眼里,从未记起过,这个家里还有一个她的存在。

“你想去哪里?”

岑笙垂眸。

‘去天之涯。’

天之涯是苏润雪工作的地方。

她是舞蹈教室,舞蹈功底极好,听说还曾是某高级舞蹈团队的首席。

何骞有些意外。

但是没有拒绝。

他驱车带着岑笙来到了天之涯。

“你来这里做什么?”

‘今天是你生日,你有半天时间陪我,我知道你很不愿意,所以一起来这里看看。

何骞拧眉,许久未开口。’

岑笙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了,刚想比手势,何骞便低沉的开口:“岑笙,你这样做,到底有没有自尊?为什么要这样讨我欢心?你不是润雪,你就算带我来她工作的地方,我也不会感到开心,除非跟我来的人,是她。”

何骞的语气,很重、很重。

岑笙没有哭,依然笑着。

因为她觉得,不管他愿意与否,至少今天,他们是在一起的。

而她,只是希望,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不用这么愁眉苦脸。

把跟她在一起的时间,看做一次任务。

何骞终究还是生气了,连多余的话都没有跟她说,直接将她拽上车。

“回家!”

他冷冰冰的说着,直接驱车回家了。

说好一个早上。

他食言了。

只陪她两个小时而已。

回到家中,所有人都把宴会的东西准备好了,连苏润雪都坐在大厅里,等着他回来。

当何骞和岑笙出现在大厅的时候,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何骞啊,你真是的,过个生日跑出去做什么。”

“有的人就是心肠狠毒,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楼上那么多房间,偏偏要霸占着那个,还要当着润雪的面把你带走,不知道安什么心!”

这话,指桑骂槐。

是在说她呢。

岑笙是个知趣的人。

她默默无言,转身上了楼。

只是在台阶上,她扭头看了一眼楼下,看到何骞抱着苏润雪,英俊冷冽的脸上,竟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而那个笑容,他从未对她有过。

突然间,胸口一疼,慌张的走上楼。

一边走,一边回想着好友袁凝说过的话:“岑参,你知不知道自己有遗传病,你不能怀孕的,怀孕的话,你会死,为了这个孩子,不值得,更何况,何骞不爱你。”

她慌张的跑到房间,关上门,整个后背抵着房门,额头冒出了冷汗,疼的她难以呼吸。

她不能怀孕,一旦怀孕,生了孩子,她就会油尽灯枯。

可偏偏怀了身孕,还不能吃药!

只能硬生生的扛着。

‘我只要一个孩子而已。’

‘就当是……报答当年何骞的救命之恩。’

“傻岑笙,你报答他有什么用,他根本不记得那件事了。”

岑笙踉跄的倒在床上,想着袁凝说过的话,眼泪一滴滴流了下来。

她咬着牙,咬得嘴皮都破了。

这种痛,会随着孕期的增加,越发的强烈和明显。

而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拼命的忍耐。

小说《江少步步逼婚》 第3章 苏润雪入住 试读结束。